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698 還有熱血

這一次朝堂風云,方應物是置身事外的。他該投的機都投過了,該下的注都下過了,現在只需要等待最后結果就是。
  這日方應物如常入值,仍舊是立在廊上侍候。今天是少詹事劉健親自主講,但午前課業才講了一半,忽然聽到前面傳來陣陣喧嘩聲。
  劉健皺了皺眉頭,對站位最靠外的方應物吩咐道:“去看看是何事!”
  方應物應了一聲,正要下了臺階去前面打探,便見幾個人已經從甬道上過來。方應物站在最外面,所以最先看清楚,打頭的人正是現任司禮監掌印太監覃昌。
  東宮侍班眾官員暗暗心驚,敢來闖東宮經筵的,絕非等閑之輩!覃昌雖然貴為司禮監掌印太監,但敢這樣進來,肯定不是小事!
  覃昌站在中庭立定,旁邊有跟班太監叫道:“有上諭!東宮眾人速速接旨!”太子連同東宮眾官員紛紛起身出了廳堂,將覃昌請了進去居中而立。
  覃昌掃視幾眼眾人,傳旨道:“陛下諭示爾等知曉,自即日起,東宮經筵等課業一概停止,太子回內宮自省,坊局眾官屬另行待命。”
  眾人面面相覷,這一天終究還是到來了......天子的意圖就是解散東宮侍班機構,徹底隔絕太子與朝臣的直接聯系。顯而易見,必然是廢除太子的第一步。
  覃昌又在人群中找到方應物,再次宣旨道:“左中允方應物肆意妄言,不肯安分守己。罷去一應官職差事,削籍為民!”
  眾人又向方應物投以同情的目光。注意這是罷官而不是貶官,直接罷免一切官銜、階位、差遣、品祿、功名。可謂是處分極重。很明顯有點殺雞駭猴的意思。
  天子之所將廢立太子的密疏公示出來,很大程度上就是為了造輿論,多尋求幾個“識時務”大臣來表示支持。
  而方應物偏偏上疏為太子爭奪政治權益,看在天子眼中簡直就是逆流而上,不狠狠打擊下去只怕就要引發群起效仿了。
  不過同情歸同情,眾人連帶方應物自己都不奇怪,早有心理準備了。自從方應物上了那封奏疏,不被處置才見鬼。
  覃昌宣完旨意,沒有久待。匆匆離去。文華殿后廡的正廳中,充滿了濃濃的“樹倒猢猻散”氣象和哀戚情緒,有兩三個人已經忍不住失聲痛哭,為江山社稷也為自己的理想抱負。
  太子朱祐樘木然的坐在寶座上,接受著侍班官員的辭別。以少詹事劉健為首,眾人舞拜叩首,縱然依依不舍也無可奈何。
  此后便一一按順序出去,這時左春坊左中允方應物突然出列,對太子高聲道:“吾輩皆駑鈍之臣。離去不足為惜,但太子身負天下重任,不可妄自頹廢!臣以為,天道昭彰。圣心雖然一時被小人蒙蔽,但終究是邪不壓正!
  太子內有太后扶持,外有朝臣聲援。或有可等待之時。惟愿太子無論身處何境,勿做喪頹之念。時時不忘修身勤學之志!”
  聽到方應物竭力給自己打氣,朱祐樘苦笑幾聲。“方大人總是如此信心十足。”
  眾官員默默出了文華殿,卻見殿外站著尚寶司的官員,要收回東宮眾人的腰牌。方應物銀腰牌的才到手幾天,還沒暖熱便又要交回去......
  方應物心里碎碎念,從此時此刻起,自己就是平民百姓了,所謂的無官一身輕吖。
  李東陽拍了拍方應物肩膀,安慰道:“想來今后你不再有公務纏身,得了空閑時,可去我那里作客會友,多有文友仰慕你呢。”
  突然想起什么,李東陽又道:“且不要著急離京,多等幾日,實在無可挽回了再走也遲。”
  一般情況下,朝臣被罷官后都是回鄉居住,沒有住在京師不走的。一來是講究落葉歸根回歸故土;二來不想被輿論嘲諷為留戀權勢富貴;三來對大多數人而言,住在老家當“作威作福”的鄉紳還真比住在京師舒服。
  “一時半會兒走不得,婚事還要辦,就算要走也是八月成親之后。”方應物道。有這個借口在,暫時不用離京也挺好,省得來回折騰。
  李東陽忽的滿懷期待:“你落到如此光景,劉閣老不會悔婚罷?”
  老師對自己的念想還沒斷啊,方應物連忙擦擦汗答道:“應當不會......如果他真悔婚了,一定告知老師。”
  隨后出宮,一路無話,方應物回到自己門口,站在大門外看了又看。門子不知道小老爺搞什么名堂,連忙快步迎出來詢問。
  方應物指著朱色門板,“老爺我,已成平民百姓了!朱門是用不得了,明天找幾個工匠,把門涂成黑的,免得被人告譖越。”
  回到內宅,王蘭王瑜兩房小妾聽到方應物被罷官為民,紛紛表示驚喜,很委婉的詢問是否能回浙江住了......這讓方應物連連感嘆女人家頭發長見識短。
  到了半夜人靜時候,忽然門子來院外叫人。方應物讓婢女去問了話,卻說有人在門房傳了名帖進來。
  方應物披衣而起,看了名帖便大吃一驚,這上面居然有汪芷的暗號!他實在是無語,想見時見不到,現在沒想著見時卻跳了出來,還是在半夜三更這么詭異的時間。
  按照當初與汪芷的約定,見到這張暗號的意思,就是讓方應物明天洗白白了去某個酒家。
  無官一身輕的方應物自然時間也自由了,及到次日便微服出行,熟門熟路的來到東安門外何娘子酒家,左右觀察,確定無人注意便鉆進了后門。
  方應物掀開門簾,瞥見汪太監暖閣里喝茶,旁邊只有孫小娘子侍候。便疾步竄進去,上前抱拳為禮道:“多時不見,汪公公氣色不錯。”
  汪芷古怪看著禮多人不怪的方應物,卻對孫:“你知不知道,我現在突然想起了剛學會的一句詩,王莽什么的......”
  孫的是王莽謙恭未篡時?”
  汪芷嘆氣道:“是啊,最近我是周公恐懼流言日,方公子卻變成了王莽謙恭未篡時。文字之妙,果真趣味橫生。”
  方應物愕然望著拽文嚼字的汪芷,去了幾天司禮監,居然也漲文化了?汪太監看來學習很刻苦啊。(未完待續。。)
  ps:我勒個去,又被領導突然安排工作,掐指一算今年四更無望保三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