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695 充滿惡意的世界

聽了顏先生的話,劉棉花依舊沒有給出準確的口風,繼續意態蕭疏的閑扯(深受打擊的后遺癥),不說答應也不說不答應。
  這讓顏先生頗為奇怪,他今日登門并非主動到訪,而是應邀前來的。之前他猜測劉棉花要下定最后的決心了,所以才會召他前來,沒想到劉棉花態度比前兩天更含糊了。
  既然如此,那劉棉花請自己過來有什么意義?顏先生想了又想,莫非劉閣老是要等都察院那邊的最終結果?
  此時有個仆役進了堂中,對劉吉耳語幾句。隨后劉棉花對顏先生致歉道:“家中略有瑣事,老夫須得稍離片刻。”
  語畢劉吉便起身出去,來到另一處花廳中,剛從都察院快馬趕到的御史魏圭已經在這里等待了。
  不等魏御史稟報情況,劉吉卻先開口道:“言簡意賅些,速速說明結果。”魏圭便答話道:“結果就是方大人預計要免去處分,此外還將尹天官拖下了水,少不得要沾一身腥。”
  縱然以劉棉花之精明,猛然聽到這兩句,也迷惑不解。既迷惑方應物居然還能絕境逢生,又迷惑堂堂的吏部天官怎么會被方應物拖下水?
  如果說方應物絕境逢生既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的話,那尹天官如此輕易被方應物拖下水就有些不可思議了。
  魏圭察言觀色,知道與其等劉棉花問,不如自己主動說,便又道:“那方大人自述功業。提出八議之例,要朝廷以功勛議免過錯。看樣子問題不大......”
  劉棉花恍然大悟,連他也沒想到這里去!方應物身上背著那些功績。確實有免罪的資格,難怪在吏部行兇有恃無恐。
  “此后方大人聲稱,穆郎中蓄意迫害忠良,而且是由尹天官指使的。”魏圭繼續稟道:“然后穆郎中親口承認,招出了尹天官。”
  什么?劉棉花愕然無語,這穆文才是失心瘋了嗎?隨即腦中又轉了幾轉,便沉默片刻,不用再去想其中緣故了,還是抓緊時間考慮后果為好。
  作為身居內閣高位的人。劉棉花的認識自然比一般人深刻,當即斷定尹旻這次肯定討不了好。
  尹旻本來就已經當了七八年吏部天官,也該換人了。另外,首輔萬安與尹旻不睦,一直想搬倒把握要害的尹旻,這次等若是方應物直接遞了一把刀子給萬安,而且萬安本人也拒絕不了這個誘惑。
  想至此處,劉棉花暗暗苦笑,心虛的他仿佛感受到。這是方應物向自己的示威。自己這邊才糾結是否要舍棄方家選擇尹家,方應物立即毫不客氣的反手給了自己一個下馬威,直接把尹旻拖進了泥淖中。
  不知道方應物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如果是無意還好;若是有意。那就說明方應物已經覺察到自己的心思了。
  難道方應物真的洞察到自己這兩天的心境?劉棉花不由得嘀咕道。這才三兩日功夫,連自己夫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想法,而方應物就能清清楚楚判斷出來。好像身邊出了奸細似的,問題出在哪里?
  魏御史見閣老久久不出聲。忍不住咳嗽幾聲。
  劉棉花醒過神來,拍了拍額頭。原本以為就是簡簡單單的聽個結果,然后足夠自己判斷形勢了。誰他娘的知道被方應物搞得如此復雜,一時半會兒的想不透徹,但現在根本不是自己究根問底解謎的時候,先要去面對現實、應付了眼前才是。
  一千個人看一件事,也許會有一千個重點。不知道別人遇到了類似的事情后,會重點考慮哪個方面。但劉棉花此時卻有一種清清楚楚的直覺,甚至不需要思考就能冒出來的直覺。
  他劉吉當前所面臨的最大的現實問題,不是尹旻后事如何,不是如何處理與方家的婚約,不是方家父子遇到什么命運,也不是天子內心究竟什么想法。
  而是如何防止方應物騎在自己頭上作威作福。劉棉花敢確定肯定斷定,方應物確定肯定斷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拿定了主意,劉吉又回到前面堂上并與顏先生會面。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從都察院出來后,移步前往次輔大學士劉府的不止魏御史一個,還有方應物,只是方應物安步當車,速度比縱馬揚鞭的魏御史慢得多了。
  今日跟著方應物出來聽使喚的婁天化問道:“東主這是要去哪里?既然得勝班師,為何不早早回家,讓大老爺及夫人們徹底放心?”
  暫時脫困的方應物語氣輕松的答道:“消息總會傳回去的,著什么急?如今還得趁熱打鐵去!”
  不錯,他正是要挾大勝之威,去劉棉花那里趁熱打鐵。不知道次輔老大人聽到新鮮消息后(方應物相信劉棉花一定會安插了人手打探消息),心里是什么滋味?對與方家的婚事又將如何看待?
  方應物非常想在第一時間看到劉棉花的嘴臉,但很可惜,他知道自己即便到了劉府,也只能看到二次加工過后的神態。
  但無論劉棉花如何裝腔作勢,方應物也決定毫不留情的戳穿他那虛假的溫情脈脈,揭露他前幾天的不地道心思,并加以嚴厲的批判和斥責。
  無論如何,劉棉花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并給出一個交待罷?
  然后,然后作為一個寬宏大度的人,方應物不會將誤入歧途的人一棍子打死。在開展批評、懲前毖后、治病救人之后,還會原諒劉棉花一次,再給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機會,賞了臉繼續履行婚約。
  先前無論方家名聲如何前景如何,但劉棉花乃是當朝次輔閣老,方家說破天也是與劉棉花終究不大對等,現狀還是屈居劉家之下。
  經過此事,若能站在道德高地打壓了劉棉花的氣勢,說不定就能扭轉一下這種情勢,取得與劉棉花對等的位置。今后若有機會時,讓劉棉花來為父親大人搖旗吶喊也不是沒可能。
  人才難得不忍棄之,否則還能去哪里找如此機敏靈活、能跟上自己節奏的老泰山?方應物長嘆一聲道。(未完待續。。)
  ps:緊趕慢趕還是沒在12點前搞定。。先發個(上),下面需要仔細雕琢一番,勞駕再等等,今天會盡快補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