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710 回馬槍(下)

此時方應物與汪芷下意識的對視一眼,雙方眼神進行了無形的交鋒。頂-點-小說WWW.23WX.COM兩人畢竟是深深彼此了解,頓時都懂了對方的心思。
  不過不說,汪太監把握的很準確,方應物今天確實沒有舉薦王恕上位的意思。他之所以此時推出王恕,只是幫著便宜外祖父刷存在感而已。
  方應物所著眼的并不是現在,而是為兩年后提前做準備,有機會就把關于王恕的輿論造起來。那么等到天翻地覆之后,當今天子這個最大的障礙去除,王恕回歸朝廷就是順理成章了。
  汪芷確定了方應物是虛晃一槍,而方應物這邊也能判斷出來,汪芷肯定是故意的,絕不是什么好心辦壞事。
  對此方應物只能長嘆一聲,圣人云,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果不其然!更何況是女子和小人的合體,千萬不要弄假成真,真把王恕搬回來才好。這是兩年后的牌面,不適合眼下打出來。
  方應物不急有人急,先前薦舉周洪謨的張善吉站在旁邊,聽到汪直居然打算將王恕當成廷推結果,忍不住發了急,便對汪直道:“汪太監何其急也!
  按理應當是廷推出了公論,然后才可奏報天子。如今諸君還在議論,尚未有公論,若就此奏報未免有武斷之嫌!”
  方應物立刻跟上,貌似不甘于人后的說:“張大人所言極是!汪太監雖然茍同本官,但本官卻不敢茍同汪太監!道之所在,不可不察也!”
  本來還有人犯嘀咕。這汪太監怎么一來就支持方應物......但聽到方應物義正詞嚴的責問汪太監,才把疑問消除了。
  假撇清!汪芷又瞥了一眼方應物。不屑的輕哼一聲,然后便繼續冷眼旁觀。沒有別人出來說話。還是方應物和張善吉兩人爭論,一時間成了兩人對臺戲。
  經過汪芷一打岔,張善吉便緩了過來,想好了應對措詞,便對方應物道:“王老大人誠然為海內名臣,但久在南方偏于一隅,不熟天下總要,驟然入吏部秉持銓政,只怕會擇人不得其法!”
  方應物反駁道:“難道吏部也有非翰林不入的規矩么?再說治理天下難道只需諸公坐而論道。終究要靠地方官吏,王老大人熟悉地方事務,知道如何選擇賢良官吏,出任天官恰得其所!”
  張善吉再次喋喋不休的駁了方應物幾句,但方應物卻懶得和張善吉糾纏了。他突然轉向禮部尚書周洪謨,直接問道:“張前輩推舉周老大人,不知周老大人覺得自己如何?”
  周洪謨愕然,但在眾目睽睽之下還能說什么?只能謙遜道:“老夫何德何能可以為冢宰?”
  好,要的就是這句話......方應物便對張善吉道:“大宗伯自己都在此親口謙辭。張大人勿復多言了罷?”
  仙人板板!張善吉被方應物這詭辯小伎倆氣得七竅生煙,誰被這樣問話時不謙遜幾句?
  別說周洪謨,就是王恕如果被問到,一樣也會謙遜的推辭!但問題是......王恕遠在南京。難道還能飛過去問王恕?
  張善吉看出來了,眾人也看出來了,方應物就是個搗亂的。張善吉便毫不客氣的直接指責道:“方大人你今日前來。難道就是故意攪局不成?
  眾所周知,王老大人根本不可能入主吏部。天子必定不會恩準,到那時候還是吾輩為難。你卻仍然死力推舉王老大人。到底意欲何為?”
  張善吉要壞了!旁邊眾人聽到這里,心里齊齊驚呼。果然看到方應物上前一步,氣勢洶洶的對著張善吉喝道:“張善吉,本來我還敬你為前輩,但沒想到你居然枉為坮垣科道官!
  你方才說天子可能不恩準,就不要舉薦?莫非國家大事,皆以揣摩圣意、諂媚君上為準則?我同為給事中,簡直要因你蒙羞!”
  張善吉臉色大變,瞬間慘白無人色,剛才他被方應物氣瘋了,所以才口不擇言將心中所想說了出來!
  但這些話卻是不該公開說的,尤其是不能由以拾遺補缺、監察糾劾為己任的科道官公開說。
  房中只剩下了窗戶外的風聲與方應物的冷笑聲,站在人群里的張善吉無比難堪,直想找個地洞鉆進去。
  見方應物明明沒想讓王恕來當吏部天官,但卻還極力舉薦王恕,并裝腔作勢的怒斥張善吉,汪芷忍不住暗罵一句“文人虛偽”。
  又見半晌無人說話,汪芷作為主持者便插嘴道:“莫非諸君皆無主意?只有張大人和方大人肯舉薦人才?”
  房內諸公聞言齊齊無語,生了些許“莫非我大明藥丸”的唏噓。汪太監這樣不專業的人,居然也要進司禮監了,當真是宮中無人才了么?連這點內涵都看不出來,怎么當司禮監太監?
  對朝堂老油條而言,情況再明顯不過了!這邊張善吉背后顯然有首輔萬安的指使,張善吉的意思就是首輔萬安的意志,萬安需要找一個既聽話又不招惹別人反感的人選。
  再說另一邊的方應物,他突然取代戶科都給事中劉昂出現,要說與次輔劉吉沒有關系,誰肯相信?如果沒有強大權力介入,劉昂又怎會心甘情愿的讓方應物取而代之?
  當然大家心里明白就是,沒有必要宣之于口,名利場中的臺面底下功夫多了,不足為奇。此外諸公捫心自問,如果換成自己需要尋找代言人,而且手里又有方應物這樣的神兵利刃時,誰能忍住不使用方應物的誘惑?
  所以方應物與張善吉兩人打對臺,其實就是首輔與次輔的暗中角力。當前萬首輔內寵深厚、如日中天,而劉次輔也剛剛大殺特殺、聲威正盛,兩邊都是一般人惹不起的對象,還是躲著點為好,不要成為被碾碎的攔路石。
  閑話不提,卻說汪芷問完話,再看到諸公瞄向自己的眼神,頓時明白自己問了一句蠢話。
  不是汪太監不夠聰明,而是她驟然參與朝堂政治,正是志得意滿、趾高氣揚的時候,就像少年人談戀愛一樣會導致智商下降。為了刷存在感,又有方應物的刺激,故而沒有多想便問出了口。
  汪芷醒悟過來后,感到有點難堪,沒想到第一次“從政”就在老油條們面前露了怯。
  這都要怪方應物!她心里忍不住撒氣想道:“你等著,我要做一件令你后悔終身的事情!”(未完待續。。)
  ps:雙倍月票快開始了!下一次更新就是0點!而且要爆更新求票!另外年度作品票每天都有免費票,求大家略微費心點,每天都來投一下,這是一個耐心活,還請諸君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