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685 冷靜一下

此后陸陸續續又趕過來一些人,足足十幾個人將穆大人公房堵得水泄不通。但是看到這場景,所有人都懵了,不知該如何處理才是。
  這里是天下第一部,是天下第一司,直接掌握無數官員前程的地方,是大多數官員來了都要裝孫子的地方,何曾有過官員打上門的事情?
  竟然有官員跑來毆打文選司郎中,聞所未聞沒有先例,叫眾人一時間腦子轉不過來,震驚到連同仇敵愾都忘了。
  關鍵還在于,這個肇事官員亦不是善茬,乃是大名鼎鼎的方應物,屬于那種一般人惹不起的狠角色。
  方應物掃視了一眼觀眾們,暗嘆道果然是“仗義每多屠狗輩”,或者是“秀才造反三年不成”。換成頭腦簡單的底層地方,只怕早就開始對自己動手報復,不會只傻呆呆的圍著自己看。
  穆文才已經被人扶了起來,只見他臉上一邊青一遍腫的,身上官袍倒沒有破碎,但卻在地上滾的都是土渣子,臟兮兮的不堪入目。他直氣的渾身顫抖,若非旁邊有人扶持,只怕站都站不穩。
  咬牙切齒的對著方應物問道:“今日一應公事公辦,我與你有什么仇什么怨?”
  方應物被吏部官吏按著胳膊,一時脫身不得,但也懶得搭理穆文才,飽含不屑的輕笑一聲便兩眼望天。
  如此大的動靜,必定要驚動上層高官。沒過多久,便有位五十多歲的三品大員進了院子,方應物認得此人,應當是吏部左侍郎耿裕。
  耿裕到了后,穆文才便收了聲,他知道自己奈何不得方應物,只看耿侍郎如何處置。
  耿裕掃視了一遍在場人,然后就要開口。但方應物卻搶在前頭說話了:“原來是少冢宰,尹天官不出來么?”
  旁邊眾人悚然一動。俗語云看熱鬧不怕事大,可小方大人是事主不怕事大么?
  不過耿侍郎頓時有所悟,原來方應物就是想把事情鬧大,然后利用輿情對吏部施加壓力。以此來替父親尋求權益。
  至于尹尚書為什么沒過來,就因為他是尚書,自己是侍郎,理由就是如此簡單。不過耿侍郎并沒有被方應物牽著鼻子走,言語中并不提起尹尚書,只答道:“老夫聽到動靜,便來瞧一瞧因果。”
  方應物語帶譏諷的問道:“不知少冢宰瞧出了什么因果?”
  耿裕若為了維護吏部權威,就必須要維護穆文才,聽到方應物質問,便淡定而又堅決的答道:“缺位遞補。皆為文選司分內事也,天子降詔,穆郎中擬選,何錯之有?若外人不滿時便動輒拳腳交加,這吏部衙門不開也罷!”
  方應物哈哈大笑幾聲。連連發問道:“何錯之有,何錯之有?穆文才將家父發至云南,居然還敢說何錯之有?”
  耿侍郎心里難免吐槽幾句,繞來繞的不就是嫌棄云南太遠么?不就是想給方學士找個略微輕省些的地方么?
  此時穆文才突然插嘴,代替耿侍郎毫不不饒人的質疑道:“方應物你說的什么話?難道云南就不是大明的疆土了?莫非去云南就低人一頭了?本官看不出云南有什么特別之處,能叫方大人你暴起毆人!”
  方應物轉向穆文才,依舊是不屑一顧的神情。“云南距離京師有多少里程?怕不得千萬里之遙,看看地圖就曉得,云南幾乎就是最邊遠的行省了!
  想必爾等也是飽讀詩書的人,豈不聞自古以來,流刑都是分等次的?有兩千里,三千里等等。大體上。罪孽愈重,流放里程越遠,罪過愈輕,流放里程越短,這點常識爾等總不會不知罷?”
  方應物又轉向耿侍郎道:“本官想問一句。天子降旨說邊遠州縣,但穆大人卻發配家父去里程最遠的云南,究竟是什么依據?如果吏部不能回答,那也就作罷!”
  這......耿侍郎真的沒法回答。方應物果真是如同傳聞中那樣能言善辯,幾句就堵得自己無話可說。
  見沒人答話,方應物便顧左右而道:“看來吏部以為家父罪大惡極,所以要從嚴懲處,發配到最遠的省份。若是這樣的風聲傳了出來,何異于對家父的中傷,我這當兒子的,豈能置之不理?”
  耿侍郎無語,最終還是被方應物將話題扯到這上面,忍不住瞪了穆文才一眼,這些麻煩事情都是他找來的。
  方清之的好名聲是毋庸置疑的,京師官場上萬人,有幾個不知道方清之?縱然失勢那也代表著正義和人心。
  為何方清之這種正面先進典型被吏部打發到最遙遠的云南?如果經過有心人引導,其中貓膩簡直欲蓋彌彰。
  輿情只能認為吏部將方清之當成了重犯,給出了最嚴厲的選官,那么接下來肯定會有“吏部為虎作倀”之類的傳聞出現。可以想象,即便沒有出現,某人也會讓它及時出現。
  想至此處,耿侍郎發現一個問題,自己管的越多錯的越多,就不該引火燒身。
  本來此事就與自己無關,上有尚書下有文選司,就算倒霉也是他們倒霉,自己這個夾在中間的侍郎何苦出面!
  耿侍郎略加思索便又問道:“方大人,任由你千般借口百般辯解,毆打吏部官員總歸是事實俱在!難道動粗是對的么?”
  方應物早有準備的答道:“下官知道自己過錯,隨后會自赴都察院請罪,不勞少冢宰費心了!”
  耿侍郎等的就是這句,冷哼道:“諒你也不至于畏罪潛逃!”又對按著方應物不放的吏部官吏揮了揮手,吩咐道:“放他走!是非公論,自有朝廷處分!”
  在穆文才眼里,這樣處置簡直就和自己白挨一頓毆打差不多。于是不滿的輕呼道:“耿大人!”
  耿侍郎卻裝作沒聽見,負手踱步離開了此處。其他人覺得此事水很深,連侍郎大人都不愿插手,便也紛紛散去。
  方應物伸出手指點了點穆文才,冷冰冰的說:“穆大人!我走出此院后,你我便恩斷義絕、各安天命,此事還沒有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