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672 人不負我我不負人


  代表天子出來問話的覃昌太監立在月臺上,看著文官在自己面前“內訌”起來,但一言不發,只管冷眼旁觀。
  一直到御史郭不怒被轟下去,以及方應物隱身于人群里,最終凸顯出來的人還是次輔劉吉。
  人群里或許還有心思類似于郭不怒的“投機者”,在這可能會錄入青史的場合,咬咬牙出一次風頭說不定受益終身,實在是莫大的誘惑。但見了郭不怒的下場,其余人也就息了搶主角戲份的心。
  老老實實跟著當配角也算是露臉了,何苦貪心不足落到郭不怒那個下場?一眨眼間便身敗名裂,不是誰都承擔得起。
  方應物本人也沒想到,驅逐郭不怒竟會起了殺雞駭猴的作用。
  閑話不提,卻說方才覃昌已經替天子問下話來,總該要答的,此刻劉棉花當仁不讓的對覃昌道:“梁芳本為天家家奴宮中奴婢,如何處置外臣不便置喙,全憑圣裁。但東宮卻非家事,更乃國事社稷事,臣等不能坐視不理。”
  覃昌聞言又道:“梁芳即是梁芳,與東宮何干?爾等休要隨意攀扯。”
  這意思就是,說梁芳就說梁芳罷了,不要胡亂將東宮扯進來。天子也知道換太子的念頭理虧,不愿在這方面糾纏,所以只打算將梁芳執掌東廠之事孤立起來談,不想和東宮之事攪和在一起。
  劉棉花對此早有腹稿,不假思索的答復道:“臣等嘗聞梁芳與東宮為惡,也曾使人引誘太子歧途。此與加害有何兩樣?但至今未聞梁芳有何處分!
  故而談及梁芳時,豈能不談東宮事?東廠乃內監衙門至關要害職務。臣等皆以為這等對東宮包藏禍心之人,不可提督東廠。但凡有識之士,萬萬不敢茍從!”
  覃昌是代天子出來問話的,不能做任何答話,此時問完了就要回去奏報情況。然而卻見劉棉花從袖中掏出奏本,舉起來道:“臣具本進奏請御覽!”
  于是覃太監便收了奏本,又返回文華殿了。又沒過多久,覃昌太監再次出現在左順門里,對群臣道:“傳圣諭,朕意已決。卿等勿復多言!”
  話音未落,卻見劉棉花噗通一聲跪在臺階下,對著文華殿方向,聲嘶力竭道:“臣等叩請陛下三思!梁芳不可執東廠,東宮不可更替,國本不可偏廢!”
  劉棉花起了頭,后面便嘩啦啦伏倒一片,一百余朝臣叩首在左順門外,此起彼伏、連綿不絕的高聲叫道:“臣等伏請陛下三思!”
  覃昌面露難色。嘆幾口氣,返回文華殿去。
  卻說成化天子久在內宮不至外朝,每每履行了早朝形式就縮回內宮不見外人。十年也沒接見過幾次朝臣,算上見方應物也只有三次。
  但今天天子卻一反常態。下了早朝后沒有返回內宮,擺駕來到文華殿,號稱是要視察東宮學業。
  若放在過去。百官免不了要欣喜鼓舞一番,以為圣天子終于醒悟過來。要有心振作了。
  但在眼下這個敏感時候,出現這等異常事情。反而不見得是好事。很多朝臣跟隨劉棉花來左順門伏闕,不見得是認同劉棉花,而是對天子突然御文華殿感到憂慮,出于天理良心不能不來。
  其實大家猜測的不錯,天子御文華殿視察東宮學業,確實是抱著找茬的心思來的。想要廢立太子,總得尋些借口。
  不過天子朱見深才在文華殿升了寶座,受了太子朱祐樘以及東宮侍班官員的朝拜,便聽到有太監急報,說是有百余朝臣在左順門外喧嘩不去。
  天子便讓覃昌出去問話,回來后覃太監將外面動態如實奏報過,文華殿君臣頓時心思各異。
  對此天子略略感到煩躁,感覺那些朝臣怎么跟鯊魚聞到了血腥味似的,自己不過偶然來一次文華殿,就冒出大批朝臣借機逼宮。
  但各東宮官員心里卻微微放松了些。只要稍有腦子的人都能看出來,天子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而他們東宮屬官獨力直面天子,堪稱是壓力極大。
  如今外面有大批朝臣伏闕進諫,他們這些殿內的東宮官員就輕松許多,最起碼有了外援,不再是孤軍奮戰了。
  天子朱見深按下煩躁心思,詢問道:“究竟是以誰為首?”覃昌一邊呈上劉棉花的奏疏,一邊回奏道:“似是以謹身殿大學士劉吉為首。”
  天子吃了一驚,不能置信道:“劉吉怎的會如此行事?”
  殿中各人也低聲議論紛紛,誰也沒料到是劉棉花干出來的事情。
  天子霍然而起,下旨道:“今日不視事了,回內宮!”
  焦點人物梁芳眼下沒有差遣,便很討巧的跟隨在天子身邊廝混,此刻正在御駕左右,便悄聲喚道:“皇爺,眼下委實不好出去。”
  天子愣了愣,停住了動靜,最后又坐了回去。梁芳說的沒錯,現在還真不好出去。
  按宮闕布局,文華殿在大內的外圍,天子若想從文華殿返回內宮,必須要先出左順門。
  但左順門外已經被大臣堵住,一出左順門豈不就正撞上這群死纏爛打的大臣?這是天子非常不愿面對的。
  如果不走左順門,此外就只有一條路了,那就是先從東華門出宮,然后繞到北邊重新進宮。可這簡直不成體統,天子豈有如此行路的規矩?東華門根本不是至高無上天子所該走的路,天子也斷然沒有繞路躲避大臣的道理!
  梁芳又趁機奏道:“皇爺,謹身殿大學士劉吉向來堪稱忠順,從來沒有忤逆過皇爺。今日卻反常為之,以奴婢想來,定然是有人挑動教唆!”
  天子皺眉道:“不要說暗話,你且明說是誰?”
  梁芳沒有直接回答,卻奏道:“奴婢有個法子可破解眼下之局,不如叫方學士出左順門,勸退那些胡攪蠻纏的臣子。”
  方學士?天子目光落在了垂首肅立方清之身上,忽有所悟,這就是以毒攻毒之計啊。便口出圣諭道:“方先生,朕請你去勸一勸!”(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