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666 后事(上)

正說著,方應物突然后退兩步,深深彎腰對著劉棉花作揖道:“眼看又要奸邪當道、危及社稷。內閣雖為群臣之首,但其余閣臣皆不可指望,故而老泰山不出,更待何時?”
  劉棉花這樣人老成精的人,聽了方應物這幾句話也不由得感到心馳神往心潮澎湃,想象起自己率領百官,為了正義伏闕高呼的偉大場面。
  一個正氣浩然、風骨凜凜的謹身殿大學士劉吉出現在舞臺上,為了社稷國本而抗爭,又將是什么效果?
  劉棉花終于被方應物說的動心了,不再反駁什么,低頭沉吟不語,認真盤算著利害得失。不得不承認,自家女婿確實制造出了一個刷名聲的機會。
  這么些年來,自己一直小心翼翼的不去觸犯天子,這才讓自己的地位穩如泰山,平平穩穩的從詞臣一直做到了次輔。
  但今次如果有所反應,那很有可能會讓天子不快。天子不快的后果,就意味著自己的地位不穩了。
  但劉棉花又一想,自己的政治生涯已經進入了末期,大概也到了蓋棺論定的時刻。作為縱橫十年的成化朝大學士,自己肯定要青史留名。可是自己難道真要帶著“紙糊閣老”和“棉花”的評價記載入史書?
  站在這個關口上,自己所能失去的,最嚴重情況就是政治生命止步次輔,自己就此丟官回鄉養老。其實人生到頂當過次輔還有什么可遺憾的,不能再有寸進也正常。
  至于天子本人,只怕沒幾年壽命了。即便自己觸怒了天子。最多也就是潛伏幾年而已,運氣好自己能熬過去。運氣不好也就是自己先死。
  更何況與方家結了親,方清之正當盛年。方應物前途無量,可以說劉家下一代和下下一代都有了保障,大大減少了自己對子孫的后顧之憂。
  綜合看起來,自己可能失去的實在有限。但相比之下,自己有可能得到的卻遠不止于此,甚至是改寫史書形象的機會。換句話說,自己完全承擔得起風險,也值得去冒一次險。
  反復權衡過利弊,多疑的劉棉花忽然又想起一個問題。便開口問道:“你們方家有足夠的號召力,為何不自行其事?”
  方應物苦笑道:“老泰山多慮了,我父子難道不該避嫌么?”劉棉花聞言愣了愣,亦啞然失笑,自己真實關心則亂,想得太多了。
  先前梁芳涉嫌綁架方應物鬧得沸沸揚揚,如果方家跳出來煽動群臣集體彈劾梁芳,那無論多么冠冕堂皇也有點公報私仇的味道,這當然是愛惜羽毛的方家所竭力避免的。
  若非如此。方應物又怎么肯將這個機會讓出來?劉棉花很有自知之明的想道。最后,劉棉花狠狠的點了點頭,下定了決心干這一票。
  方應物見狀,連忙道:“老泰山但請放心。人數必然不是問題,不會出現無人響應的情況。那梁芳作為本就滿朝側目,人心如此大有可為。只要醞釀兩日來造勢,足以形成大勢。”
  劉棉花抬了抬手。“空泛的虛言虛語就不必說了,老夫不是三歲小兒。不會瞻前顧后出爾反爾,也用不著你來鎮靜人心。除此之外,你還有什么實在的話要說?”
  方應物詳細的說:“事先小婿會說動父親以及老師李茶陵等人,宣揚梁芳為惡之處以及將來前景。特別要說明,此事與東宮之爭有關,朝臣必然要對此上心。
  然后老泰山可以選一早朝時候,當眾慷慨發聲,引領群情憤激,然后借機伏闕死諫,如此老泰山則不愧為百官領袖。
  那首輔萬安和劉珝哪敢與天子和萬娘娘唱反調?肯定不會與老泰山同流,除了這兩個,還有誰能搶走老泰山的領袖風頭?”
  劉棉花拍案道:“善!”他不會去問到底有沒有把握將梁芳彈倒,因為結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過程,以及在過程中的表現。
  卻說天子的手詔被梁芳送到司禮監掌印太監懷恩這里后,一連三日都沒有動靜。梁芳每日要往司禮監跑三五次,就是為了催促懷恩辦理。
  拖了三日后,懷恩太監實在拖延不下去了,若再繼續拖延就真成抗旨不尊了。
  本來懷恩還指望天子回心轉意,但遲遲等不來后沒奈何,只得把旨意下發,正式傳給了提督東廠的汪直。
  而汪直接旨后,回復說要先收拾手尾并了結手頭公務,然后才好正式與梁芳交割。此乃人之常情,也只能如此辦,衙門換人斷然沒有說換就換的,總得有個交接過程。
  但梁太監滿懷期待的又等了三天,還沒等來汪直的交割,便知道自己又被拖延了。
  汪直不是威望極高的懷恩,梁太監不想姑息,一怒便在御前告了狀,向成化天子控訴汪直故意拖延時間,不肯交割職位形同抗旨。
  天子朱見深很為這一對活寶而撓頭,便又將汪直召來訓了幾句,叫汪直快些將職務讓出去。
  汪直便奏道:“聽說這梁太監這些年來沒少賺銀子,私囊豐厚的緊。但此次梁芳將要任職,輾轉之間也不分出點好處,如何能叫奴婢服氣?”
  這些臺詞都是方應物事先教會的,針對的就是成化天子的那種內外有別、私在公先的心理。
  而汪直擺出貪財無賴嘴臉,登時將成化天子氣樂了,天子心里并不忌諱自己親信鼓搗陋規,不然也不會寵信各地的采買太監。
  故而他毫不在意的指著梁芳道:“汪直這是聽到你發財,所以要找你索取好處。你休要太小氣,分給他一些有什么打緊,又少不了你一塊肉,畢竟是你要占了他的東廠!”
  天子如此和稀泥,梁芳只能捏著鼻子認了。下去之后,梁芳便親自去了宮外宅邸,取出三百兩白銀,按著地址送給汪芷,算是奉旨行規矩。
  汪直收了銀子,信誓旦旦的答復道:“兩日后一定交割!”梁太監便只能又干等著了。
  期間梁太監倒是有所耳聞,聽說朝臣里面對自己的非議很多,有些議論聽起來簡直駭人聽聞。
  不過梁太監沒有太在意,宮外宮里是兩天天空,宮外的風雨委實與宮里無關。(未完待續。。)
  ps:不知怎的,感覺又有了,我要當一個穩定更新的美男子(因為稿費不夠內人雙十一揮霍而被打慘的作者默默飄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