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688 納頭便拜

送走尹龍這個不速之客,方應物陷入了沉思中。雖然當面拒絕尹龍很硬氣干脆,仿佛是不假思索,但并不意味著他事后不會仔細揣摩其中緣故。
  尹龍這樣的人,做事絕對不會無的放矢。他意圖迎娶劉府三小姐,看起來簡直匪夷所思、莫名其妙,但究竟打得什么主意?或者應該問,不是尹龍打什么主意,而是吏部天官尹旻的真實想法是什么?
  想那尹天官實權和地位不比閣老差多少,又有劉珝這樣的強援,哪里用得著刻意巴結劉棉花。
  再說在尹旻的眼里,如今太子岌岌可危,劉棉花投機失敗又得罪了天子,說不定過幾天直接罷官了,犯得上去結親么?
  想到這里,方應物陡然從椅子上彈了起來。難不成,尹旻是想入閣接替劉棉花?
  尹旻已經當了七八年吏部尚書,按照規矩早該遷轉了,吏部尚書這種職務豈能讓一個人長久把持。
  只是尹天官遷無可遷、轉無可轉,吏部尚書之上也就只有內閣大學士了,而尹天官入閣阻力極大,內閣又沒有他的空位。但如果次輔劉棉花致仕呢?
  假設劉棉花投機失敗,保不住內閣大學士位置,而吏部尚書尹旻與劉棉花結親,對雙方各有什么用處?
  尹旻通過結親,可以接收劉棉花所有勢力,豐富自家的班底,入閣之后根基也不比別人差。
  而劉棉花則可將后事托付給有力之人,避免了人走茶涼,自己被迫致仕后原有黨羽被清算報復。交換條件大概就是結親并推薦尹旻入閣。
  這是多么兩全其美的事情,就算劉棉花本人沒這個心思。他那些黨羽只怕也會盡力促成。
  另外,內閣大學士劉珝雖然與劉棉花仇隙很大。但估計也樂見其成。畢竟尹旻接替劉棉花入閣,對他而言無異于壯大自己勢力,甚至能與首輔萬安掰手腕了。
  如此看來,劉棉花將女兒嫁給尹龍,好處也是不小的。如果劉棉花真被迫致仕并尋找后路的話,與尹家結親肯定比落魄的方家要好。
  方應物忍不住冒幾滴冷汗,若這一切臆想都成為現實,那就應了一句話,沒有永恒的敵人。只有永恒的利益。
  他又猛然拍了拍額頭,剛才忘了問尹龍一句,他是否先見過劉棉花?劉棉花是否知道尹龍來拜訪自己?劉棉花是什么態度?
  司禮監掌印太監懷恩倒臺的消息出來后,人人皆以為太子要被廢,支持太子一方都要倒霉。劉棉花身為次輔,公認是首當其沖的人。
  而劉棉花又不以人品厚道、堅守氣節著稱,最著名的反而是實用主義,所以不能不讓方應物犯嘀咕。
  既然尹龍敢來自己這里談,那么劉棉花至少也該得到了消息。不知道劉棉花會做出什么樣的決斷?
  如果放在從前,方應物根本不會擔心劉棉花有什么變卦,他方應物有這個底氣。可是眼下正處在非常時期,他方應物自己對自己有底氣。但別人又怎么能知道?
  不出意外的話,一切都取決于劉棉花對前途的判斷,然后做出相應的選擇。方應物默默想道。
  對前途悲觀是一種活法,最大可能性還是想法子功成身退;而樂觀又是一種活法。笑著垂死掙扎,結果不明。
  晚飯時候。方清之將方應物叫了過去,關懷備至的問道:“明天是否需要為父與你一起去都察院?”
  方應物連忙道謝:“多謝父親大人惦念。”
  方清之很誠懇的說:“你我父子不必客氣!為父可以將你綁著過去,擺出負荊請罪的架勢,然后再當眾行家法責打你,或可減輕朝廷你對你的處罰。”
  方應物感激的熱淚盈眶:“千萬不用父親大人勞累了,兒子我不去!”
  方清之嘆口氣道:“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總是說氣話,朝廷法度綱紀在此,是你說不去就不去的?還是按照為父的法子辦,大不了下手輕一些。”
  方應物含含糊糊應付幾聲,便溜回西院去。及到次日,等方清之使人來叫方應物時,卻被稟報說,小老爺一大清早就出府去了。
  難道自行去了都察院?方清之想了想,只能嘆道“由他去罷”,八成是心高氣傲的兒子不想再自己面前丟臉。
  東安門外何娘子酒家里,方應物對何娘子吩咐道:“速速去傳話,叫汪公子過來會面。”
  何娘子回道:“奴家可以派人去傳話,但卻不敢說什么時候過來,聽說汪公子今日要進宮,時間可說不準。”
  方應物順勢坐下,“那我哪里也不去,今天就在這里等了。”
  何娘子給方應物到了茶水,又問道:“方老爺不是今日該去都察院么?怎的來到奴家這里?”
  方應物想著自己心事,漫不經心的答道:“因為我突然患上了拖延癥,感覺去太早不好,晚幾日也不遲。”
  “奴家不明白。”何娘子自忖聰明,卻也想不明白方應物的意思。
  方應物握拳捶案道:“這叫拋磚引玉,引蛇出洞!正所謂疾風知勁草,拖上幾天,看看都是誰跳的歡實,看看都是誰落井下石,都是誰背信棄義!人世百態,總要跳出來才能看得清晰。”
  方應物一直等到了午后,才等到了汪芷。見面后汪芷忍不住吐槽道:“作為全天下對你最了解的人,你騙不了我。你的所作所為像是故意找死,其實肯定另有圖謀!
  上次你遇到四面楚歌的時候,還是成化二十年年底彈劾劉珝罷?然后京師就地震了。這次難不成你又預感到有什么天變發生?所以再次施展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把戲?”
  方應物若有所思,答所非問的說:“我不是大仙,預測不出人心,就算有天變,也與我的事情也沒關系。”
  人心?汪芷猜測出幾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看你仿佛對誰都信不過了,寧可躲在我這里發呆。但你還能想到來找我,實在是讓我感動。”
  方應物無視了汪芷的溫情,“我不是來聽你這種低水平分析的,是來拜托你幫我查一查尹龍。”(未完待續。。)
  ps:今天突然有個別的活,占了時間,完不成兩更,但會盡力繼續寫,大概推遲到明天早晨上班前更新。另外還有就是開了新腦洞,原有構思有所變化就寫慢了,請大家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