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709 回馬槍(上)

從一開始,方應物就沒將周侯爺當回事,不過是個靠著好運的外戚暴發戶而已,或許驕橫囂張,但其實在政治上沒什么分量,即便從智商說起,自己也足以碾壓對方。
  也不看看現在已經是什么時候?這位侯爺請了他們翁婿二人過來,一張嘴就是調解內閣大戰,再張嘴就是索要女人,簡直就是鼠目寸光的蠢貨。
  不過眼下方應物也不得不承認,周侯爺雖然沒大智慧,但還是有點小聰明的。比如周壽抓住當前這個不上不下的時機,利用翁婿二人不想結怨于周太后的心理,硬逼著二人各自退步,這就是個小伎倆;
  又比如將自己和劉棉花一起請來,并當面鑼對鑼鼓對鼓,也是一種小伎倆。想想就知道,做女婿的若是當著老泰山的面,去爭搶另外一個女人,這后果......
  佛也有火啊,哪個老丈人只怕也容忍不了,即使心里能忍,但面子上肯定也裝作不能忍。一個不好,很容易在翁婿之間埋下不信任的果實。
  方應物偷偷瞄了一眼老泰山,感覺老泰山臉色有點黑。這就是慶云侯周壽給自己制造出的特殊領域,讓自己根本不能全力發揮的領域,自己發揮的越好,事后遭到劉棉花的反彈也就越大。
  但若這點小伎倆就能難住方應物的話,那么方應物早就被踩回老家“耕讀傳家”了,更不配成為廟堂后起之秀。
  方應物便咳嗽一聲,硬是頂著臉色嚇人的慶云侯正色道:“我在榆林邊鎮時,承蒙孫夫人援手。兩次救下我的性命,受人滴水之恩,當以涌泉相報,何況救命恩情?
  是以我絕不能眼看著她沉淪而坐視不理。在此敬勸君侯一句,君侯也是身份貴重之人。既然孫夫人無意,君侯就不要強人所難為好。”
  周壽很不適應方應物這種翻臉如翻書的快速轉變風格,不由得愣了愣。心里想道,本侯爺正和你談感情問題,你卻跟我談道義?為什么從了你就不是沉淪,從了本侯爺就是強人所難。這是什么道理?
  其實方應物這番話,有一大半是說給劉棉花聽的,為的就是給劉棉花一個臺階下。雖然這個時候劉棉花絕對不可能與自己翻臉,但是劉棉花作為老丈人也需要一個臺階,一個能交待過去的說法。哪怕是糊弄人的形式。
  應付完可能帶來的內訌問題,方應物重新將精力集中到周壽身上,“還要問君侯一句,今日之事,一言一行,莫非都是劉珝教你的?”
  不等周壽回答,方應物迅速嘆口氣道:“想不到以君侯之貴重身份,居然也給劉珝當傀儡。一絲不茍的替那劉珝在此張目,實在讓我情何以堪!”
  雖然周壽是士大夫瞧不起的裙帶關系暴發戶,但暴發戶有個普遍特點就是敏感。自尊心比常人要稍大一些。聽到方應物忽然嘲諷自己,忍不住而駁斥道:“一派胡言亂語!我堂堂的慶云侯,怎么會替劉珝當傀儡!”
  方應物故作驚訝:“既然不是,那君侯為何要替垂死掙扎的劉珝說合?又為何聽了劉珝教唆,便打起孫夫人主意?堂堂的慶云侯屈尊至此,可悲可嘆!”
  劉棉花倒是聽出來了。方應物這是故意在周壽心里留下一根刺。以后周壽再見到劉珝時候,必定會不自然。再嚴重些說不定要鬧矛盾。
  而慶云侯周壽感覺自己像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三言兩語就被方應物強詞奪理了,如此氣勢也就落了下乘。
  但被方應物說得暈頭轉向的慶云侯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關竅之處,自己在這里繞口舌費嘴皮作甚?完全沒有必要,實力始終在自己這邊,大勢所趨之下誰能擋得住?
  如此周壽便哈哈一笑:“方應物,任你滔滔千言,敢正面回答我么?繞來繞去,終究還是害怕我周家與你翻臉么?你終究還是需要周家支持,不管你繞多少個圈子,也改不了這點!”
  方應物霸氣十足的回應道“你錯了,君侯切莫顛倒次序。如今不是我們需要你們支持,是你們需要我們支持!”
  周壽仿佛抓住了方應物的漏洞,狂笑道:“大話人人會說,但你當得起么?你覺得我們周家離不了你們幫扶太子?
  無論太子換成誰,周家一樣是勛戚,無論將來誰登基,我姐姐一樣是太皇太后,我周家一樣是國舅。需要你支持什么?”
  方應物立即趁熱打鐵的張口反駁道:“即便沒有保住東宮,我大不了辭官回鄉而已,為了心中道義,區區一個官職算什么?又有什么需要你們周家的支持?你以為天下人都要拍周家的馬屁,這大錯特錯!”
  方應物有意表現出的光棍姿態,說白了就是無欲則剛,這樣才能對周家表現的不屑一顧。
  周壽此時心里快炸了,顯然不是因為興奮,而是被氣的,若不當面領教過,永遠不知道方應物的詞鋒厲害。
  最后周侯爺無話可說,只得下最后通牒道:“方應物!我再問一句,這就是你的回復?”
  方應物仍然不肯相讓的答道:“若君侯以為如此,那就如此好了。”
  周壽立即又轉向劉棉花,厲聲喝問道:“劉閣老!你的好女婿是如此,那你回復又是什么?”
  劉棉花猛然從瞌睡中清醒過來,自嘲道:“年紀大了,容易犯困。”隨后又道:“老夫覺得,君侯你安享富貴就是,朝臣之間的紛爭不勞君侯費心了。”
  劉棉花的言外之意,就是說你這侯爺老老實實當個閑散勛戚就好,不要胡亂插手。方應物贊許的對老泰山點點頭,這會兒可算是沒瞻前顧后的掉鏈子。
  慶云侯愕然的看著眼前這對翁婿,心里不住的念叨“瘋了瘋了”,他之前就沒想到過會被拒絕,此二人真敢冒觸犯周家的險嗎?
  原以為憑借天時地利人和,足以力壓眼前二人,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誰知道事與愿違,從過程到結果完全與想象的不一樣,問題出在哪里都不知道!
  像這樣的政客,難道不是應該趨利避害?為什么膽敢拒絕自己?周壽忽然還意識到了,自己與政治人物的差別有多大。
  這位向來只會吃喝玩樂、欺男霸女的侯爺本想借此機會,涉足權術領域,拓展政治空間,誰料立刻遭到當頭一棒。
  ps:昏昏沉沉的總算寫完,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