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674 忍辱負重

『百度大明官吧』
  希望大家都能去起點多支持隨風輕去,多點擊,多收藏,多投推薦票!
  別忘了右上角大明官吧的簽到哦~
  《大明官》起點鏈接:
  -----------------------------------------------------------------------------------
  .
  見方清之扯了幾句后,天子目光落到自己身上,梁芳忽然打了個哆嗦,不會真讓自己去當解鈴人罷?
  如今天子想要擺駕回宮,那幫大臣卻堵在了必經之地左順門,而自知理虧的天子又不想親自與之糾纏,肯定要想個法子化解掉,最起碼要把回宮的道路清理出來。
  先前派出覃昌,被頂了回來;后來又派出方清之,被“噴”了回來。眼下若想死馬當活馬醫,貌似也只有他梁芳這個死馬了。
  心念及此,梁芳大急,早知道今日出門前該看黃歷,不該在天子身邊晃悠!眼下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天子說出口,否則金口玉言覆水難收,自己不去也得去了!
  其實成化天子并沒有讓梁芳出去的意思,一是知道梁芳出去肯定沒用,且不提梁芳本人沒有這個能力和威望,更重要的是今日伏闕的根子并不在梁芳身上。
  二是把梁芳這個導火索人物丟給伏闕百官,豈不說明他朱見深示弱了?成化天子不想丟這個臉面。
  但天威莫測,梁芳又哪里敢確定?又哪里敢去賭?于是梁太監再次獻計道:“皇爺!為今之計,須得王霸雜用文武兼施!不然朝臣必然得寸進尺,不明雷霆之威!”
  鏡頭轉回左順門,在方清之離開后,左順門里又恢復了平靜。只有幾列侍衛親軍和當值太監面無表情的盤踞在門里一聲不響一動不動,宛如泥塑木偶。
  “忠孝不能兩全”的方應物又一次成功完成了使命,正要揮手自茲去深藏功與名。卻被劉棉花輕聲叫住:“你別欲蓋彌彰的往后面藏了,在老夫身邊就好!”
  方應物無欲則剛,對此本無所謂的,立足于落后劉棉花半個身位的地方。
  劉棉花出神的望著左順門,又一次被不可預測的未知數而糾結。方清之回去后,天子又會派出誰來?又將要怎么辦?
  不明不白的等待是一件倍感煎熬的事情,劉棉花忍不住主動找方應物閑談起來,“依你看來今日之事將會如何了局?”
  方應物順口答道:“不外乎幾種,最好的結果是陛下虛心納諫,順從吾輩所請,金闕太平玉宇澄清,如此自然皆大歡喜。
  劉棉花雖然因為陷入“打無把握之仗”的境地而不安,但并不意味著智商降低,當即否定道:“這可能性不大!”
  方應物又道:“既然如此那么文的使完后,也許接下來就要動武。”
  “動武?”劉棉花目光一凝,若有所思。
  方應物側頭望向左順門,悠悠道:“或許在下一刻,就要從門內殺出數十名錦衣大漢,然后拖著吾輩去打板子,說不定旁邊還有梁芳唱數監刑。”
  劉棉花聞言神情古怪起來,“你是說廷杖么….”
  廷杖顧名思義是一種責罰在國朝初年還是個挺恥辱的事兒,但不知怎的,近些年似乎有些變味了。
  成化朝初時,有個組合叫翰林四諫,因為敢于犯顏進諫而挨了廷杖,此后便名動天下、朝野追捧。從那之后,廷杖仿佛莫名其妙-的摻進了其他意味不知不覺間變為“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事情,挨廷杖也成了一種偉大光正的圖騰標志。
  當然,到了成化朝中期時又有方家父子繼續發揚光大,成功將下詔獄也變成了與挨廷杖并列的標志,并踏上了榮耀的巔峰,這就是另一段典故了。
  不過成化天子畢竟不是什么強勢君主只是一個躲進宮里當宅男的天子,不愛與外朝打任何交道,反正有紙糊閣老們在中間當緩沖挨罵。
  這導致成化朝直接君臣沖突也就那么幾次,廷杖詔獄事件總數并不算多,可以勉強看做可遇不可求的小概率事件,不然方家父子下詔獄也不至于如此轟動了。
  故而劉棉花先前并沒有想太多,能組織起群臣伏闕進諫就已經善莫大焉,安可再奢望其它?用古人云就是得隴又何必望蜀?
  不過方應物無心說了這么幾句,劉大學士心里某根弦似乎被猛然撥動了一下。“你說真的會廷杖么?”
  這個問題誰能說得準¨…方應物苦惱撓了撓頭,“廷杖這種激烈的手段往往是出現在天子理屈詞窮但又忍無可忍的時候。
  以眼下狀況分析,圣上顯然是沒理的同時又被吾輩堵在文華殿不能回內宮,那么忍無可忍無需再忍的可能性非常之大。”
  可能性非常之大?劉次輔枯瘦的面皮突然變得富有光澤,隱隱然散發出正義的光輝,疲憊的雙目迥然有神,仿佛同房花燭夜伸手去揭蓋頭的新郎官。一眼望去,他仿佛瞬間年輕了十歲!
  方應物忍不住側目斜視之,老泰山這是要返老還童還是回光返照?又連連感慨,名利場真是最能扭曲人性的地方。
  已經有三詔獄成就、也曾屢屢犯顏抗上的方應物不在乎些許虛名了,都素那浮云而已!但他刷無可刷不用在乎,可別人卻在乎啊!
  劉棉花氣息漸漸變粗,很認真的思考起來。一是想自己這身子能不能扛得住廷杖煎熬,值不值得去冒險,該不該見機而作撒腿就溜?
  二是幻想著若自己挨了廷杖后,壓抑了一輩子的名聲是否會立刻翻轉,成為士林領堊袖并能在青史彪炳?
  方應物想著上輩子研究過的有關素材,突然記起了什么,小聲嘀咕道:“國朝大學士位份尊貴,往往天子也要尊稱一聲先生,至今為止好像從沒有挨過杖責罷?”
  什么?能成為第一個、還是到目前唯一一個挨廷杖的大學士?劉棉花腰桿一直,渾身忽然爆發出一往無前的氣勢。
  方應物覺察到劉棉花的變化,愕然想道,仿佛自己對劉棉花的影響很深啊.…很深很深。細想另一個時空歷史上的劉棉花,應該不會有今日這樣的舉止。
  真是近朱者赤,劉棉花與自己這正人君子接觸的太多太久了,也漸漸的有所轉變了。年老之人的行為模式大都已經定型,不可能再變,但劉棉花竟然在年過六十時還能活到老學到老,真是難能可貴。(未完待續。『本文字由破曉更新組提供』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