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691 最了解你的人

方應物仔細打量了幾眼劉健,見他臉上充滿期待神色。可以看得出來,這位老大人并非是有意刁難自己,而是真心想解決這個太子學習政務的問題。
  正是因為如此,才讓方應物感到棘手。如果真是故意刁難,那就不必客氣了,也沒什么為難的,直接頂回去就是。但若是眼下這種狀況,試都不試并直接拒絕的話,還是挺不好意思的。
  試試看就試試看,大不了不成功,方應物想道。反正情況已經不能更糟糕了,別人也都無計可施,即便自己失敗也沒什么丟人的。真要是成了,那自己的字號就算在東宮豎立起來了,在太子心目中分量必然進一步加重。
  接下來上課時候,方應物腦子就一直在琢磨這個任務。如果與汪芷關系正常的話,沒準還能從汪芷這里打開突破口,但此時明顯不可能。
  又思量片刻,方應物決定找老泰山尋求幫助。劉棉花久在內廷,非常熟悉情況,應該能給自己一些指點。
  等到申時,東宮這邊才散了,太子回寢宮去。方應物知道,劉棉花肯定早就提前溜號了,十年如一日的習慣不會輕易改變的。
  方應物出了宮后沒有回家,直接去了劉府,卻被告知老泰山外出赴宴去了。于是方女婿便在劉府等候,順便蹭了一頓晚飯。
  二更天時,劉棉花才從外面回家,帶著三分酒意。見了方應物便問道:“莫非你今日入值東宮,有什么疑難事情?”
  方應物暗暗想道。老泰山果然是喝酒了,不然很難這樣主動問起來意的。一般情況下。都要等自己先開口求助,這樣才能掌握主動權。
  有求于人的方應物沒資格計較什么。便如實道:“司禮監不肯向東宮送奏疏批紅,太子沒法正常學習時務,少詹事劉洛陽委托小婿與司禮監分說。小婿人微言輕,想來此事極難,特至此向老泰山請教。”
  劉棉花略一思量,“這件事看著簡單,其實不簡單。雖然老夫對司禮監那邊的內情不甚清楚,但可以推測出一二,緣故無非是兩種之一。
  第一種是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天子擺明車馬意圖廢除太子,而司禮監太監為了逢迎天子或者畏懼天子遷怒,便如此對待東宮。第二種是天子秘密指使,意在削弱東宮影響力,司禮監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方應物冷哼道:“司禮監竟然故意怠慢,就不怕太子還能踐祚登大寶之后,再找他們秋后算賬么!”
  劉棉花輕笑幾聲,“若真遇到這種情況。彼輩自然可以將責任推于今上。反正那時今上肯定已經龍馭賓天不在人間了,還不是任由活人一張嘴來說。”
  方應物聞言唏噓不已,果然是處處皆有生存法則,即便貴為天子。死了也就是一掊土了。不過這不是今晚的重點,方應物直接問道:“有沒有法子讓小婿說服司禮監?若不成也就算了。”
  劉棉花答道:“你與汪直交情深厚,如今那汪直入了司禮監。你應該去找汪直詢問才是,他才是有可能直接幫到你的。”
  方應物不想談這個問題。又問道:“奏疏無非是由司禮監和內閣經手,司禮監不成。不知道內閣這邊是否有法子變通,進奉奏疏與太子閱覽學習?”
  劉棉花一口拒絕了,“你也不是第一天進朝廷了,怎會問出如此糊涂的話?東宮或許可以與太監內臣往來,但絕對不能與其他外臣過于密切,不然就要背上篡位嫌疑,你想被人彈劾居心不軌么?何況內閣這邊還有首輔萬安作祟。”
  “只有去找司禮監么?”方應物失望的自言自語道。
  劉棉花敏銳的覺察到什么,好奇的問道:“莫非你不愿去找汪直?這是為何?不要回避問題!”
  說起這個,方應物只能強顏歡笑,雖然不愿意提,但被老泰山追著問,也不能不答,老泰山可不是好糊弄的。“這幾日交情出了些問題,不好去找她。”
  方應物話才出口,便看到老泰山突然興奮的紅光滿面,目中精芒四射,甚是駭人。
  不等方應物有所反應,劉棉花便很嚴肅的說:“常言道,富易妻、貴易友,雖然不可取也不可作為行事準則,但其中也蘊含一些道理。
  如今汪直貴為司禮監太監,已經到了另一個層面,而你變化不大。從政治角度來看,你們兩人彼此已經嚴重不匹配了,交情出現問題再正常不過。”
  方應物詫異的看著劉棉花,“老泰山說這些,究竟是何意?”
  劉棉花毫不客氣答道:“老夫要說,你與汪直之間并不合適,還是換成老夫罷!”
  噗!方應物“嗖”的從椅子上蹦了起來,劉棉花這話怎么聽起來像是小三對原配?不由得叫道:“老泰山慎言!”
  劉棉花對便宜女婿的怪異態度不以為然,洋洋自得道:“司禮監太監號稱內相,秉筆太監兼提督東廠是第二號內臣,也只有內閣大學士特別是老夫這樣的次輔才能般配!
  而你不如在老夫和汪直中間牽一下線,讓老夫取代你成為汪太監的盟友,這才是利益最大化的法子。”
  方應物只剩苦笑了,老泰山還真想橫刀奪愛,當他和汪芷之間的小三,不過是政治小三......老泰山這個野望,簡直令他吐血!
  劉棉花酒意上頭,思路越發敏捷,越想越覺得機會難得!汪直這樣一個新鮮又特殊的司禮監太監,在文官里沒有人脈,好像也只與方應物走得近而已,自己正好可以填補這片空白!
  他心里想著,嘴里對自家女婿苦苦勸道:“你不過區區一個六品東宮屬官,硬占著司禮監太監這份交情是毫無意義的,根本發揮不出應有的作用。
  還是轉讓給老夫為好,也只有老夫與汪直才能形成真正的同盟。有老夫在,一樣可以照拂到你。”
  方應物以手扶額,苦惱的長嘆無語,老泰山太自作多情了,他根本不知道這交情是什么樣的交情!
  或者說,其實這不是交情而是奸情,交情可以換人,奸情能么?先前方應物設想過很多情況,但萬萬沒想到老泰山想當政治小三......(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