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681 雙喜臨門

“老泰山所言夸張了,家父哪能到如此地步.....”方應物順著劉棉花的口氣說了半句,隨后話頭一轉,“其實現在讓小婿最為憂慮的,是老泰山你的處境。”
  方應物前半句,劉棉花只當是慣常的謙虛了,并沒有多想。再聽到后半句,倒是又說中了他的心病。
  沒錯,雖然劉棉花一直在為昨日的事情抑郁,但并不意味著他沒覺察到自己的處境。只是昨日事情對他打擊太大,過多情緒不由自主回旋不去,對將來事情沒有來得及多想而已。
  故而劉棉花很贊同的點點頭,“只怕從此又要進入多事之秋矣!吾輩輔臣,恩榮皆出自圣上。昨日老夫惡了天子,不免根基動搖,少不得有伺機發難者。”
  方應物也順著話說:“小婿以為,老泰山當前最大危險來自于劉珝,老泰山以為然否?
  首輔萬安乃陰鷙之人,犯不上心急如火的跳出來與老泰山過不去。一來大概想觀察一些時間;二來他已經是首輔,與老泰山為難也得不到什么太大好處;三來他與老泰山沒有太大的恩怨私仇。
  可是當年老泰山奪了劉珝次輔之位,那劉珝定然不甘于此,時刻等待重新拿回次輔之位。如今遇到這樣機會,他必然不會輕易放過,肯定要生事。”
  劉棉花贊同道:“賢婿所言極是,當前對老夫最危險之人確實應該是劉珝,此人為了搶機會,行動不會太慢。或許眼下已經開始有動靜了。老夫看你既然提了出來,想必是有了全盤考慮。不妨說出來與老夫聽聽。”
  方應物胸有成竹的答道:“老泰山不妨反客為主,先下手為強!一是打亂劉珝的手段。二是攻敵必救的道理,足可迫使劉珝想法子自救,哪里還顧得上對老泰山落井下石?”
  “你說的道理都是對的,但是太虛了,老夫具體應該如何行動,你總要拿出個說法來。”劉棉花催促道。
  方應物雖然被催促,但仍不急不慌,淡定的說:“可以從吏部尚書尹旻下手。”
  劉棉花吃了一驚,沒想到方應物直接點出一個大家伙。吏部尚書號稱天官。是外朝文官之首,個人權力最大的朝臣之一,政治分量上足以與閣老分庭抗禮。
  雖然當前吏部尚書尹旻并非內閣成員,但吏部天官的地位也不比閣臣差多少了。而且眾所周知,天官尹旻與大學士劉珝同為山東人,乃是關系非常緊密的政治同盟。
  “對尹旻下手,好處甚多,可以略略破解老泰山的困境。一來可以斷掉劉珝左膀右臂;二來分量足夠重,肯定可以叫那劉珝自顧不暇。難以再另外分心與老泰山相爭。
  三來足以震懾其他人不敢輕舉妄動,老泰山自然安穩了;四來或許能通過尹旻牽連到劉珝,找出什么不法弊情,老泰山便能借機拿住劉珝。有如此多的好處。老泰山何樂不為?”
  聽了方應物娓娓道來,劉棉花便感到,為了對付劉珝要先拿吏部尚書開刀。從邏輯上也算講得通。
  可是他仍有點擔憂,吏部天官是能與內閣大學士分庭抗禮的角色。未必就是軟柿子了,說不定比劉珝還難啃。那就有點本末倒置了。
  方應物知道劉棉花擔憂什么,詳細解釋道:“尹尚書在吏部已經十年,做尚書也有七八年,論理早該換人了。哪有讓一個人長期把持如此重要職務的情況?就算直接拿這個理由對天子去說,那也能說得通。
  況且尹旻做了七八年之久的吏部尚書,肯定不少人選官不合心意從而對他不滿。老泰山想必也注意過這方面,大可召集幾個人上奏彈劾尹旻。
  經過昨日之事,想必老泰山組織彈劾尹旻輕車熟路,此為一。與此同時,小婿在都察院糾集一些御史,聯名上疏彈劾,此為二。
  此外,尹旻由于自傲得罪過李孜省、鄧常恩等妄圖插手銓選、安置私人的佞幸寵臣,彼此不和。老泰山不妨暗中與此輩聯絡,約定一同尹旻,引誘他們直接向天子進讒言,此為三。”
  劉棉花皺起了眉頭,質疑道:“你說讓老夫去與李孜省、鄧常恩這些方士佞幸勾結?”
