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665 又是誤會

成化天子書法繪畫造詣都很高,當下興之所至筆走龍蛇,刷刷幾筆親自寫下了詔書,調用梁芳提督東廠,原東廠提督汪直去御馬監。頂點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放在往常梁芳必然要不顧一切的先吹捧幾句天子的藝術水準,但此時梁太監心急,也顧不得拍馬了,連忙道:“奴婢辛苦一趟,將詔書送到司禮監去。”
  成化天子啞然失笑:“你這狗才,今日倒是勤快,隨意派個人送即可,何須你去?”
  梁芳陪笑道:“奴婢閑著也是閑著,跑腿效勞正當其用。”隨后梁太監告了罪,拿起手詔便急匆匆的向外面走。
  按規矩,天子這種口諭或者手詔都是要先穿到司禮監去,然后由司禮監太監辦理。
  涉及到外朝的,便再由司禮監傳旨到內閣,由內閣具體執行或者正式草詔;而不涉及外朝的,司禮監便要直接執行。
  東廠和御馬監人事變動這樣的事情,自然與外朝無關,司禮監按照天子意思執行就是。
  梁太監穿過左順門,路過文華殿,來到了位于東華門里的司禮監衙門。本來門房里有當值的文書房太監負責收發,見到赫赫有名的梁芳親自過來傳詔,略感詫異之余還是公事公辦的要收下手詔。
  但梁芳堅決不肯將天子手詔交給文書房太監,一定要見司禮監掌印太監懷恩。
  雖然這有點逾規,但梁芳是天子面前的紅人,在宮里也是有勢力的巨頭太監。故而文書房當值太監拗不過,只得領著梁芳進了司禮監。稟報過后便把梁芳引到了懷恩公公面前。
  懷恩太監捧著手詔看了幾遍,點點頭道:“知道了。”梁芳心急的追問道:“在下何時可以上任?”
  懷恩眼皮也不抬的答道:“這不只是你自家的事情。詔書里頭還有汪直,怎么也得先向汪直傳詔。然后才可論其它。”
  梁芳又催促道:“事關重大,不可拖延,那便速速請人向汪直傳旨。”
  懷恩抬起了眼皮,盯著梁芳緩緩的說:“司禮監做事自有章法,不需要你梁太監來教導。”
  懷恩作為太監中第一人積威已久,平時也立身剛正,梁芳沒膽量與懷恩當面爭吵,只負氣道:“陛下圣旨在此,在下已經傳到。下面你看著辦罷,想來總不會抗旨不尊!”
  隨后拂袖而去,等著結果了。懷恩目送梁芳離開,忍不住嘆口氣,沉思片刻后將天子手詔收在案上匣子里,暫拖延幾天,然后吩咐文書房小太監去東廠向汪直傳信。
  汪直得到消息后,唯一的主意就是派人去告知方應物,就像玉皇大帝去請西天佛祖一樣。方應物知道了這個消息后。結果兩天內整個朝廷都知道了。
  但除此之外方應物便沒有任何回應,汪直忍不住喬裝打扮約了方應物見面。詢問道:“我們就這樣按兵不動?我對于去御馬監可是無所謂,你能接受得了梁芳去東廠就沒問題。”
  方應物答道:“我們不用動,也不能動。讓別人去動就行了。”
  其后方應物前往劉府拜見劉棉花,“老泰山你拋頭露面的機會到了,小婿我已經幫你造好了情勢!”
  劉棉花擺出不滿的臉色:“什么叫拋頭露面?老夫是讓你幫著露臉......”
  方應物沒有咬文嚼字。“如今內廷有消息傳出,天子要任用梁芳主掌東廠。老泰山何不登高一呼挺身而出?”
  劉棉花疑惑的問道:“老夫挺身而出作甚?這能換回多大名聲?”
  方應物回道:“這要看老泰山準備使多大力氣了,若老泰山能率領百官到左順門或者奉天門伏闕叩請。那么老泰山作為領袖聲望自然水漲船高!”
  劉棉花吃了一驚,思索片刻后猶疑道:“為此伏闕是否太小題大做?”然后又補充道:“如果老夫招呼過后,除了親友外卻沒幾個人去,那反而丟人現眼了。”
  方應物笑道:“老泰山一世精明,為何在此犯了迷糊?是不是小題,還不是看一張嘴怎么說,如果能說出道理,再小的題目也可往大里作!只要有需要,哪有小題?”
  方應物又反問道:”“梁芳此人近來名聲如何?現在朝臣人人都以為他暗中使人綁架了小婿,這樣的人是不是朝臣公敵?是不是人人得而除之?
  如今他要當東廠提督,朝臣誰又能對此放心?誰不想阻止此事?老泰山可以順應人心,自然就領袖群倫了。”
  劉棉花搖頭道:“你說的都是小節,上不得臺面的心思,實在不夠大氣,焉可拿出去作為冠冕堂皇的明言?更不足以挑起人心,以至于要伏闕哭廷。”
  方應物總算聽明白了,劉棉花是嫌棄理由不充分,不足以達到理想效果。如果不能煽動起朝臣的情緒和正義感,那么只能顯得自己像個小丑。
  于是方應物便暗示道:“難道老泰山就沒想到過,天子在這種時候任用梁芳作為東廠首領的含義么?縱覽本朝便可以得知一個規律,天子在有大動作之前,經常要先調整廠衛。”
  劉棉花聞言陷入了沉思,回想起來似乎確實有這個規律。前幾朝不提,只說本朝,上次天子對朝堂的大動作還是成化十三年的事情了,那時候的標志**件仿佛就是先成立了西廠,并突然任用當時還默默無聞的汪直為西廠提督。
  再深思其中道理,大概因為廠衛乃是天子控制朝堂最有力的工具,直接反應天子的意志。故而天子要動朝堂,往往先動廠衛,如此才能確保成功。
  方應物繼續說:“天子對廠衛的調整就是朝堂政治的風向標,那么這個風向標最近還能指向什么事情?無非就是東宮之爭!
  太子沒有失德,公認具有明君之相,又是長子!難道朝臣要眼睜睜看著陛下一步一步廢除太子,卻不敢維護綱常正統?”
  “不能!”劉棉花拍著扶手道。
  方應物嘆道:“或許很多朝臣目光短淺尚未明白其中道理,老泰山大可向別人教導這番道理,如此還能順便自抬身位。此后老泰山可登高一呼,帶領百官伏闕叩請除掉梁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