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664 內幕及其它


  這兩日梁芳梁太監心中比較得意,之所以得意當然是因為自己扳回了一局。www.booksrc.net
  在遼東雜鋪那里設計,間接向陛下證明了方應物與汪直關系匪淺,叫陛下起了免除汪直提督東廠的心思。
  東廠提督這樣重要角色是不可空缺的,但對人選的要求非常苛刻,鎮不住場面的太監絕對不行。
  如今大內賦閑的大牌太監也只有他梁芳一個,如果汪直離開東廠,那么換他梁芳去東廠坐鎮豈不順理成章?
  那日與汪直一同面圣之后,天平就徹底向自己這邊傾斜了,陛下也說過,“你們可以換一換位置”。那意思就是自己去東廠,汪直換到御馬監來。
  對梁芳而言,這個想法如果成真,那就是從宮里向宮外朝廷邁出了堅實的一步,今后就可以想法安排親族子弟進朝廷為官,也算是蔭及后人了。
  這日梁芳沐浴更衣后,便前往昭德宮拜見萬貴妃。無論如何汪直也是萬貴妃的小親信。自己想要取代汪直的東廠位置,最好還是提前與萬貴妃溝通明白,不要叫萬貴妃厭惡了自己。
  但梁太監剛走出院首,卻見自己新近認下的一個干兒子名喚李忠的飛奔而來,行禮道:“我聽到一個消息,須得稟報給干爹知道。”
  梁芳停住腳步,詢問道:“什么消息?值得你大清早的特意過來稟報?”
  李忠答道:“宮外有傳言,前幾日那方應物被綁架過。”
  “哦?什么狀況?”梁芳問道。宮里宮外是兩個次元的世界,消息有些遲滯很正常,或者說此時一開始貌似與梁芳無關。也就被梁太監周圍的人自動屏蔽了,自然也就沒渠道在第一時間傳到梁太監耳朵里。
  李忠知道重點在哪里,直接選了要害地方答道“方應物被綁架是與兩位采買內監起了沖突,并離開遼東雜鋪之后,外面都以為此事與干爹你有關系。”
  梁芳喝道:“荒唐!姓方的被綁架。與我何干?莫不是他自導自演的苦肉計么!”
  李忠便又答道:“聽說過程中死了兩條人命,而且人犯被擒拿之后,順藤摸瓜連捉了幾個人牙子,還順便解救出其他人來!
  這些都是做不了假,足以說明方應物是真被綁架過,而且傳言里將此事都栽到了干爹頭上。說是干爹你買通指使的人犯!”
  “這......”梁太監感覺像是一出門踩了一腳驢糞蛋,而且精通陰謀的他也知道,這種事兒是越描越黑并解釋不清楚的。
  李忠最后道:“又加上干爹出掌東廠的傳言,所以外面議論紛紛都很反對干爹去東廠。”
  梁芳哈哈大笑,“本來我還想著是不是偶然湊巧。但從此看來絕對不是了,消息肯定是方應物和汪直故意散布出來的!但他們卻忘了,宮里的事情如何能由宮外來決定?
  皇爺也非常厭惡外面的人干涉宮中事情。所以靠宮外輿論來施壓簡直不值一提,他們打錯了算盤!說不定還要激發皇爺的逆反心思,偏要反其道而行之也說不定。”
  笑過之后,梁太監忽然又想起什么,很警惕的問道:“那方應物沒有別的舉動么?”
  “兒子我特意打聽過,那方應物在家閉門謝客。誰也不見,沒聽說他有什么動靜。”李忠如是道。
  聽到方應物沒有異動,梁芳微微放了心。繼續向昭德宮而去。由于昨天已經遣人約好了時間,故而梁太監到時,萬貴妃沒叫他久候,在正殿接見了。
  梁芳小心翼翼的措辭道:“興許是汪太監近來略有懈怠,故而招致陛下不滿,當奴婢的面。說要奴婢與汪太監換一換。這圣命難違,奴婢只能盡力而為。萬望娘娘周知。”
  萬貴妃閉目片刻,仿佛小憩似的。不過腦中沒閑著。在她看來,如果養女汪芷肯順從自己心思,旗幟鮮明的支持邵宸妃皇子,那自然是兩全其美。
  怎奈汪芷不知吃了什么**藥,始終躲著避著,就是不肯在這件事情上出力氣,難怪天子不滿了。
  梁芳也算是自己親信,平素里對自己也是忠心耿耿不敢稍有怠慢。事情總要有人來做,總不能無條件的去庇護汪芷,而讓別人都寒心罷?
  再說讓梁芳去東廠,也不算太差的選擇,肉爛在鍋里還是自己的,總歸還是自己人。比起時不時鬧別扭的汪芷,乖順的梁芳反而說不定更好用一些。
  拿定主意后,萬貴妃睜眼嘆道:“汪直年輕不懂事,做事總有不周到的地方,連本宮也不知她胡思亂想什么。既然陛下有意點了你的差,你盡心辦差就是,萬萬不可辜負圣心。”
  梁芳心中大定,宮里頭萬貴妃的影響力極大,陛下之所以有了意向后,一直沒有明旨下發,多半也是等自己求得萬貴妃準話。畢竟汪直是萬貴妃從小撫養寵愛的,涉及汪直的事情必須要萬貴妃點頭。
  這下得到萬貴妃明確表態諒解,那自己從汪直手里搶來東廠提督的事情便可以算是有九分成功了。
  只要掌控了廠衛,就真正握有了最強力的武器,到時候有仇報仇有怨抱怨完全不在話下!
  方應物之流即便貌似很不好動,但只有千日做賊沒有千日防賊的,只要上心盯住,還怕找不到扳倒的機會?
  又陪著萬貴妃說過話,梁芳便從昭德宮退出來,然后去朝見天子。
  此時成化天子正在對著花鳥做畫,抬頭見梁芳不知什么時候站在了身邊研墨,便笑罵道:“你這奴婢,兩日不見人影,今天怎么得了閑?”
  梁芳笑著答道:“奴婢前兩日身子不適,不敢讓皇爺心煩,直至今天才大好了。何況眼下本來就閑置在宮里,不來侍候皇爺,又能作甚?”
  閑置?這話倒是有些意思,成化天子微微一笑,“那來的也很遲,你又是從哪里過來的?”
  梁芳如實道:“方才去向萬娘娘請安了,萬娘娘勉勵奴婢不可因為一時得失而疏忽了侍候皇爺。”
  成化天子手里提著筆,聞言順手扯過白紙,親自寫起詔書來。梁芳雙拳緊握,兩眼放光,激動地不停顫抖。(未完待續)
  ps:我靠,一不留神過了12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