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69 發榜了

洪松和項成賢不約而同的將方應物當成豬隊友,不是沒有道理的,就像剛才項公子為美色所惑,突然插嘴壞了方應物好不容易營造的談價局面一般。
  自從正統年間三楊輔政以來,成熟的文官體制漸漸形成,隨之而來也帶動了底層風氣,特征就是各地士子漸漸“囂張”。比如一個在本地有根基的生員,也許并不畏懼知縣這樣的父母官大老爺。
  但是舉人以下的士子或許敢頂撞知縣甚至知府,卻絕對不敢得罪提學官。因為提學官手里掌握著前程和功名。決定等次的歲試、確定鄉試資格的科試、決定能否中舉的鄉試都不是開玩笑的。
  秀才能否取得鄉試資格、秀才能否升等或者降等、秀才能否出貢成為國子監監生,那都是要通過提學官,一般秀才誰敢得罪提學官?就連方應物雖然裝山人高士,但對大宗師在禮節上也是足夠周到的。
  愛屋及烏,提學官不可得罪,那他身邊的隨員當然也是能不得罪就不得罪。
  但現在洪、項二人算是看出來了,必然這方應物不知什么時候得罪了王書辦,所以王書辦發現方應物后,又重新把他們三個全部攔住了。
  方童生也感到很倒霉前天提學官來到家里拜訪時,為了抬舉自己的氣場,反擊并踩了踩幾個隨員。
  原想今后不會再有交集,根本不用在意他們這些小人物記仇不記仇,提學官又不能在淳安按臨很久。
  但人生莫測,誰能料到今天被兩位朋友拉去喝花酒,出來就被督察學風的王書辦堵上了?如果只是洪、項二人被抓,掏點銀子也就過關了,但偏偏這王書辦對自己有怨氣
  現在不是風氣敗壞的晚明,風紀問題真要處罰起來還挺麻煩的,而且在花街柳巷被抓現行這種事太羞恥,找人來說情也很沒面子。
  方應物嘆口氣,一時無法可想,只好決定以靜制動,且看看王書辦如何處理再作打算。便對王書辦拱拱手道:“王先生說些什么,在下聽不明白。”
  王書辦見方應物仍然裝糊涂,嘿然一笑,喝道:“你還想推脫不認?去巷子里各家一問便知,抵賴也是無用!”
  項成賢想到今天是他拉著兩個朋友到這里來的,既然出了事,他該承擔的責任就要背起來。便再次出面道:“這位王先生,并非我等抵賴,其間或許有什么誤會,還請借一步說話。”
  王書辦沒有搭理項公子,只看著方應物不說話,神態中透著幾分得意和爽快——你小子今天可算犯在我手中了
  方應物無奈道:“王先生到底想怎樣?”
  王書辦正氣凜然斥道:“不是我想怎樣,是國法學規該怎樣!做錯了事情,觸犯了規條,你們便不要心存僥幸!”
  洪松也上前求起情面,“小事而已,絕不至此地步。不看僧面看佛面”
  王書辦抬抬手,阻止了洪公子套近乎,還是對著方應物道:“我只是提學僚屬,如何處罰還是提學官老大人決定,三位隨我去縣學罷!”
  洪松和項成賢終于確定王書辦不是開玩笑,齊齊大驚失色!
  如果捅到提學官面前,那事情就真鬧大了。如果是人品寬厚的大宗師,說說好話也許就輕輕放過了。但這個提學官自從按臨以來,行事嚴厲,與寬厚沾不上邊,只生員就罷黜落了十幾個!
  若真到了他面前,哪會有好果子吃!再說他們與提學官大人毫無交情可言,想說情都找不到門路。
  他們兩個正絞盡腦汁想著說辭,卻見方應物一個箭步,沖到了王書辦身前咫尺之地,神情十分激動,很是嚇人。王書辦甚至微微向后退了一步,以避開他。
  大事不好!莫非方應物年少氣盛要動起手?兩人連忙要去攔著,卻聽方應物搶先對王書辦吼道:“我不信!縣學已成考場,內外隔絕,你如何能打擾到大宗師!”
  王書辦為了人身安全,又后退一步道:“可笑之極,內外隔絕那是為防人情請托和作弊,難道就不向里面送吃送喝么!這次是公事,我作為提學僚屬,稟報與大宗師又有何妨!難道你敢做卻不敢去么!”
  項成賢著急的叫道:“王先生且慢,在下還有話說”
  方應物臉色又一變,忽然喜不自勝,“好也!煩請王書辦公事公辦,速速領我去見大宗師!”
  方童生的變臉真讓所有人一驚一乍,不會是因為太年輕,被這點小事刺激的失心瘋了罷?他竟然主動說要去見提學官?
  我靠!項成賢和洪松心里快崩潰了,方應物真是豬的不能再豬的隊友!
  雖然王書辦難說話,但他們也不是毫無根底的人,本來用水磨工夫也能慢慢磨平的事情,卻被方應物三言兩語針尖對麥芒推到了懸崖邊!
