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687 天下最大的冷灶

方應物回了家時,方清之尚不知道自家兒子在吏部做下的破事,故而方應物得到了一個清靜的夜晚。
  但到次日,有親友登門造訪,帶來了外面的消息。方清之這才知道,自家兒子竟然為了自己官職,在吏部大打出手。
  方清之羞怒交加,感到大丟臉面,又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喊來方應物后,抄起棍棒就要行家法。
  而方應物抱頭鼠竄,一路逃進了西院,然后將兩個兒子呼喚出來。兩個娃倒也機靈,一人抱住了方清之一條腿,困住了方清之這當爺爺的。而方應物躲在屋中,緊鎖房門當起了縮頭烏龜。
  方清之一時間奈何不得,逗了幾下孫子,便又恨恨出門訪友去了。方應物這才逃過一劫,此后便安靜的坐在家中,沒有像前兩日那般東游西蕩。
  到了午后,門子送進來一封文書。方應物拆開看,里面寫道:今夜誠為良辰,邀君共登太白樓賞月,望不吝一行。又看落款,是個叫尹龍的人。
  這是誰?方應物想了一想也沒想起來,而且也不大喜歡這種太過于裝腔作勢的邀請,他最煩別人這樣。
  以方應物如今之名氣地位,對這種莫名其妙的邀請大可不必搭理,故而他將這邀請拋在一旁,對門子吩咐道:“送信的人還在否?若還在等回話,就告訴他沒工夫!”
  然后方應物午睡去也,日頭偏西時起了身,發了會兒呆。卻又聽門子來稟報:“那位尹龍尹大人登門造訪,看名刺是翰林侍講!”
  方應物微微一愣。因為他突然記起尹龍是什么人了!這翰林坊局里詞林官加起來沒一百也有八十,他方應物當然不敢說都認識。其實真正關注的只是那些未來大有前途的人。
  而這尹龍卻也是有點特殊的一個,因為他父親是尹旻,吏部天官尹旻,執掌吏部十來年的尹旻。
  但這位尹學士在翰林院是非常低調的,低調到存在感幾近于無,以至于方應物先前猛然間看到名字后,竟然沒記起此人是誰。
  想到這里,方應物本能的警惕起來。若這位尹學士素來飛揚跋扈,那并不可怕。但若能低調,才真正算是可怕。
  他為什么要見自己?方應物皺著眉頭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和劉棉花籌劃著拿尹旻開刀,與尹龍會面還真有些心虛。昨日自己大鬧吏部,很大程度上就是為了制造話題,能讓老泰山那邊更順利的切入吏部。
  難道尹家覺察到了什么,所以登門來試探?方應物一邊胡思亂想,一邊起身去了大門外迎接,雖然是不速之客,但該有的禮節也還得有。
  入目卻見這位尹學士不過三十多歲年紀。倒也儀表堂堂,國字臉龐,目若朗星。
  雖然是對方登門造訪,但方應物卻感覺不到對方的半點熱情。仿佛對兩人之間的生疏無動于衷,并沒有拉近關系的意思。
  方應物還感覺到,尹學士從骨子里便透著十足的優越感。雖然表現出來的很淡,但足以讓方應物覺察。大概方應物也是同樣的人。對這種同類氣息自然敏感。
  有把持吏部十來年的父親,三十多歲就能做翰林侍講。如此家世和成就,自然值得驕傲了......方應物很滿不在乎的想道,十年后的方家肯定更強。
  “有些事情,不便假于他人之口,只好親自來拜訪閣下。”尹龍淡淡的開始說明來意。
  這意思就是本不稀罕來,但又必須來么?方應物沒有接話,繼續聽尹龍自說自話。
  不過尹龍頗為停頓了好一會兒,才重新開口道:“我是來勸你,退掉與劉家的婚事如何?”
  “......”方應物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甚至懷疑這幾天沒睡好,開始出現幻聽了?
  而后確定這不是幻聽時,方應物繼續無語。難道是因為自己時不時突然襲擊,動輒嚇到別人,所以老天開始報復自己了?
  尹龍對方應物這渾然不當回事的態度極其不滿,更受不了方應物把自己當神經病的眼神。又冷哼一聲道:“閣下以為我是說笑?我是認真請閣下考慮退婚。”
  方應物嘲諷的笑了幾聲,“我為什么要考慮?就憑閣下一句話么,更別說是在今日之前素不相識的閣下?沒什么可談的,還是請回罷!”
  尹龍當然不會就此走人,拋出了條件:“你在吏部惹上了麻煩,我替你消除,穆郎中那邊也由我來辦;令尊選官之事,盡都包在我身上,必定讓令尊不至于太吃苦。”
  方應物收起了聽笑話的心思,此人竟然是認真的?
  尹龍毫不客氣的說:“容在下說幾句不中聽的話,如今你娶劉府小姐沒有任何好處了。大勢所趨浩浩蕩蕩,劉次輔與你們方家都做了螳臂當車之人,如今齊齊陷入困境,還能互相指望什么?
  兩個溺水之人互相牽扯,只能一起沉于水底。今后的劉次輔不再是以前的劉次輔,你們方家也不是以前的方家了,互相借不上力,那結親還有什么意義?”
  方應物冷靜的問道:“不必指點我該如何去做,我只問一句,你想做什么?”
  尹龍也很冷靜的答道:“在下三年前喪妻,至今未曾續弦,不過相中了劉府千金。左右也是一樁于你無用的婚事,何不來換我的條件?足夠讓你父子今后盡可能舒坦,你并不吃虧。”
  方應物又震驚了,尹龍居然有迎娶劉府三小姐的心思?他前日建議劉棉花以攻代守,拿吏部尚書尹旻開刀,沒想到尹家居然也打起了劉棉花的主意!
  這里面充滿著無比復雜的政治算計,但方應物此刻卻懶得琢磨。他只知道,自己的尊嚴是不能用來算計的,丟掉了這條底線,方家就徹底失去了賴以立身的根基。
  于是方應物也不再試探什么,堅決的站了起來,拂袖道:“滿口胡言亂語,簡直臟了耳朵,左右送客!”
  尹龍嘆道:“閣下為何不肯走陽光大道,莫非還認不清當前處境,不到黃河不死心么?明日閣下該去都察院罷?那就過了明日再瞧瞧,到了那時,條件可就不如今日優厚了。”
  方應物冷冷一笑,明天真是不能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