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707 到底干什么來了

翁婿二人各有算計卻意外相見,尷尬之余后互相吐槽指責幾句,如此也就停住了,因為這毫無意義。~頂~點~小~說~~23wx~com而且如果下面再遇到什么事情,很可能還需要兩人共同面對,彼此認識了七八年,這點默契還是有的。
  此時慶云侯府的有人出面,帶領劉棉花和方應物一起向里面走。之前方應物還在猜疑不定,不確定自己為何被慶云侯周壽邀請過來,但見到自己和劉棉花一起被引著進去后,便是啞巴吃混沌心里有數了。
  慶云侯同時將劉棉花和自己請過來又一起領進去,看來是將自己和劉棉花視為一伙,而劉棉花和方家的共同點就是皆為當今太子朱祐樘的支持者。
  所以今日大概還是為了東宮之事,何況周太后也是太子的支持者。正好今天還是侯爺生日,借著慶生由頭碰面,還能避免被攻擊為私下結黨。
  今日拜壽之人不少,但在劉棉花與方應物兩個士林精英眼中大都上不了臺面,無論是土豪還是勛戚。如果不是慶云侯親自下了很古怪有點失禮的請帖,實在“盛情難卻”,翁婿二人根本不會到場湊熱鬧。
  劉棉花和方應物并沒有與別人混在一起,卻被領到了一處幽靜的花廳中。這里他們兩個,再無別人,待遇很不錯。
  沒多久,慶云侯周壽在隨從簇擁之下,走進了廳中。方應物打量一番,卻見這周侯爺五十余歲年紀,面貌黝黑平常,雖然衣飾華麗但氣質庸俗。并沒有什么富貴堂皇的風范。
  這不奇怪,周家先前不過是京郊農戶。只因為周太后才突然飛黃騰達,這位侯爺又不大讀書。自然培養不出什么風度。
  方應物正考慮如何見禮才不卑不亢時,卻見老泰山坐定了沒動,口氣淡淡的先發問道:“君侯打著壽辰的幌子召我前來,不知有何要事?”
  方應物與劉棉花單獨會面時居多,很少看到劉棉花與別人交際,此時也不得不贊一聲宰相風度,臺風比萬安這種貨色強多了。既然有老泰山在前頭,他便樂得躲在后面。
  周侯爺自己找了張椅子坐下,“今日將閣下兩人請來。乃是受他人之托,欲當個說合之人。”
  劉棉花和方應物齊齊詫異,他們兩個先前都猜測因為太子事情至此,沒想到還有別的緣由。周壽不等問出,便主動說明道:“另一位劉閣老托我傳個話,就此和解如何?”
  翁婿二人忍不住對視一眼,確實很意外,沒想到是劉珝和尹旻那邊托了慶云侯當中間人,也不知道給了多少好處。
  有一定影響力的勛戚為文臣之間當中間人。不是不可以,因為勛戚身份超然,調解文臣之間紛爭比較中立。但是有可行性不代表著一定行,也要看勛戚自身的地位。以及文臣矛盾的性質。
  周家雖然是暴發戶,但地位卻不低,乃當今太后的親弟弟。實打實的最具影響力勛戚,不是那種只剩空頭爵位的人家。
  不過。慶云侯周壽仍然沒資格插手內閣大學士之間的紛爭,這樣的紛爭除了天子之外。沒人有調解的資格!周侯爺敢開這個口,委實有點自不量力,或者也可能是暴發戶的狂妄。
  如果換成別的時候,翁婿二人早就拂袖而去了。但是現在劉棉花皺眉片刻,又開口問道:“是劉叔溫親自托你說合么?”
  周壽微微點點頭,面上現出幾分得意之色,宰輔大學士也要低頭求他辦事,怎能不讓出身卑微的他感到驕傲?
  方應物突然明白老泰山顧慮的是什么了。放在平常時候,內閣大學士哪用考慮一個勛戚怎么想的,不爽就直接拒絕,呵斥幾句都是給好臉色。
  但眼下這樣的敏感時期,不能不多想一層,道理很簡單,不能再給自己增加敵人了。
  萬安是敵人,萬貴妃是敵人,梁芳是敵人,劉珝是敵人......這種高度緊張的局面,幾乎已經是劉棉花所能承受的極限了。
  周太后雖然素無往來,但因為太子關系,勉強算是統一戰線里的。如果此時與周家翻了臉,那豈不又少了一個同陣線強援,多了一個壓力很大的強敵?
  縱然以劉棉花的天賦和地位,也很難再承擔得起新增壓力。那劉珝沒準就是看準了劉棉花難以拒絕周家這點,才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請慶云侯周壽出面來說合。
  方應物想至此處,突然插嘴問道:“這是太后的意思么?”
  周壽掃了方應物一眼便答道:“這是我的意思,但也能變成太后的意思。”這話里便帶有幾分威脅之意了。
  方應物知道自家老泰山陷入兩難境地了,直接拒絕自然有后患,但是如果不拒絕也很麻煩。
  老泰山攻擊尹旻和劉珝,就是為了先發制人,借此自救并保住位置,天子總不可能一口氣把內閣大學士都換人。好不容易造出大好形勢,又驅虎吞狼將萬安首輔扯進來,成功可能性非常之大,說不定還能通過利益交換與萬安緩和一下關系。
  若老泰山就此收手放過劉珝和尹旻,那么以后誰放過他?上失去了君心,下與同僚全部交惡,誰還能保得住他?
  周侯爺沒有催著劉棉花給出答復,卻又對方應物道:“另外還有件私事,要請方大人多多相讓。”
  方應物想不出周壽還有什么私事要求到自己,便開口道:“君侯但說無妨。”
  周壽皮肉不笑的說:“聽說東廠汪太監身邊有一位侍女號稱孫夫人,我那日入宮面圣,恰在宮門遇到汪太監儀從,對其中孫夫人一見鐘情的很。”
  孫小娘子?方應物聞言也皺起了眉頭,又聽到年過半百的周壽說“一見鐘情”四個字,方應物惡心的簡直想吐。
  周侯爺繼續說:“我厚顏去向汪太監求此女,汪太監說須得問過孫夫人自己。但這位孫夫人卻又說,要問過方大人你還讓不讓她等著?”
  劉棉花也暫停了自己的思量,一臉古怪的轉頭望向女婿。方應物瞠目結舌,萬萬沒想到今日還有這樣一件事,之前猜測周壽請他們過來的目的,卻都全猜錯了!(未完待續。。)
  ps:昨天又有事,今天爭取晚飯前一更,睡覺前一更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