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692 這是你逼我的

這次問話出現了點誰也沒想到的意外,正當堂上堂下議論紛紛時候,方應物環顧四周,覺得熱場熱的差不多了,便再次開口,傲氣沖天的說:
  “聽說有小人饒舌,引得陛下也關切此事,意圖將本官趕出京師。那么就請大中丞復奏陛下時,就說我方應物年方弱冠便功在社稷,不知大明如何對待功臣?些許小小過錯,可否因公議免?”
  按道理來說,這樣的話一般都是由第三方別人來張嘴說的,正常情況下哪有自己給自己表功的…但方應物就是這樣說了,卻不讓人感到違和,相反還招來不少同情。
  大概是因為這個過錯與功績相比實在太小,為了一次打架斗毆這樣的小小過錯,就被迫搬出那些大功來救命,淪落至此,傲氣之下的內里是凄涼,如此反差怎能不令人感慨唏噓?所以方應物沒被視為裝腔作勢、自吹自擂。
  李裕李大中丞最感到哭笑不得,早知道方應物要搬出這樣的底牌,這幾天又何必擔心。他重新坐正了,點點頭道:“本官知道了,自當奏請免去處堊分。”
  方應物忽的仿佛又想起什么,對李裕道:“下官還有話要說。”
  李裕忍不住瞪了方應物一眼,剛才裝模作樣的一言不發一聲不吭,這會兒倒是滔滔不絕、廢話連篇。
  方應物嘿嘿一笑,暗有所指的說:“下官功勞數件,不能全用來減免這次小錯,只用其中一項即可。”說完之后,方應物不知為何看了旁邊穆文才一眼。
  穆部郎從方應物眼神中感受到的只有四個字,那就是“不懷好意”。自己被方應物無賴般毆打了一次,靠一件功績抵消掉;那方應物剩了幾件功績,是不是還能毆打自己幾次,而且是打了也白打?
  李大中丞顯然也聽出意思來了,連忙大喝道:“不要胡鬧,本官自有分寸,爾等退下罷!”
  穆文才長嘆一聲,現在奈何不了方應物了!罷罷罷!本次也只能這樣了,青山不在,綠水長流,后會有期!
  如此穆文才上前一步,對李裕道:“全由大中丞秉公處斷,下官且告辭了。”然后穆文才轉身就要走,但方應物依舊立定不動。
  “慢著!本官還有話要說”方應物連忙叫道。惹得堂上堂下齊齊側目,還沒有完?
  方應物對李裕朗聲道:“正好今天穆大人也到了都察院,那么一事不跑兩次,本官就檢舉穆大人選官不公,居心險惡不配為文選司主官!請都察院諸君彈劾穆文才!”
  穆文才登時氣得七竅生煙,這方應物行兇傷人,不追究他的責任就不錯了,竟然還想倒打一耙反咬一口?功勞再大,能血口噴人么?
  李裕忍不住皺皺眉頭,感到方應物略嫌過分了。穆文才的確對方清之不友善,安排的地方也不夠好,但擬定補缺是他的職責,只要合乎條例,不能因為不服氣就動手打人,更不能因為不服氣就公然指責人
  朝廷自有朝廷的規矩,如果都像方應物這樣為了選官胡攪蠻纏,甚至無憑無據的公開抨擊吏部官員,那朝廷綱紀何在?鬧事也不是這樣鬧的。常言道,窮寇莫追….
  不等李裕發話,穆文才回過身子,連連冷笑,嘲諷道:“方大人想學市井之徒撒潑打賴?本官職責所在,該怎么做公事,自有自己的道理,只要合乎詔旨律例無有不可。方大人在此指手畫腳,不覺手伸得太長么?都察院諸君在此當面,大可評嬛評理!”
  方應物毫不心虛的“哈哈”仰天一笑,“穆文才!你自己說合乎詔旨律例無可指摘,敢問一句怎么合乎了?”
  穆文才針鋒相對的答道:“天子有旨意,貶方清之至邊遠州縣。本官奉詔,擬定方清之補云南北勝州州判,有何不可?莫非云南不是我大明疆土?”
  方應物又嗤笑幾聲,“你也說了詔旨之外還有律例,有先例擺著,你為何不遵循?”
  穆文才愣了愣,什么先例?
  方應物喝罵道:“好個無知的狗才,吾羞于與汝同列朝堂!難道當初翰林四諫都是假的不成?翰林四諫是怎么貶的,家父難道不能循例?”
  眾人也略微迷茫,翰林四諫都是將近二十年前的典故了,當今天子剛即位時發生的狀況。今天方應物突然將翰林四諫搬出來作甚?難道因為當年方清之因為下詔獄,曾經號稱過翰林第五諫?
