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696 懶得告訴你

另外方應物還想吐槽的是,從身份上說,明明他方應物比較像周公,汪太監才有莽操潛質罷?
  不過方應物不會蠢到在這個時候,這個地點,爭論這種問題。%頂%點%小說Www.23wx.coM浪費時間不說,一個“平民百姓”身份怎么與東廠提督爭論代入角色好壞的問題?
  汪芷對方應物的溫順態度很滿意,很關心的問道:“聽說你被罷官了,所以想要看望你,就怕你硬鉆牛角尖鬧生分。不過看到你這滿不在乎的樣子,我就放心了。肯定又是在你掌握之中罷?”
  方應物跳腳說:“誰說我不在乎?你哪里看出我不在乎了?被削官為民,前途唯有回鄉務農了,封妻蔭子亦成泡影,我這心苦的很。
  之所以看起來滿不在乎,只是強顏歡笑不想表現出來悲苦。因為你我難得見面,不想被我的情緒壞了氣氛,或者怕你看笑話!”
  方應物當然知道,如果有仰仗對方之處,那當然要盡可能裝的慘一些,以博取同情......
  汪芷似乎被方應物打動了,嘆息幾聲點點頭道:“你放心,我會盡可能幫著你的!”
  “多謝。”方應物就等這句話了。
  汪芷若有所思,真心為方應物籌謀起來:“如果你不舍得富貴權勢,那么也不是沒有別的前途。有勇氣的話,你可以直接閹了自己,若下不了手,我可以找人幫你。
  然后保你能被收編進宮當差,你這樣的讀書人在宮里很搶手,過上幾年出外當鎮守太監也不是沒可能。再不濟可以去東廠協助我。做個二廠公啊。”
  這個世界充滿了惡意......方應物立刻堅定的說:“好男兒當自強,不勞駕你費心了。”
  此后方應物唯恐汪芷再提起自閹的事情。連忙岔開話題問道:“對了,你說周公恐懼流言日。到底是怎么回事?”
  汪芷搖頭道:“只是些許宮里的問題,你如今自身都成問題,不要多管閑事了,我自己能頂得住。”
  方應物又道:“你不來尋我,我也要找你去,有幾件事情要說。”
  “快說快說!”汪芷有點不耐煩了。好不容易出來會情人,最后跟談公事似的,誰也會不耐煩。
  方應物首先要說的就是張永的問題,“出入宮廷時。認識了一個小太監,名喚張永,原本在東宮當差,現在仁壽宮。以我觀之,此人是個人才,品性應該也過得去,你不妨用一用。”
  對此汪芷質疑道:“你才進過幾次宮?與這個張永見過幾次面?就能看出他是不是人才,品性靠不靠得住?”
  方應物很自信的說:“我在識人方面,小錯尚不敢說。但出過大錯嗎?再說你難道會蠢得剛收納過來,便徹底相信此人么。”
  見汪芷記下了名字,方應物又說起第二件事,“我那老泰山有心與你交結。我在中間傳個話,你看著辦。”
  汪芷咨詢道:“那你的想法是?”
  方應物毫不在意道:“一個是內閣大學士,一個是秉筆太監兼東廠提督。你們兩人間的事情自己拿主意罷!我一個平頭百姓的想法無關緊要,也懶得管你們之間的事情。”
  汪芷低頭沉默片刻。在抬起頭來看了看方應物,又扭頭看了看孫小娘子。臉上露出極其詭異的笑容。“那好,我就自己拿主意了。”
  汪太監的這個笑容讓方應物打了個寒戰,按照慣例推斷,仿佛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故而方應物忍不住想問個明白。“你有什么主意?可否說來聽聽?”
  汪芷撇撇嘴道:“你不是不想管么?打聽這許多作甚?”
  方應物答道:“我突然又對你不放心了,替你把一把關,參謀一下得失。”
  “劉閣老的心思,我很明白。無非是在內廷互為盟友,守望相助,這都是可以的,對兩邊也都是有極大好處。”汪芷略微肯定的說。
  聽起來沒什么不正常,方應物試探道:“你是答應了?”
  “當然答應!彼此有利的事情為什么不答應?”汪芷高聲道,“不過......我還有些條件,需要劉閣老點頭。”
  方應物瞧著汪芷那得意的神色,心頭冒出不祥之感,但又無從猜起。汪芷嘻嘻一笑,“婚姻大事,講究的是門當戶對,如今你被罷官削職,成了一介平民,那就與劉閣老家完全不匹配了。”
  方應物擰起了眉頭,“你忽然說起這些,是什么意思?”
  汪芷得意的說:“沒別的意思,我也該提醒一下劉閣老,要慎重考慮兒女婚事。”
  “你......”方應物氣也打不出一處。他知道汪芷一直不爽自己的婚事,但他一直沒太在意汪芷這個心思,只當是平平常常的拈酸吃醋而已。
  萬萬沒想到,鬧著鬧著還真成問題了。歸根結底,汪芷不是普通的女人,是頂著秉筆太監兼東廠提督外皮的女人啊!在別的女人那里是小事的,在汪芷這里就是大事!
  汪芷越想越覺得有趣,嘿嘿一笑,“如果我對劉閣老說,如果他想與我交好,唯一條件就是退了你的婚約,你說他會不會答應?”
  方應物深深吸一口氣,“就算沒有劉家,也有別人家,我總會成親的,你難道回回都打斷?我又不能與你結親,你也是成年人,不要如此任性了。”
  汪芷渾然沒把方應物的話聽進去,自顧自的說:“你現在身份只是平民百姓,正好可以娶孫家姐兒啊!
  孫家姐兒雖然是誥命,但出身卑微不入流,與你這曾經中過金榜的士子倒也勉強登對了。所以說,就讓孫家姐兒當我的替身嫁給你,這樣挺好!”
  汪芷的構想,簡直讓方應物目瞪口呆。莫非汪芷這心思,就是讓孫小娘子代替她當小三,插進自己與劉府的婚事,以獲得精神上的滿足?
  想想劉棉花,又想想汪芷,方應物再次感到,這個世界充滿了惡意......以及無處不在的小三精神。
  劉棉花想當政治小三,在自己與汪芷之間插足,叫汪芷甩了自己,與他劉閣老勾結起來形成政治同盟;而汪芷這邊想當婚姻小三,在自己與劉府之間插足,用政治利益為誘餌,想叫劉棉花甩了自己。(未完待續。。)
  ps:第二更!還有一發正字努力趕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