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706 要鎮靜

方應物到了李東陽宅邸,登堂入室相見,行過禮后便直接問道:“聽說老師要告假回鄉?”
  李東陽長嘆一聲,“不想朝局如此!有些事情無力阻擋,又不忍心目睹,索性避而不見罷了,正所謂眼不見心不煩!”
  方應物正色勸道:“吾輩行事,正該直面風刀霜劍,秉持本心守到最后一刻。老師以為如何?”
  李東陽反問道:“你今日特意到訪,就是為的勸我?也罷,那就等到真正得閑時候,再返鄉也不遲!”
  李東陽也是精細的人物,想道這方應物向來策算精準,今天過來勸自己肯定不是無的放矢,聽從一回也不會損失什么,無非就是晚幾天走。
  方應物又道:“老師向來是學生楷模,聽說學生我要被舉薦入東宮,又成了老師同班后進,到時還請老師不吝指教。”
  李東陽聞言只嘆息道:“我哪里能指教你什么,今后緣法如何尚難知道。”
  在方應物面前,李東陽沒有太多師長架子。一是方應物有個過硬的父親;二是方應物本人也是名震朝野;三是東宮都快樹倒猢猻散了,還有什么可講究的;四是他李東陽只當了方應物會試房師,不是地位更尊貴的座師。
  不過李東陽也不明白,方應物為什么對成化十七年辛丑科正牌座師徐溥若即若離,卻對他李東陽比較親近。即便只看官位,只差一步入閣的徐溥也比他李東陽發達。
  想至此處,李東陽便感慨萬分道:“成化十七年辛丑科,本房出了十五人。但近日只有你登門。”
  成功燒了一次冷灶的方應物笑道:“世間還是俗人多,老師不必介懷,他日自有門庭若市之時。不過老師本來就是門戶大開的好客之人,京師文人無不以結識老師為榮。”
  “有傳聞說,劉閣老有退親之念?”李東陽突然若有所思的問道。
  “這個......傳言不可信也。”方應物正義凜然的說:“在下拖延至今。已經耽誤了劉府千金數年時光,自然要負責到底,豈能辜負佳人終身?”
  李東陽頗感遺憾,當初要是早點下手就好了。
  與李東陽閑扯了半日,方應物這才告辭。如果太子確定不會被廢,而李東陽卻不在京。那才叫倒霉;自己阻止了李東陽離去,到了那時候,想必李東陽又會惦記起自己的好處,一切盡在不言中。
  此后方應物回到家中,剛坐定喝了茶水。卻有劉府的人來了,傳話說劉棉花請他明日過去,有些事情需要商議。
  方應物皺眉想了想,劉棉花大概想找自己出謀劃策罷,比如如何攻擊尹旻。但方應物卻不想去,他現在不適合過于積極。
  一來自身分量太輕,父親已經被貶,自己又是眾人眼中即將撲街的東宮候補官員。而分量輕的后果往往就是主動權小,導致付出和收益不成正比。
  二來現在低調一點為好。當然如果客觀原因不讓自己低調,那就沒辦法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過去發生了太多主觀想低調但最終卻被迫不能低調的事情......
  三來想拿捏一下架子,不能讓劉棉花覺得自己太容易請得動。過去自己給劉棉花出主意太殷勤太隨便,結果導致劉棉花反而不大珍惜,這個度必須掌握好。
  再說方應物對劉棉花的怨氣尚未完全消除,所以方應物讓王英去前面傳話拒絕。就說身子欠佳不便出門——這個拒絕借口也不好找,無論說另有事情還是直接說自己要低調都不好。想來想去只能托病了。
  打發走了劉府來人,沒過多久卻又有人來了。并且帶來了一封請帖。這倒讓方應物很好奇,如今誰會公然來請他?
  如果放在從前,方家接請帖那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但今日不同往日了。別說那些見風使舵的勢利小人,就是同道之人在這種敏感時期也不會隨便聚會,以免招來不測。
  打開請帖,方應物掃了一眼人名,忍不住嘀咕道:“慶云侯周壽?”
  原來明天乃是慶云侯周壽的生日,便下帖子邀請方應物做客——說實話,這種請人的方式很無厘頭,不過倒也符合周家的暴發戶特色。
  話說這周壽身份貴重,乃是天子生母周太后的同胞兄弟,素來風評不怎么樣。簡單的說就是貪婪無厭、蠻橫跋扈,沒少被文官彈劾抨擊過,私下里也常常被諷刺為本朝最大的暴發戶。
  而方家自矜士林清流身份,很少與勛戚有往來,與周家更沒打過交道,卻不料今天方應物收到了這么一封請帖。所以方應物心里很古怪,想了又想,自己與周家唯一的聯系,可能就是當今太子了。
  周太后是當今太子朱祐樘的實際撫養人,還是朱祐樘的保護者,與朱祐樘感情很深,所以周家是絕對的太子黨,更別說周太后與萬貴妃這對婆媳之間隔閡矛盾很深。而方家父子更不用說了,是正統道義的標志性人物,為了東宮之事被折騰的狼狽不堪。
  方應物不知道自己去了會怎么樣,但他知道,如果自己拒絕,那就是不給周壽面子,畢竟周壽專門下了請帖來,要拒絕就是打臉了。
  經過深思熟慮,方應物便回了帖子說明日就到。一夜無話,及到次日方應物洗漱完畢便出門,讓王英和方應石跟隨提了壽禮。
  慶云侯府在京師西北邊,占地廣大,不是一般文臣宅邸所能比較的。府前道路已經此時是人聲鼎沸,來拜壽的人幾乎占滿了街巷。
  大門里面有負責登記造冊的先生,方應物上前將請帖退回,又把壽禮呈上登記,然后便有仆役要引著他向儀門里行去。
  正當此時,有支上規模的儀從隊伍到了大門里并落下轎子,然后從轎內閃出一名朱袍大員。見多識廣的人立刻認了出來,這不是次輔劉閣老又是誰?
  劉棉花抬頭向前,恰與尚未離去的方應物面對面遇上,登時氣得吹胡子瞪眼,疾步上前指著方應物叱道:“好個小兒,這就是你身子欠佳難以行動?遠近親疏不分耶?”
  “呃......”方應物也沒想到周侯爺辦壽場面這樣大,居然連劉棉花也請到了。他被劉棉花劈頭蓋臉指責了一句,回過神來想到什么,開口反問道:“老泰山你說要找我商議事情,只怕也不夠誠實罷?”
  “呃......”劉棉花尷尬的一時語塞,他也不知道周壽居然直接請了方應物這小角色。本來他是想帶著方應物當跟班,借著方家的名氣幫自己充門面......(未完待續)
  ps:不是我言而無信,是快寫完時睡著了。。。半夜兩點才醒過來趕緊補完更新。另外,要寫的情節很多啊,千頭萬緒不知從哪寫起,只好想到哪寫到哪了,大家不要嫌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