  方應物掃視了周圍一眼,抬高了聲調,“成化二三年時,翰林院修撰羅一峰貶為泉州市舶司提舉,編修章楓山貶為臨武知縣改南京大理寺評事,編修黃未軒貶為湘潭知縣改南京大理寺評事,檢討莊木齋貶為桂陽州判官改南京行人司副。這四位先賢,諸位應當都知道!”
  聰明人已經聽出其中道理了,頓時醒悟了方應物的用意。
  然后方應物轉向穆文才道:“四位先賢觸怒天子,一樣是被貶邊遠州縣,但最遠也不過是湖廣偏僻之處,而家父究竟有什么罪大惡極,竟然被你發配至遙在天邊的云南?”
  穆文才強自辯解道:“此一時彼一時也,先例不一定要循照,哪能刻舟求劍生搬硬套?”
  方應物不屑的反問道:“那么家父被貶謫之所,比起先例為何不能更近一些,反而刻意更遠?”
  此后方應物懶得與穆文才浪費口舌辯論了,氣勢洶洶的指著穆文才叱罵道:“蒼天在上,你穆文才到底是什么居心,真當天下人看不出來?逢迎權奸迫害忠良還敢在此觍顏狂吠,恬不知恥說合乎詔旨律例,真當沒有天理了嗎!
  如此丑惡之行,但凡忠正之士,誰能不憤怒?休說我動手毆打你這小人,就是我持械手刃你這奸邪,也算是為國除害!”
  方應物氣勢極其逼人,連珠炮般又喝罵又責問,句句如刀直逼得穆文才下意識連連后退,一時又不知從哪里辯解。旁邊眾人回過味來,只能暗嘆一聲好厲害的詞鋒!
  穆文才退了幾步,卻靠住了廊柱,退無可退之下心里后悔萬分,恨不能找個地洞鉆進去。早知如此丟人現眼,何必要來!
  當初李裕說過,今天他不必過來,但他一口氣咽不下,一定要親眼看著方應物受處堊分,便來到都察院,這下臉面全丟盡了!以后指不定被人怎么嘲笑!
  而且不僅僅是被嘲笑的問題,如果被御史認定了迫害忠良而群起彈劾,連能不能保住文選司郎中官位都是問題!
  旁觀的眾人也是醉了,意氣風發時候的方應物是什么樣,很多人都見過;但是家門落魄、四面楚歌時的方應物,還能把文選司主官逼得要上吊,真是令人嘆服,不能不服。
  方應物罵完穆文才,再也不看他一眼,抬手對著李裕和旁觀人群作了一個羅圈揖:“本官不僅僅是出于家父遭遇不公的私心,所擔憂的事情遠不止于此。
  本官還想問一句,吏部這樣做法究竟是什么意思?
  大而言之,若放縱吏部肆意打堊壓忠直敢言之士,這又與堵塞言路有什么區別?今后諸君諍諫時,難道還得看吏部眼色,先考慮退路不成?”
  這下連李裕也要贊一聲:好厲害的詞鋒!經過這般總結提煉,便從罵街上升到了“言路暢通”的政堊治正確高度,而且還完美切合了御史們的心理狀態,敢言諍諫之人除了愣頭青誰不擔心后路問題?
  最后只聽方應物幽幽嘆道:“都察院諸君見到此等不平之事,惜吝一言乎?”
  李裕又苦笑幾聲,可以想見,今日之后彈劾穆文才的奏疏,只怕要論尺來計算了。眼下已經有御史當場表態,立誓要與穆文才這等奸邪斗爭到底,響應者還不少。
  項成賢項大御史排眾而出,高聲道:“嬛個文選司郎中,雖然身居要職,但若無人撐腰,如何敢迫害忠良?背后另有高官顯貴指使!”
  沒等別人反應過來,項成賢快速轉頭問道:“方大人乃熟諳內情之人,可知是誰?”方應物略一思索,便答道:“據我所知,大概是吏部天官尹旻罷!”
  眾人紛紛恍然大悟,難怪穆郎中有這個膽量,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如果有吏部天官指使,那就不奇怪了。不過恍然大悟之后,眾人又意識到,事情再次變化了。
  方應物脫罪是第一次變化,方應物對穆文才反堊攻倒算是第二次變化,而這次是第三次了。今天這場審問簡直千回百折,令人目不暇接的喘不過氣來,連靜心思索的時間都沒有。
  而穆文才的神情極其古怪,仿佛是很震驚。但他并不是震驚方應物猜對了,而是震驚方應物猜錯了.…特別是猜錯了還如此理直氣壯。他要投靠也不是投靠尹旻啊!(未完待續『本文字由破曉更新組提供』。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