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71 下馬威

目送這長隨進了屋,方應物頗有感慨。原本以為還要費一番周折,卻不料這長隨如此痛快便去通報。
  天下人里,門子、長隨這種人可惡歸可惡,吃拿卡要的事情不會少做,但同時也絕對是最有眼力的人群了。這種職業若是沒有眼力,那是做不長久的,主人家也不會讓你做長久的。
  不多時,長隨出來對方應物道:“老爺有請。”
  方應物便進了房間。屋子是外面書房、里間臥室的格局,提學官李士實坐在書案后方,面無表情的看著一身短打扮的方應物進來。
  在別人的主場,當然不可能隨便擺山人高士的譜,這太招人煩。于是方應物規規矩矩、老老實實的上前見禮道:“淳安童生方應物,見過大宗師!”
  李提學微微頜首,冷淡的問道:“你費盡心思潛入縣學來見本官,想說什么?”
  方應物解釋道:“商相公托付在下,與大宗師說幾句話,怎奈大宗師已入試院,故而不得不冒險犯禁,還望大宗師海涵。若大宗師降罪,此事責任全在小子一人身上,不必牽連他人。”
  “罪責先不談,商相公有何話要說?”聽到“商相公”幾個字,李提學雖然仍不動聲色,但卻悄悄把耳朵提了起來細聽。
  他不去府城,卻定要按臨淳安縣,督學考試是本業,窺探商閣老動靜才是主業。
  當然商閣老有沒有心思起復,有沒有就此而搞活動,實際上和他一文錢關系也沒有。首輔變動影響不到他這個層面。那是首輔萬閣老該操心的事情。
  他只不過是為了當浙江提學官,表過忠心要替萬首輔充當耳目。打探消息而已。但就是打探商相公的消息,也要靠譜才行。不好胡亂捏造,否則若導致萬首輔誤判情況,必然要遷怒于他。
  這就是他真正犯愁的地方了。商相公深居簡出,除了回鄉時候,與外界公開交往很少,而且又拒不見他,導致簡直完全摸不清狀況,更沒法上報消息。
  這位大宗師說到底才三十二三歲,遠遠稱不上老奸巨猾。面對這種未知狀況,很有點不安。
  如果有方應物這種類似于商相公關門弟子角色的人前來談話,那自然再好不過了!
  悟過道的方應物胸有成竹,對大宗師略顯冷淡的態度毫不在意,不急不忙道:“商相公曾經在私底下稱贊道,大宗師綱紀嚴明,督學有方,滌凈風氣,立身持正。堪為天下學官表率!”
  李提學那本沒有表情的臉上,微微顫動了一下,下意識出口反問道:“商相公當真如此說?”
  他在淳安治學,也知道自己觸犯了鄉紳大戶的利益。壓力不是沒有。如果名望卓著的本地老大人物商相公能站出來為自己鼓吹幾句,當然他就變得輕松許多。
  不過李提學大概也覺得自己激動失態了,有點自降形象。便又咳嗽一聲,恢復了無動于衷。
  冷靜下來后。李提學便想道,方應物說這些話是商相公私下之言。那有何用?若是商相公公開贊揚,傳的人人都知道,這才值得自己激動一番。
  方應物答道:“說是說過的,不過不為人知而已,在下也以為,大宗師當得起這句話。”
  剛才說話之間,方應物暗中觀察,再結合自己先前的分析,發現這提學官果然是心思很多、瞻前顧后的。從他身上,能看出兩種矛盾交織。
  第一是,這位大宗師只有三甲末尾功名,原本是不可能坐到浙江提學官位置,但靠著首輔萬安強力支持卻坐上了。
  為了服眾,也為了預防性保護自己,所以行事比一般提學官更容易走極端,就怕別人說他不行,從他在淳安的嚴厲手段可見一斑,一口氣黜落十幾個秀才的舉動可不多見。
  李大宗師幾十年后,政治斗爭失敗致仕回家還不肯老實,非要幫著寧王造反,大概也是這種執拗性子的一種反應罷。
  第二是,此人內心還存有幾分羞恥感。萬首輔是靠著拍萬貴妃馬屁起家的,行事一味諂媚逢迎天子,所以在士林里的口碑不怎么樣,和商相公這種德高望重的士林領袖比起來差的太遠。
  李提學雖然是靠著萬首輔提拔才有今天,但并不表示他就不渴望別人認可。至少剛才提到商相公贊揚過他,他的臉色很是變了變
  就目前李提學的實際狀況而言,跟隨萬首輔得利,善待商相公得名,所以他才很矛盾。
  想至此,方應物又試探性的問道:“如果在下沒記錯的話,大宗師是萬首輔的門生?在萬首輔這兒恩遇非常?”
