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667 后事(下)

在焦點事情里,知情人忙的是縱橫捭闔,外行人忙的是看熱鬧。方應物擺平了劉棉花(或者是被擺平)之后,便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幾天,但這不能阻止別人議論。
  應該說,都察院審問方應物的結果實在出乎所有人預料之外。按照眾人的設想,肯定要上演一出忠良遭貶、直臣見放的人間慘劇了,就像無數“夕貶潮陽路八千”或者“一身去過三千里”的先賢那樣,而方應物本人也許還會吟詩一首表明心跡助興。
  這其實很正常,忠臣被奸賊陷害打壓沒什么不好理解的,勇敢的面對現實就是。朝臣們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提前接受了這個“事實”,更多琢磨的是各種“后事”。
  比如怎么恰到好處的上奏疏聲援一下方家,怎么拿捏分寸的為方家父子送行,怎么把握調子寫詩作詞,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但誰能想到,方應物竟然有理有據、有禮有節的金蟬脫殼了,同時還不忘反手一擊,把吏部天官拖下了水。
  因而現在遇到麻煩的不是方應物,而是尹天官穆部郎之流了......這點讓本該憂心忡忡的正道人士忍不住恍惚不已,古往今來有方應物這么能打的忠良么?
  所以但凡企圖在方應物事件里有所表現的朝臣,一切事前準備都白費了,完全派不上用場!倉促之下,朝臣除了議論紛紛居然一時間不知所措,只有以項成賢為代表的御史們摩拳擦掌的碼字寫奏疏,互相串聯著準備掀起狂風暴雨。
  卻說焦點人物穆文才萬般無奈時。順著方應物的話頭將責任推給了尹旻,只能算延緩了自己的危機。卻不能完全消除危險處境。
  連他的妻子也對他說:“妾身聽說方家乃國之忠良,夫君卻不顧師門恩情助紂為虐。如今千夫所指,妾身深以為恥!不如休書一封......”
  遇到如此深明大義的賢內助,頓時將本就郁郁不歡的穆文才氣得七竅生煙,沒想到外面尚未怎么樣,家里卻先起火了。不由得仰天長嘆:“我究竟做錯了什么?”
  而另一個焦點人物就是并沒有在本案中直接露面的吏部尚書尹旻了,他之前只覺得方應物與穆文才的糾紛與自己關系不大,故而一直并未過于關注。況且那方應物又不肯向自己低頭,自己更犯不上以吏部尚書身份幫著方應物開脫,先等著方應物倒了霉再說。
  可是讓尹天官錯愕的是。傳回來的消息表明,方應物和穆文才兩個人居然聯合起來,齊齊指控自己打壓忠良!自己不經意間由看客,變成了主角之一。
  尹旻知道穆文才的底細,不會像其他人那般莫名其妙,瞬間便猜出了穆文才的用意,那就是移禍江東!要知道,首輔萬安看自己不順眼已經很多年了,如果見到了自己把柄。不會不來抓。
  不過尹尚書并不很慌張,方應物和穆文才兩個人的指控最多只能算一面之詞,自己只需要站穩跟腳,小心應付可能來自萬首輔的攻擊即可。
  但就在這時候。家里的顏先生又帶回來一個更讓尹天官憤怒的消息,劉棉花居然厚顏無恥的公開指責尹家逼婚!
  “真乃卑鄙小人!”尹天官頓時怒發沖冠,將手里茶盅狠狠摜于地面。言行極其失態。
  話說當年尹天官還沒有顯跡的時候,做過不少違心事情。甚至對十幾歲的汪直也低三下四過。不過隨著地位日漸穩固,尹天官便走了另一個極端。為人越發強勢起來,連首輔萬安和佞幸紅人李孜省都敢頂撞,哪里又受得了劉棉花給的這種憋氣?
  顏先生小心翼翼的躲開了茶盅碎渣,他現在感覺的非常不好,自己這幾天純粹就是被劉棉花和方應物這對翁婿當猴耍了,平白挨了罵還被戲耍,簡直羞憤非常。
  不過顏先生憤恨之余又擔心東家會遷怒自己愚蠢無能辦事不力,便抱著將功補過的心思,積極向東家進言道:“東翁息怒,如今生氣于事無補,反會亂了方寸。”
  尹天官平復了心情,又聽顏先生繼續道:“當前之事起源于方清之,故而東翁須得快刀斬亂麻,速速將方清之禮送出京,斷了別人用方清之來做把柄的念頭。
  而且東翁萬萬不可意氣用事,不能將方清之貶至云南廣西這樣地方,按舊例送至湖廣鄖陽就好。先消弭禍根、正本清源,才可計議其它。”
  尹天官點頭道:“可!老夫不與他為難,省得再有人借此嚼舌頭!”
  顏先生連忙又獻策道:“其次,方應物乃是渾水攪局的核心之人,最大意外往往就出自此人。這次看來,此人多半要免去處分了,只怕陛下也抹不開方應物功勞堆起的面子。
  一個沒了約束的方應物,想什么事情做不出來?東翁固然要重點防范萬首輔等人,但對方應物亦不可不防。所以東翁要設法將此人束縛,免得從中作梗,壞了大事。”
  尹天官想了想,顏先生這話真是很有道理,方應物的攪局能力簡直天下無雙,不能不防著點。“言之有理,只是此人慣會叫屈,你說如何才能叫他安分住?”
  穆文才解釋道:“方應物已經交回了去年的督糧差事,需要重新選官,只是朝廷上下處于多事之秋,所以懸而未決。東翁身為吏部天官,大可為方應物擬出官職,為何不在其中做些文章?”
  尹天官嘆口氣道:“方應物的官職可是燙手山芋,你說選什么官職為好?”穆文才言簡意賅的說:“方清之貶謫遠方,那么東宮就缺人了。”
  “東宮?”尹天官愕然片刻,而后拍案道:“妙!”按說東宮屬官并不是尹旻說了算的,但尹天官舉薦了上去,別人誰能攔著資歷漸深的方應物?
  妙就妙在,一是此時天子為了東宮太子事情正不待見方家,把方應物送到天子眼皮底下去,說不定有點借刀殺人的效果。
  二是將游手好閑、時間富裕的方應物送進了宮中侍班,那方應物哪還有時間攪風攪雨?
  三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懷恩去后,東宮即將被廢,幾乎無人再可阻攔。等到了東宮被廢之日,那么身為東宮侍班的方應物的前途也就毀了,幾乎再無翻身的可能。(未完待續。。)
  ps:這兩日外事繁多,耽誤了碼字,不過事情已經結束了,開始收心寫書,更新在未來幾天都會補上的!另外如果想看我的訪談新聞稿,可以搜索央廣網經濟之聲頻道,點天下公司欄目,就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