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711 心理對抗(上)

正文第六百七十四章忍辱負重
  誠然如方應物所猜測,周壽雖然土鱉,但也不是一點頭腦都沒有。或者說這位侯爺比方應物自己或者劉棉‘花’的頭腦還差得遠,可好歹還是略微在平均線之上。
  或許是周侯爺想換一種新玩法——總吃喝玩樂也會膩歪的,或許是周侯爺為了將來早作打算——誰知道年近六旬的太后大姐還能活多久?總而言之,周侯爺想趁著當前朝廷‘混’‘亂’的時候,撈一點政治資本。
  恰好有中間人為周侯爺和大學士劉珝牽了線,然后周侯爺又從劉珝這里得到了“思路”,于是信心滿滿的開始行動。
  只要擺平了兩位劉姓大學士之間的爭斗,那就算是在江湖,不,在廟堂上豎起了自己的旗號,同時與劉珝結下了恩義,將來大有可用之處。
  可惜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周侯爺施展出的“王霸之氣”全然無用,制造出的威壓完全不被放在眼里,感受到了濃濃的挫敗感。甚至還能感受到士林‘精’英階層在他們這些米蟲階層面前,發自內心的鄙視和疏離。
  驕橫的侯爺頓時惱羞成怒,忍不住拍案喝道:“你們這些讀書人,真當我是吃素的不成?”
  如此沉不住氣還想玩政治?方應物心里譏諷了一句,但沒有開口,此時有老泰山頂著,不用自己出面。
  劉吉此時低頭飲茶,然后緩緩地放下茶盅,“吾在內閣曾得奏報,君侯府上家人在河間府侵占民田三千余畝。可有此事?”
  已經退下來打醬油的方應物瞠目結舌。此時心里也只能說一聲“佩服”。這黑材料看似是信手拈來,但絕對是提前準備的,正所謂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
  有沒有能力是其次,關鍵在于有沒有這個意識。換成他方應物自己,來之前雖然心里古怪,但卻沒有想過提前搜集慶云侯的黑材料。
  好好的一場生日邀請,又是疑似同陣線的人物。誰會吃飽撐著臨時搜集黑材料備用?由此可見劉棉‘花’處事的細致周全風格。
  不過周壽對這項罪名不以為然,冷哼道:“笑話,有又怎樣?難道這點事就能彈劾我?”
  劉吉又道:“侯爺縱容家人行兇為惡,廣占民田,不過你貴為皇親,官府一時也奈何不得你。可是你去占皇莊田產.......”
  占民田和占皇莊田產可不是一種‘性’質的事情,周壽連忙打斷了劉棉‘花’叱道:“哪有此事?閣老休要信口胡言!”
  劉棉‘花’噙著笑意,淡淡的反問道:“難不成,侯爺想要辯白對質一番?”周壽臉‘色’變了又變。很失禮的甩下翁婿二人,拂袖而去。
  主人家都離開了,客人自然沒有久待的道理,方應物便和劉棉‘花’離開‘花’廳,向前庭儀‘門’行去。侯爵府中還是人來人往、熙熙攘攘,不過與他們沒有關系了。
  在甬道上。方應物問道:“慶云侯真有侵占皇莊田產的事情?”劉棉‘花’話里有話的答道:“莫須有。”
  方應物流了兩滴冷汗。這分明就是沒有案情也會制造出案情的語氣。不過可以理解,對付這種不講理的蠻橫勛戚,不能拿文官那套規則來用,必須要心黑點才行。
  劉大學士有感而發道:“老夫眼下麻煩纏身,沒心思收拾他,故而只是當面說出來嚇阻一下,不然就不會點破了。”
  方應物又問道:“依老泰山想來,這慶云侯到底是個什么心思?怎的突然跳出來‘露’了這么一手?”
  劉棉‘花’不屑的笑了笑,“只不過起了狡兔三窟的念頭,妄圖左右逢源占盡便宜而已......”
  原來這周侯爺之所以出手幫劉珝渡過難關。而不是幫本該同一陣線的劉棉‘花’,也是有他“成熟”的考慮。
  如果當今太子不被廢,那周家自然無虞,周太后撫養、維護太子的恩情足夠保周家未來富貴,只要周家不造反就不會有事情。
  但若太子被廢(目前看來可能‘性’非常大),那周家將來就要打個問號了,太后在時還好,太后若不在了就要遇麻煩。
  所以周侯爺不免生了狡兔三窟的想法,還是覺得分散風險為好。這次幫著劉珝,也算是‘交’結上另一條線。
  另外說起內閣,萬安是宮里萬貴妃的死黨,萬貴妃與周太后仇怨又很深,所以周侯爺絕對不可能對萬首輔示好;而次輔劉棉‘花’已經與太子綁在一起了,周侯爺沒必要再去‘交’結劉次輔。
  故而周侯爺想要分散風險,那么唯一的選擇就是‘交’結第三位大學士劉珝。估計劉珝也不排斥周侯爺靠近,兩邊各有所需一拍即合也在情理之中。
  雖未曾親眼見到,但也能理順前因后果。方應物連連贊嘆,貌似很誠懇的夸道:“老泰山目光如炬,果真高見!今日就此作別......”
  “不要給老夫戴高帽,老夫不信你想不到這些。”劉棉‘花’根本不吃方應物的拍馬逢迎,一針見血道:“你這是故意岔開話題么?還是來先談一談那位孫夫人的事情罷。”
  方應物仰天長嘆道:“此中一言難盡!”
  “老夫懶得聽你這些風流韻事,只想問一句,你對東廠如臂指使,和孫夫人有關系?聽說那孫夫人深得廠公汪太監信任。”劉棉‘花’好奇的問。
  關于這個問題,方應物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對,最終只能苦著臉點了點頭,“是汪太監當年在榆林時,從我身邊搶走的。”
  劉棉‘花’又若有所思道:“有權有勢的大太監,享受幾乎都要比照常人。比如在京城廣置宅院,又比如一樣要納嬌妻美妾擺著看,而且還有五‘花’八‘門’法子的找兒子的。
  這孫夫人在汪太監身邊雖然沒有名分,但應該類似于‘侍’妾身份,汪太監居然容忍孫夫人與你**不清......”
  說到這里,劉棉‘花’突然眼神極其詭異,盯著方應物沉‘吟’不語。這叫方應物不由得緊張起來,難道老泰山猜測出了什么?
  劉棉‘花’矚目良久,直到方應物頭皮發麻時,才開口道:“汪太監有求于你?是不是......想通過孫夫人與你借種生兒子?所以才會不惜余力的幫你?”
  方應物目瞪口呆,對老泰山的想象力深深拜服。不過想來想去,方應物發現自己只能熱淚盈眶的重重點頭。
  劉棉‘花’拍拍方應物肩頭,嘆口氣道:“吾輩忍辱負重何足道哉......老夫非常不認同你的做法,但也表示理解。”(未完待續~^~)
  Ps:第一更,還有一章,爭取12點搞定,如果晚點會兒也請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