  先前王書辦不客氣歸不客氣,總是還有緩和余地,但方應物這話一放出來,還怎么緩和?現在是不是拿著文章求賞識,而是犯了條規被處罰,大宗師是那么好見得么!
  王書辦不是本地人,在本地沒牽絆,又只是臨時來一次而已。得罪了他們這些土豪拍拍土就走了,絲毫沒有負擔。他若發起狠來,根本不會有顧忌的!
  兩位公子欲哭無淚的看向王書辦,只能祈禱奇跡出現了
  這一看,好像奇跡真出現了。
  被方應物一激再激之后,王書辦卻沒有殺伐果斷,臉色反而驚疑不定,口氣似乎先軟了幾分,“方應物!你可要想好,不要誤了自己前程!”
  這明擺著就是給臺階下,兩位公子喜出望外,顧不得猜測其中原因,又趕緊看向方應物。
  然而奇跡再次出現了,方應物仿佛占據了上風,不依不饒的對王書辦道:“在下真想好了,還請王先生帶我去見大宗師,感激不盡!”
  兩位公子目瞪口呆,又扭過頭去,只聽王書辦忽然變得苦口婆心,“你還年輕,不曉得厲害,務必要三思。”
  方應物誠懇道:“在下雖然年輕,也是讀過圣賢書的,當然曉得三思而后行的道理,還請王先生成全!”
  洪、項兩人完全成了看客,仿佛在短短片刻功夫里,方應物和王書辦全都變成了不認識的陌生人,這個世界也變成了徹底陌生的世界。
  剛才還覺得方應物瘋了,現在他們覺得自己要瘋了,這是怎么一回事!
  好像知道他們的迷惑,方應物抽出空子,轉頭對兩人嘿嘿一笑,“在下受商相公委托,要面見大宗師。正不得其門而入,恰好遇到這個時機,那便從了王書辦。”
  洪、項二人聽得分明,這不是商相公讓方應物跑腿傳話,而是商相公委托方應物與大宗師談話。其中關系不一般吶。但大宗師好像出自萬首輔門下,未必就賣商相公面子,那就是另一個疑問了。
  不過這王書辦仿佛很賣商相公面子,他臉色變了又變,再次出口道:“念在你們年少無知,又有悔過之心,這次就放過一次,下不為例!”
  洪松和項成賢徹底松了口氣,有王書辦這句話,今天這事就算揭過去了。
  可方應物似乎還不甘心,有點急切的說:“王先生不能這樣徇私賣人情,還是領在下去見大宗師罷!”
  王書辦冷哼一聲,“你適可而止,不要胡攪蠻纏!”說罷用力揮揮寬大的袖子,就要走人。
  “慢著!”方應物大喝道,搶在前面攔住了王書辦,其他幾個雜役都是本地人,不敢去惹方應物等人。
  王書辦面色不快,“我已經既往不咎,你還想怎么樣?”
  方應物皺眉片刻,“在下怎么覺得,你很心虛?”
  “胡言亂語!”王書辦勃然作色,大聲呵斥道。
  方應物猶疑的問道:“又色厲內荏了?”不等王書辦再說什么,方應物語氣肯定的說:“在下明白了!王先生莫非是私自出來撈外快的?”
  王書辦聞言駭然無語,這方應物的心思確實很快,竟然這就猜到了!
  方才洪項二公子一直覺得方應物太多事了,現在聽到這里,紛紛恍然大悟,一起圍了上來,面帶不善的看著王書辦。
  其實提學官鎖閉試院后,王書辦是負責在外面采辦蔬菜米糧的,每天將東西送到縣學的小側門,但不能進去。
  這位李提學貌似比較清廉,實在沒有留給他多少油水,王書辦便打起了賺外快的歪心思。
  他知道只要確認提學官不會露面,本地士子就會放松下來。便趁這機會打著提學衙署的旗號,糾集了幾個雜役在花街柳巷附近巡邏,專門敲詐勒索剛從青樓楚館出來的士子。
  本來他這個主意不錯,被敲詐的人礙于羞恥心,也不會傻到把自己倒霉丑事亂傳,就像今天準備花錢消災的項公子一般。等隨著大宗師離開后,更不會暴露,計劃幾乎天衣無縫。
  但是很可惜,王書辦卻不料遇到了一個欲見大宗師而不得的怪胎
  他原本只是想搬出大宗師嚇唬嚇唬方應物等人,滿足自己報復快感的同時,順便多賺一點好處。誰想到方應物會如此死皮賴臉的主動請見大宗師!
  面對三個本地土豪的,被戳穿了虎皮的王書辦欲哭無淚,無奈道:“你們到底想怎樣?”
  方應物正氣凜然斥道:“不是我想怎樣,是國法學規該怎樣!做錯了事情,觸犯了規條,你便不要心存僥幸!隨我去見大宗師!”
  他又補了一句,“當然,放過你也可以,總之你要想法子讓我見到大宗師!”
  對方應物的心思,眾人洞若觀火,在考試前能見一見負責出題判卷的主考官,好處而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