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689 言多必失

成化二十一年的春天格外暖和,這日京師西城都察院里,一大早便聚集了許多人。
  按說一百多名御史,大多數是有外差的,不一定在都察院坐班,但今天卻有一大半人不約而同的來到都察院,因為聽說今天要問方應物吏部行兇的案子。
  此外吏部還來了一些人,為的是聲援本部文選司郎中穆文才。其實穆文才不必到場,官員與百姓不同,打官司似的公然互相撕逼太沒體面。但為了向都察院施壓,穆郎中還是親自來了。
  其實不怪穆文才不放心,這都察院幾乎就算是方應物的半個主場,能放心就見鬼了。掌院右都御史李裕受過方應物的幫忙;副都御史屠滽是方應物的浙江同鄉,往來密切;而戶科給事中方應物本人也屬于科道官,同為清流一脈,與御史們天然親近......
  人群站在大堂下甬道兩邊等候,穆文才掃了幾眼前來旁觀的御史們,但迎接他的,是一道道譏誚、蔑視的目光。很顯然,穆文才已經被正義感爆棚的御史們定性為為虎作倀、迫害忠良了。
  穆文才老成持重的嘆口氣,價值觀不同怎么交流?等你們這些七品御史坐到本官這樣的位置,自然就會懂得清名不能當飯吃的道理,越往上越如是。
  很可惜,雖然聚集了如此多人對方應物翹首以待,但一直到日上三竿,方應物仍然沒有出現。至此可以確定,今天方應物不會來了。
  李大中丞思量片刻,又發了一道駕貼,送到方家去,責令方應物兩日后必須前來都察院。至于今日缺席未到之事,貌似李大中丞并不想嚴厲追究,這已經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大回護了。
  穆文才與別人議論道:“肯定是那方應物心虛了,所以故意逃避。但他逃得了一時,逃的了一世么?”
  方應物自然不知道都察院這邊的光景,知道了也不關心,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操心。
  “什么?你讓我去監視次輔劉閣老的動靜?”汪芷驚訝道:“我記得你與他向來默契。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方應物皺眉道:“你別問那么多,只問你做不做?”
  “呵呵呵呵......”汪芷捂著嘴笑。“你這堂堂清流,向來不屑于此道,今日怎的主動請我來做?看來真的發生了很有意思的事情呢,能否先告訴我?”
  方應物猶豫再三,生怕汪芷不明內幕,又搞出什么自作聰明的坑人事情——最近汪芷很有這樣的趨勢。便如實答道:“尹龍想娶劉府三小姐。”
  汪芷震驚之余,雙目閃爍著八卦的光輝,“我記得那劉府三娘子是你的未婚......”
  “知道就好,不要廢話!”方應物打斷了汪芷的追問。哪個男人也不想在這種問題上糾纏。
  汪芷收回探索八卦之心,喜形于色的拍掌叫道:“好事!好事!”
  方應物臉色隱隱發黑,被人爭搶未婚妻還是好事?瞪著汪芷斥道:“你放正經點,不要胡言亂語。”
  汪芷毫不躲避的瞪了回去,“我覺得。對我來說這就是好事,我就是這么想的,又怎樣?”
  唉......方應物暗嘆一聲,收回了目光,顧左右而言他道:“誰管你怎么想的,照我說的去做。”
  汪芷又笑了幾聲,才若有所思的答道:“昨日上午。尹龍去了劉府,在里面約莫有一個時辰,但具體談了什么就不清楚了。但今日聽你說過,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這次輪到方應物驚訝了,他今天才來拜托汪芷的,怎么昨天汪芷就開始布控監視了?方應物忍不住要給汪芷一個溫暖的擁抱。“莫非,這就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太感謝了。”
  “別自作多情......”汪芷雖然很享受方應物的熱情,但仍很實誠的說:“左順門伏闕事情之后,東廠便安排人手重點監視領頭的一些人,別說劉次輔那里。就是你們方家四周也有不少密探!”
  尹龍去拜訪過劉棉花,而且談了一個時辰?這個時間長度讓方應物很憂郁。
  若劉棉花干脆利落的拒絕了尹龍,那就是分分鐘的事情,怎么會浪費掉一個時辰?劉棉花從來就不是一個善良厚道的人啊。
  對方大公子的婚姻問題,汪芷完全零壓力零負擔。她從宮中出來沒有用膳,便叫何娘子上了酒菜,吃吃喝喝不亦樂乎。
  一邊吃著,一邊欣賞著方應物的顏藝,最后汪芷放下飯碗叫道:“大丈夫何患無妻,最差結果也不過爾爾,何至于如此擔憂!”
  方應物很煩惱的答道:“能娶來為妻的遍地都是,就算不娶妻也有你相伴......但這樣明白事理、配合默契、身居高位,還能幫著吸引一切負面因素背黑鍋的完美老泰山不好找,天下沒有第二家。”
  汪芷愕然道:“你是想著,在令尊登頂之前,需要有個為方家遮風擋雨兼拉仇恨的人罷?”
  日落黃昏,何娘子掀了門簾進來,遞給汪芷一本小冊子。汪芷翻著看了幾眼,將小冊子移到方應物眼皮底下,用手指頭點著幾行文字,“此乃今日密探總輯,你瞧。”
  方應物抬眼看去,汪芷所指之處寫道:今日午前,有中年白面文士訪劉府,午后方出,行至天官尹府。
  尹家那邊今天又有人去劉府了?方應物默默推測,午前進府午后出來,中間肯定一起用膳了!
  再看后面文字,又有一行寫道:立即又有西席先生從劉府出,至兵部尚書張府止。
  方應物又默默推測,兵部尚書張鵬乃是劉棉花的同鄉死黨,劉棉花派人去張家,大概就是征求意見去的?畢竟劉棉花的政治抉擇,影響到的不僅僅是他一家之事,所有黨羽的意見也需慎重考慮。
  看到這些消息,只要不是太傻就能分析出來,劉棉花已經動搖了,至少已經有所猶豫。
  汪芷捧著下巴,望著臉色陰沉的方應物,唉聲嘆氣道:“哎呀呀,這個情況瞧著不很樂觀。”
  方應物瞥了一眼幸災樂禍的汪太監,“世間有大成就者,無不是艱難困苦之中堅韌不拔的人,但這樣的人終究是少數,相反的倒是大多數。所以,沒必要奇怪什么。”
  ps:
  靠,歷史分類前十都上不去啊,太凄慘了,求月票!!晚上還有,能寫多少看我今天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