  李提學頓了頓,才簡單地說:“萬閣老對本官有知遇之恩,這是不消說的。你說這些有什么用意?想攀交情就免了!”
  誰想和萬安這十來年后必然倒臺的閣老攀交情?方應物心里腹誹幾句,然后道:“朝中大人物之間的事情,絕非吾輩可以揣度。
  而商相公是很善解人意的寬厚長者,他不肯見大宗師,也沒有當眾贊揚大宗師,正是為了避免出現什么為難事情。”
  李提學下意識的點點頭,這話不錯。大佬暗戰,他們這些馬前卒是應該小心為是。如果商輅說自己的好話,傳到了萬首輔耳朵里,誰知道會怎么想?
  方應物話頭一轉,“其實在下不這么看,也一直勸商相公道,這些顧忌是沒必要的。既然大宗師正直有力,就該贊揚,難不成因為門戶之見,這世道就當不得好官么?”
  方應物三言兩語,說的李提學越發糾結,名利之間確實難以抉擇!
  忽然聽到方應物話頭一轉,語氣肯定的說:“至于些許顧慮,是沒必要的,大宗師自己向萬首輔說明了就是!”
  李士實下意識問道:“如何說明?”
  這句問話,有點暴露心思的意思,就差明說“我也很想找兩全其美”的法子。
  方應物笑了笑,“這就是商相公委托在下和大宗師談談的原因了,在下覺得,不能讓大宗師為難。”
  李提學很想請教,但抹不下面子說向方應物請教,考慮半晌才開口道:“不知商相公何以教我?”
  方應物沒在意提學官拿商相公當門面,這不重要。發言道:“同一件事情,事實如何也許不重要,如何解讀才是最關鍵的,便如經書必看朱子注釋一般。
  大宗師在淳安從嚴治學,很是有些地方父老不滿,若商相公卻出言支持并加以贊賞,大宗師可以就此寫信給萬首輔加以注釋,自然能打消萬首輔的疑慮。”
  經過方應物拿名利誘惑,兩人交談一步一步到了這個深度,李提學也放下了架子,不再把方應物當小小童生看待,直接問道:“究竟如何解釋?”
  方應物侃侃而談道:“大宗師可以告訴萬首輔,你是故意通過此事測試商相公反應,現在得到了結果,便來上報
  商相公能贊揚大宗師,說明了以下幾點:其一,商相公心態上還將自己當成宰相,否則應該盡量避免對政務多加議論褒貶,這才是致仕宰相的心態。
  其二,商相公還很在意自己的官聲,否則從地方士紳私利角度出發,應當反對大宗師這些影響到士紳利益的舉動。
  可商相公仍然一力支持大宗師,這說明商相公仍然將自己當做講究大義的官員看待。沒有抱著交好家鄉士紳,一味維護本地利益的心態。
  總而言之,大宗師可以向萬首輔表示:經你探查,商相公仍然存有起復之心!”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李提學如同醍醐灌頂,一下子悟到了許多。自己做了十來年官,沒想到卻被一個小童生點撥了。
  萬首輔最關心的就是商相公到底什么心思,只要自己聲稱打探了出來,并給以貌似合理的解釋,萬首輔哪里還會有心思去猜疑遠在千里之外的自己?相反還會更看重自己!
  只要能把萬首輔那邊糊弄過去,一切就好說!
  而且還可以養“寇”自重,只要上報商相公這邊有起復的可能性,萬首輔就會更加倚重自己來打探第一手消息。自己便可以趁機增加在首輔心目中的分量,為更上一層樓做準備。
  大不了過一兩年,再上報一次“商相公雖然有起復心思,但在首輔老大人嚴防死守之下,已經死心了”,那樣最后皆大歡喜。
  這就是名利雙收!
  那么現在的關鍵是,商相公會公開稱贊自己,創造出讓自己閃轉騰挪的機會么?雖然李大宗師捫心自問,覺得自己確實做得還不錯。
  方應物再次強調道:“在下是受商相公委托而來!”
  李提學聞言也下了決心,拍案道:“本官在此任三年,絕不負商相公所望!”
  三年還包括以后的鄉試么?方應物行禮道:“在下為自己也謝過大宗師!”
  達成一致意見,方應物沒有久留,又悄悄的從縣學角門溜了出去,回到家中專心準備起兩日后的道試。
  同時給商相公寫了一封信,將自己如何做“官場題目”的經過都說的明明白白。商相公回信沒有點評,只寫了一行字:“道試之后,往倦居書院一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