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684 流言蜚語

新鮮出爐的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提督東廠汪芷從東華門出來,回首望了眼夕陽,嘆一口氣,只覺頭隱隱作痛。
  又想起方應物對她講過的一個故事,其中有段林妹妹進賈府的描述——步步留心,時時在意,不肯輕易多說一句話、多走一步路,惟恐被人恥笑了她去。
  不得不說這句描述很傳神,正是她在司禮監晃悠時,那種微妙狀態的寫照.......別人都是正統內書堂出身的文人型太監,她這野路子猛然扎進去難免如此,關于這點方應物早就提醒過了。
  汪芷回到東廠,看到何娘子使人來留下了暗號,便又帶著侍女兼護衛孫小娘子,微服前往酒家。
  自后門開了鎖,走進院中,汪芷和孫小娘子便聽到男歡女愛的聲音。借著昏暗的光線,透過窗戶隱約看到兩具白花花的*。
  雖然明知這種事情不是第一次,但汪太監不知怎的還是冒了火氣,站在窗外喝道:“好一對不知羞恥的男女!”房中兩人聽到汪太監的罵聲,登時從從床上翻身起來,手忙腳亂的套上衣衫。
  方應物心里郁悶無比,今天等得太久,未免無聊,而且還以為汪太監今天不會過來了,最終還是沒有抵抗住勾引,只好滾床單打發時間了。誰料汪太監居然這么晚還殺到,正好撞上他與何娘子的好事。
  “我今日的來意是純潔的。”衣冠不整的方應物站在房門口,對著汪芷和孫小娘子無奈道。
  汪芷便問方應物到底為何而來。方應物看了孫小娘子幾眼,反問道:“聽說你要娶孫家娘子為夫人?”
  “是又如何?”汪芷輕哼一聲承認了,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方應物看得出來。汪芷還是對自己沒好氣,便小心的講道理:“你這樣的婚姻純屬胡鬧,是不被大明律所承認的,完全不合法。”
  汪芷輕蔑的笑了幾聲,“聽了你的才是笑話!我們這樣的人行事。需要大明律承認么?需要合法么?你想要什么律例法條啊,我現在就可以讓人給你寫幾條!”
  方應物見曉之以理不成,便嘗試著動之于情,“孫家娘子與你假模假樣的成親,與守活寡何異?外面人又會怎么議論她?難道就這樣與你用假夫妻的名義活下去?
  如果真如你所愿,只怕她這一輩子就毀在你手里了!你這樣做。也太不尊重孫家小娘子了,太不講人性了!”
  方應物越說越激動,指著孫小娘子,對汪芷質問道:“你問過孫家娘子的意見么,你有沒有考慮過她的心情!”
  汪芷側頭對孫小娘子問道:“既然方公子問起。那你究竟是怎么想的?”孫小娘子低頭道:“多謝方公子關愛,其實奴家是心甘情愿的。”
  方應物愕然,沒想到孫小娘子居然如此說話,堵得他簡直無話可說。瞪了半晌眼才吐出一句:“你們簡直不可理喻!”
  “哈哈哈哈!”汪芷突然爆發出得意大笑,拍了拍方應物:“你想怪誰?男人終究靠的是權勢,你靠著小白臉自然護不住孫夫人!”
  說的你好像是個男人似的,方應物望著汪芷,感到錯亂無語。這么多年了。她這性別認知障礙還是沒有完全消除掉啊,瞅這樣子,肯定是權勢膨脹之后又把自己當男人了。
  汪芷伸手攬住孫小娘子。向方應物問:“成親之日,你可以到場么?有什么禮物和祝福要送給我?”
  方應物臉色很難看,駁斥道:“做夢!”
  回到自家府中,已經是深夜了,但仍有人在等候著,卻是有陣子不見的大舅哥劉楓。方應物按住訝異之心。先致歉道:“罪過罪過!小弟委實不知兄長你在此等候!”
  劉大舅哥擺擺手道:“不妨!為兄我是奉了父親大人之命,送一批東西給你。不過父親大人并未說明是什么用處。只說讓你看著辦,你清點一下。”
  方應物頓時明白。先前劉棉花說過,委托自己代替向汪直成親的喜事送禮,今晚這是把東西先送到自己這里。
  但是自己剛與汪太監吵過一架,自己可拉不下臉去送禮,更別說是汪芷和孫小娘子的喜事,去送禮豈不是找堵心!
  “不必清點了,你還是拿回去罷。”方應物斟酌片刻后答道:“替我向老泰山回復,這個禮是送不出去了。”
  劉楓驚訝道:“雖然不明白你猶豫什么,但這話可不好說,要說你親自與父親去說。”
  方應物長嘆一聲,“也罷!我親自走一遭。”
  一路無話,到了劉府時,劉棉花本來已經打算安歇,但他聽方應物過來,又出了臥房接見。
  “什么?你不肯去送這個禮?”劉棉花聞言很是不滿,“你太令老夫失望了!”
  方應物很有幽默感的吐槽道:“最近小婿令老泰山失望的次數有點多。”
  劉棉花可沒心思與方應物說笑,來回踱了幾步,猛然轉身對方應物道:“我知道,你們這樣的清流人物,心里向來鄙視太監為殘廢,連平等論交都不樂意。
  可是無論怎么想,你也不能將心里這股好惡情緒帶進現實里!現在的狀況就是,太監尤其是司禮監太監一樣具備權勢!你即便看不慣,但也不能不承認太監權勢的存在,不能承認與司禮監太監交際的必要性!
  如果你連這樣的心魔都不能克服,就不配為我劉吉的女婿!今后混跡于廟堂,有的是你吃苦頭的時候!”
  劉棉花語氣罕有的嚴厲,方應物擦擦汗,連忙否認道:“老泰山多慮了,小婿斷然沒有這種孤高念頭,亦知道司禮監的好處,不會因為看不起太監而故意生事!”
  劉棉花臉色微微緩和,又猜測道:“那你為何不肯替老夫向汪太監送禮?亦或是為了女色?你還放不下那位孫夫人?”
  這事沒法說的太細,方應物為難的答道:“老泰山姑且......以為如此罷!”
  劉棉花跌坐進太師椅,喃喃自語道:“莫非紅顏禍水之說是真的不成?你上次為了這孫夫人,不惜與慶云侯鬧翻,難道今次還為了她,要與汪太監翻臉?”
  啪!劉棉花拍案道:“圣人云少年戒色,可一不可再,老夫不能眼睜睜看著你誤入歧途,為了一個女人連連沉迷犯錯!這份禮必須由你送出去,必須親自送到汪太監那里,權當是對你心性的磨練!”
  最后劉棉花補充了一句,“如果你克服不了這樣的心魔,就不配為我劉吉的女婿!”
  方應物苦著臉,這日子簡直沒法過了。
  ps:先發兩章刷一下存在感,第三章還在寫,完了再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