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703 人名樹影(下)

?
  有上面這幾個因素在,尹天官便發現,簡直沒有比將方應物選為東宮官員更好的主意了。而且這還是明面上的提拔重用,避免落下打擊報復方應物的口實,讓科道言官挑不出任何問題。
  所以就把方應物送進東宮死地,由他“自生自滅”,跟著太子一起完蛋去罷!尹天官心里采納了顏先生這個提議,只等著吩咐吏部正式選官奏報。
  但解決了方家父子的問題,只能算是穩定形勢,解除了后顧之憂,并不是塵埃落定。尹旻知道,他面臨的真正威脅是不懷好意的萬安、劉棉花等人,如何應付這一波打擊才是重中之重。
  這兩人將會如何?尹旻至少目前可以看出一點,這兩人肯定會以方家父子遭遇為切入點,攻擊自己選官不公;而且可以肯定,他們還會找出一批曾經在選官時“遭遇不公”的人同氣連聲,制造出聲勢來逼迫自己下臺。
  在朝堂中,吏部尚書的任命與閣老人選是同等級別的問題,決定權在天子手中。故而若天子對自己產生不滿了,那自己九成九要丟官去職。
  故而尹天官肯在明面上優待方家,也有堵住悠悠眾口的意思,避免因小失大的在這上頭過于糾纏。雖然免不了被人說見風使舵、為了自保故意如此,但總比被死抓著不放好。
  在天子那邊,只要方清之不在眼前惹人嫌,流放到哪里都無所謂,而方應物入不入東宮死地更無所謂。尹旻覺得自己如此安排,應當不會引起天子不快。
  至于其它可能遇到的招數,尹天官一時間也猜不到。劉棉花和萬安都不是易與之輩,如果隨隨便便就能猜到他們的心思,那現在就是尹旻當首輔次輔而不是他們兩位了。
  所以尹旻只能自我警醒要加倍謹慎小心,扎進自己的籬笆等待后發制人。或者能拖就拖,拖得時間長了,動靜自然也就淡下去了。
  不僅僅是自己,還有家人親友。想至此處,尹旻想起最近比較活躍的兒子尹龍,便立即派人去吩咐,叫尹龍速速請假,近期稱病不出。
  此后事態的發展果然如同尹旻所料,其實也是如同大多數人所料。朝中突然掀起了對尹天官狂風暴雨般的彈劾,短短兩日便有上百封奏疏送入宮中,不少官員站出來指責吏部不公。
  但尹天官的應對也很干脆,直接將方清之選為鄖陽府同知,比起云南廣西等處,距離中原不遠、戰亂已經平息的鄖陽府當然算是優待了。
  同時吏部因方應物差事考察卓異,又有翰林資歷,便舉薦方應物補為正六品的詹事府左春坊左中允、侍班東宮。
  關于方清之的任命,早有圣旨在前,貶謫也是依照圣旨辦事,所以不需要另行奏請便可生效;但方應物的任職,還需要奏報內閣與天子,東宮屬官不可能由吏部一言而決。
  朝臣見到這兩道消息,雖然很多大罵尹旻首鼠兩端的,但也不能不承認,尹旻如此唾面自干,確實堵住了許多人的嘴。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不會就此結束。兩位閣老不可能只低水平熱鬧一下,然后就偃旗息鼓了,方家的事只是引子。
  方清之很風輕云淡,自從挨了廷杖之后,整個人仿佛得到了升華,立在云中俯視蕓蕓眾生,早將官職置之身外了。而方應物只能是心中竊喜了......入東宮侍班,這不是給他燒冷灶的機會么?
  閑話不提,卻說前學士現同知方清之接到任命,就不能留戀京師,必須要盡快上路了。如果拖延時間太長,難免會引起非議,所以只能收拾行李出發。所幸從那日廷杖之后,方清之便開始為離京做準備,此時走人倒也不算倉促。
  方應物的后母王氏也跟隨方清之一同上任,這讓方應物稍稍放了心。王家仆役眾多,父親大人在外多帶點人手不是壞事。而且鄖陽距離陜西也不遠,說不定能聯系到三原王家。
  這日方應物將父親大人送到了宣武門外南郊,在此依依惜別。
  方清之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淡淡的對方應物道:“為父一身去國三......一千里,而你卻要入東宮侍班,為父且贈送你一句話。”
  方應物擺足聆聽教誨的姿態:“兒子洗耳恭聽,父親有話但講。”方清之便沉聲道:“萬言萬當,不如一默。”
  方應物聞言無語,父親大人還有沒有點版權意識?這句話是當初您老人家意氣風發的進東宮時候,我送給你的罷?
  方清之仿佛明白方應物的心思,瞪眼道:“當初你送給為父這句話不假,但如今為父離京,而你卻又要進東宮,難道為父就不能原樣回贈給你?”
  “是,是。”方應物低眉順眼的應聲道,不和沉浸在忠良見放、去國懷鄉、孤臣孽子情懷中的父親計較。
  方清之想起什么,長嘆一聲道:“也許是我方家沒有天命,如果事情不順,你不要貪戀富貴,也不必強求攀附高門的婚姻,就此回鄉罷!”
  方應物自信的笑了笑,“父親大人說到哪里去了?我方家的好日子這才剛剛開始,誰也阻擋不了方家!”
  方清之盯著兒子,很多年來一直有個問題想不明白,兒子從來都是信心滿滿,但這信心究竟從哪里而來?按道理說,只有缺心眼的人才會時時刻刻都盲目樂觀罷?但誰又敢說自家兒子缺心眼?
  對這個問題,方應物根本無法解釋,連忙顧左右而言他道:“雖然父親不在京中,但正是兒子大展拳腳、大展宏圖的時候。他年父親回京之日,兒子必將父親送到青云之上!”
  方清之見兒子突然開始展望美好未來,心知肚明是兒子不肯正面回答疑問,但也無可奈何。
  不過聽了幾句,方清之便覺有點不對味,開口問道:“為父不在京中,你就能大施拳腳大展宏圖?那你的意思,就是為父這些年拖累了你?”
  方應物再次避而不答,“啊哈哈,時候不早了,父親大人速速趕路罷,免得趕不到驛站!”
  方清之冷哼道:“不答話就是默認!”
  方應物充耳不聞,敦敦囑咐道:“地方小吏奸猾者甚多,父親大人就在詞林,不諳此道,須得多加小心為是,如有不明白之處,可多多來信詢問!”
  兩人之間,誰該是成熟老道的父親、誰該是年幼青澀的兒子?方清之不再說話,轉身便登上馬車,沿著大路向南方而去。R1152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