  你老人家這會兒裝什么純潔?方應物勸道:“老泰山順應大局,糾集對尹尚書不滿的朝臣,同時小婿去找御史聯名上疏彈劾,這些都算是堂堂正正陽謀。
  而李孜省、鄧常恩等人若能向天子進獻讒言,那就是背后偷襲的奇兵了。兵法云以正合以奇勝,有何不可?”
  劉棉花默默盤算起來,如此三管齊下,再加上尹旻當吏部尚書時間已久早該換人,還真能動搖尹旻的位置,方應物所指出的主意非常可行。
  方應物還在繼續為劉棉花分析:“劉珝近來與首輔萬安走得近,但也只是處于大勢和利益。并不說明萬安肯定事事都與劉珝相同,畢竟當初萬安與劉珝還有過矛盾。
  想來想去,萬安沒有理由去幫助尹旻,說不定還樂見其成,趁機落井下石,難道那萬安不想要吏部尚書的位置安插私人么?
  如果事情不順利,關鍵時刻權衡利弊,可以將吏部尚書位置讓給萬安,小婿就不信萬安不動心!所以只要老泰山有決心,尹旻不可能不倒!”
  “做了!”劉棉花拍案道。他知道自己肯定將會面臨困境,但也想不出更好的破局辦法,便只能采納方應物的建議,從吏部天官尹旻這里先下手為強,打劉珝一個措手不及!
  而且劉棉花對方應物的主意很信任,這是靠著過往一件又一件事情累積起來的。
  想至此處,劉次輔再次感慨道:“不承想,你竟會如此盡心盡力替老夫籌謀,實在難能可貴,老夫記在心里了。”
  劉棉花的意思,就是說方家本來已經要上大臺階了,他今后對方應物未見得有多大用。這樣情況下方應物還能一大早跑過來,全心全意替他籌謀,所以當得起難能可貴四個字。
  對這份感激,別有心思的方應物受之有愧,轉移話題提醒道:“時不我待,老泰山必須要有所行動,越快越好,最好不要落在劉珝后面。”
  劉棉花立刻抽出筆來,展開紙箋道:“老夫這就修書幾封,召人今晚會面!再遣人去見李孜省,明天便可啟動。”
  眼見著老泰山一一安排布置下去,方應物這才慢吞吞的說:“其實還有事未向老泰山稟報。昨晚天子下旨,將家父貶謫到邊遠州縣......”
  劉棉花確實還沒聽到這個消息,驚訝道:“貶到哪里?”方應物支支吾吾道:“有待吏部銓選。”
  吏部銓選?劉棉花登時恍然大悟,難怪方應物誘使自己將矛頭指向吏部!
  那劉珝與方家乃是死仇,將失去君恩的方清之丟到吏部銓選,能討得了好?選官里面可供操作的貓膩太多了,將方清之丟到不同地方就是天地之別。
  所以方應物才會唆使自己去對付尹旻,給方清之騰挪空間!也難怪方應物一大清早就趕了過來,大概就是想趁著自己不知道消息時先把事情敲定了。
  劉次輔忍不住連連冷笑道:“原來你是要借刀殺人,驅使老夫火中取栗!”
  方應物賠笑道:“與人方便,與己方便,我為人人,人人為我。都是一條線上的螞蚱,家父得了方便,老泰山也不算吃虧。再說這個主意乃是兩利的主意,對老泰山亦是有好處的。”
  劉棉花又氣道:“虧得老夫認你忠厚,誰知暗藏這層心思,浪費了老夫感激之情!你也真好意思么?”
  方應物道:“昨日左順門前,老泰山將小婿驅趕走人,小婿可曾有半點怨言?當時老泰山沒見不好意思。”
  這......劉棉花無言。
  方應物很篤定,箭在弦上覆水難收,不可能被情緒左右,不然劉棉花就不是合格的政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