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697 老人與雛兒

更讓方應物不忿的是,兩大強權都以為自己是廁紙么,想甩就甩?他正打算嚴詞批判汪芷的兒戲作風,但是話才到嘴邊,看見旁邊孫小娘子后便又縮了回去。
  汪芷無論是不是玩笑戲言,確實說了要把孫小娘子嫁給自己的,如果自己過于不講情面的拒絕,那肯定要傷到孫小娘子的心。
  本來方應物對耽誤孫小娘子這許多年有點愧疚,哪里還能再忍心讓孫小娘子受傷。方應物又一想,沒準汪芷就是算中了這點,才故意如此。
  糾結半天,方應物換了種口氣,無奈道:“我知道你是看我被罷官,所以故意找話逗悶子開解罷?小生心領了!”
  汪芷便答道:“一開始確實是逗樂,但是說著說著,我便覺得真是可行......沒道理不試試看啊。再說外面傳的沸沸揚揚,都說你被本太監搶了‘女’人,你要是把孫家姐兒娶回去,那就相當于找回了臉面啊!”
  本來方應物還有第三件事要說,就是勸汪芷別誤人誤己納孫小娘子當什么夫人,但是此時這話卻不好說出口。若汪芷來一句“那你來娶”,自己就不好接話了。
  不過方應物心里多少還是有點怨氣,汪芷這次任‘性’確實讓他不痛快,一是跟自己搶‘女’人算怎么回事?二是被有心人拿來做文章,傳流言說自己被汪直搶了‘女’人,男人尊嚴小小受損。
  所以他很是不吐不快,一時間忘了平民百姓身份,斗膽對汪芷責問道:“什么臉面不臉面的,還不全都是你惹出的事情!你要是不大張旗鼓宣布準備納孫夫人。又怎會有人有針對‘性’的傳流言扯到我!”
  汪芷瞬間臉拉長了幾分,“你說的什么‘混’賬話?你知道我為什么惱火么?我和孫家姐兒之間假如成親,這叫虛鳳假凰罷?為什么你只吃孫家姐兒的醋,卻不吃我的醋?
  為什么你覺得孫家姐兒成親不可忍,卻沒感到。我成親同樣不可忍?難道看著我快與孫家姐兒成親,你心里全都是孫家姐兒,就沒一點關于我的觸動么?”
  我靠!這他娘的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神奇邏輯?方應物頓感頭大如斗,連忙舉手道:“等等!我腦子有點‘亂’,讓我先理一理。”
  前段時間,方應物還有點擔心成長環境不正常的汪芷‘性’別認識障礙。權勢更大之后心理趨向男‘性’化。但現在......至少可以在這個問題上放心了,這絕對是‘女’‘性’才具有的心理狀態和奇怪邏輯啊!
  這時候孫小娘子仿佛忍不住了,突然‘插’話說:“方相公有所不知,汪公也是別有苦衷,全是為了......”
  汪芷卻喝道:“不用多嘴!”
  見汪芷打斷了孫小娘子。方應物便明白了,其中一定還有內情,但汪芷卻不愿意說出來。
  方應物還要繼續問,但汪芷卻顧左右而言他,“接下來是我和劉閣老之間的問題,你不用管了!反正無論劉閣老怎么抉擇,你也攔不住。萬一劉閣老真的選擇悔婚,那也是注定命中如此。你休要怪我......”
  方應物不禁悲從心來,自己成個親真難,從成化十七年拖到了成化二十一年。還是有障礙。老泰山難纏也就罷了,趕時髦勾搭個外室情人也如此難纏,全都想各種體位‘插’進來當小三!
  很累,感覺不會再愛了,方應物嘆口氣道:“做人就不能單純一點么。”
  汪芷不由得陷入了回憶,“當年我行事就是直來直去的。人人都說我是大惡人。自從遇到了你,不知不覺就變了。”
  方應物‘欲’言又止。最終只得關心的問道:“關于梁芳那邊,你能行不?頂得住么?”
  汪芷訝異的“咦”了一聲。“你知道了一些情況?是誰告訴你的?宮里的人?”忽然她又有所醒悟:“你不說我也猜得出來,想必是那張永了!”
  孫小娘子猶豫片刻后,鼓足勇氣開口道:“方相公不要責怪汪公子,她也是萬般無奈!”
  汪芷輕哼一聲,揮揮手道:“就知道你向著他。”
  方應物奇道:“汪公公‘春’風得意權勢赫赫,有什么無奈,以至于非要假模假樣的納你為夫人不可?”
  孫小娘子娓娓道來解釋說:“方相公你有所不知,前陣子梁芳負責為選拔良家入宮為‘女’官,要點奴家的名字。畢竟奴家戶籍還是良家,被點了也不犯規。”
  竟然還有這樣的內情......方應物忍不住疑‘惑’道:“梁芳明知道你是汪公公的人,怎么敢這樣公開與秉筆太監兼東廠提督過不去?”
  孫小娘子又解釋道:“背后還有人推‘波’助瀾,據說有慶云侯的主意,要選了奴家入宮為‘女’官,然后再通過太后恩典將奴家指給慶云侯。”
  內情居然如此復雜,方應物愕然不語。
  孫小娘子繼續說:“故而汪公子為了保住奴家不被選入宮,便匆匆忙忙宣布要納奴家為夫人,這也是沒法子的事情,總不好將奴家嫁給別人罷?
  按照太監里規矩,這樣成親也是被認賬的。到了這個地步,除非梁芳徹底撕破臉,公開往死里爭斗,那就不會再點奴家的名字,估計梁芳只敢用‘陰’招,還沒有這么大的膽量。”
  孫小娘子又想起了什么,補充道:“除此之外,梁芳還有后手。如果汪公公為了躲避點名,將奴家轉給方公子為妾,那么梁芳就可用此為依據,直接向宮里萬娘娘告汪公子與方相公你互相勾結。”
  方應物冷笑道:“還不止如此罷?如果汪公公沒有將你轉到我這里,就會有人故意造流言,一是敗壞我名聲,二是在我和汪公公之間挑撥!真是好算計!”
  “是呢!所以汪公子也是別有苦衷,只是不肯向方公子明說。”
  方應物這才相信,汪芷真是無奈無辜的......轉向汪芷道:“你為什么不早說?”
  汪芷翻了翻白眼,“告訴你作甚?除了讓你煩心外還能有什么用處?宮中事情你能幫什么忙?
  你還是忙著你那東宮大業罷,別為小事分心了!再說前幾天就是看你不順眼,懶得告訴你!”QQ
  ps:總算搞定!感覺今天忙得‘精’疲力盡,睡覺去,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