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2)     

大明官662 人才難得(中)

『百度大明官吧』
  希望大家都能去起點多支持隨風輕去,多點擊,多收藏,多投推薦票!
  別忘了右上角大明官吧的簽到哦~
  《大明官》起點鏈接:
  -----------------------------------------------------------------------------------
  .
  方應物告別父親后,其實他和父親或者說別人的最大區別在于,別人不知道確切的“未來”,根據過程去追求自己的“結果”;
  而他是先知道“結果”,然后從結果強行倒推過程,想盡辦法維持自己所熟知的結果順利產生。
  比如他知道劉珝肯定要倒霉,而劉棉花將會成為次輔,所以行動上便始終站在劉棉花這邊打擊劉珝,沒有機會也要制造機會打擊劉珝。
  又比如他知道尚銘會被廢,所以絞盡腦汁和尚銘這堂堂的東廠提督相斗;知道李東陽將來要發達,所以盡心盡力的燒冷灶,能幫的時候便幫一把。
  想到這里,方應物忍不住吟了一句“莊生曉夢迷蝴蝶”,到底是他改變了歷史,還是歷史改變了他?
  他又忍不住苦笑幾聲,聽起來自己真像是穿越者之恥啊。別家穿越者無不以改變歷史大勢為己任,而自己卻致力于維持歷史大勢不走樣,追求的是歷史仍是自己所熟知的歷史。
  想來他對歷史最大的改變,好像也就是挽救了汪太監的政堊治生命,讓本該已經去南京掃地的汪太監如今還在活躍在京師。
  但往深里想,自己能夠一直依賴于“先知”么?隨著地位的上升,蝴蝶效應越發明顯,不可控的因素會越來越多。
  如果自己仍然竭力保持“大勢”,最終只怕要導致全面失控自己所創造的局面徹底崩盤也不是沒可能。
  最后方應物嘀咕一句,也許是自己想多了,便沉沉睡去。
  及到次日,方應物就放下了各種纏身雜事,專心在家逗弄兩個兒子玩耍。王瑜王蘭兩個小妾見夫君難得有閑情,齊齊陪伴著說笑,一家子倒也其樂融融。
  其間方應物忽然想起什么,對王蘭道:“你去將你兄長叫來,我有幾句話吩咐他。”
  因為方家為了娶親要大興土木,方應物便派了王英管事一般情況下也就不跟隨左右了,倒是換了婁天化來。
  王蘭應聲而去,不多時將王英從工匠那里帶了過來。王瑜瞅著王英那勤勤懇懇的模樣,忍不住嗤笑道:“你是姓王的人,給外姓蓋房子倒挺仔細,別的事情不見你如此上心過。”
  王英擦擦汗,“瑜姐兒莫要打趣我只是從未做過土木事情,唯恐誤了秋哥兒的大堊事。”
  王瑜撇了撇嘴,嘀咕道:“誤了就誤了,早兩月晚兩月有什么打緊?”
  方應物咳嗽一聲,阻止了王瑜泛酸,對王英道:“我有幾句話,你去劉府傳給劉大老爺去….”
  方應物打發王英去劉府傳口信,主要是將自己的對劉珝動向的猜測告知與劉棉花。
  他聽了父親勸告可以暫時忍住,不急于求成的充當炮灰。
  但無論如何,劉棉花作為“高人”卻應該知道這件事,并作出反應。
  就像是混社團的,小弟受了欺負,大哥該出面罩,不然大哥的威望從哪里來?
  而且劉珝如果與萬安合流直接影響到的就是劉棉花的地位。說實話,方應物很好奇自己這位最擅長綿里藏針的老泰山會如何反擊。
  王蘭也很好奇的問道:“按照往常慣例,若有事情,夫君不是該自己登門去找劉相國么?今天怎的只派哥哥去傳話?”
  方應物聽了父親的話后,便有所感悟,覺得自己事必躬親動輒赤膊上陣實在沒個派頭,所以今天干脆就打發親信去傳話了。
  如此他對蘭姐兒笑道:“我方家也自己的家風,不能因為他們是宰輔之家就低了一頭,以后須得立起規矩來。
  在公事上都是朝廷臣子,就該有個公對公的模樣,哪能私相授受。再說這事是幫著提點劉大老爺,該是他感激我,我犯不上低三下四的登門去。”
  誰料半個多時辰后,王英回來對方應物稟報道:“劉府大老爺說了,再請秋哥兒走一遭他就在府里等著。”
  因為剛在小妾面前吹過牛皮,方應物聞言臉色變了又變暗暗糾結去還是不去。去了太沒面子,不去的話,又怕讓劉棉花不滿,在目前自己還是離不了劉棉花撐腰。
  王蘭抿嘴一笑,推了推夫君道:“去去便回,沒什么大不了的。”方應物心有戚戚的離了家門,望劉府而去。
  一路無話,到了劉府中,方應物便聽老泰山說:“你今天打發人來傳的事情,其實老夫早有預料!”
  對此方應物想道,這是老泰山不想欠人情的說辭罷?若這都能預料到,難道老泰山真成鐵口直斷的半仙么?
  劉棉花知道方應物想什么,又道:“你不要以為老夫是壓你的人情。本來萬安瞧不上劉的假清高,先找過老夫,但老夫婉拒了。”
  這話方應物倒是真的信了,前幾天老泰山確實有點變異,發了狠要刷名聲搏首輔。方應物一直不大明白老泰山為什么突變,但今天前后對應,便胡白了。
  想必是首輔萬安作為反太堊子一方,曾經拉攏過老泰山入彀。如果首輔次輔皆站在了同一陣營,那影響力是巨大的,至少在內閣是統一了。
  但是老泰山衡量得失之后拒絕了,那么以萬安的性子,八成要轉而再試探第三大學士劉珝的意向,所以老泰山才會說“早就有所預料”。
  不過方應物對萬安的行徑很好奇,一個首輔至于如此行事么?要說他方應物沒個穩重樣子,萬安的行為又何嘗有首輔樣子?
  一個首輔,又叫元輔,那是被看做宰相的存在,那就是群臣之首。毫無氣節的鞍前馬后為貴妃效力像什么話?
  當初萬安為了當上首輔,腆著臉去巴結萬貴妃雖然令人不齒,但總可以在理解范疇之內。如今萬安榮華已極,還有什么值得念想的?竟然不惜違背正統、背棄世人人心也要幫著萬貴妃廢掉太堊子?
  方應物忍不住要問道:“萬眉州已然位極人臣,何至于此?”
  對女婿這個疑問,劉棉花只能笑呵呵,“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萬眉州有兩個兒子,如今都在南京做官,品級還不低。你懂得….”
  方應物聞言也恍然大悟,只能“呵呵呵”了。壞人也不是那么好當的,感慨好人難當、壞人滋潤,那都是只看見賊吃肉沒看到賊挨打。
  萬安這首輔品性敗壞、名聲惡劣,十年來屢屢協助天子排斥正道,在士林輿論里簡直劣跡斑斑。
  這樣的人在臺上還好,一旦不在了,那必然會引發反堊攻倒算,畢竟當今人心尚未完全沉淪。常言道邪不壓正,就是這個秋后算賬的意思。
  就算沒了萬安那還有他的兩個兒子在,肯定要成靶子的。更何況聽劉棉花的口氣,萬安這兩個兒子的官職只怕也有不地道的地方,若是沒萬安護著,以后遲早被清算掉。
  萬安自己位極人臣不假,但他總不能長生不死永遠做首輔,總要為身后事盤算。
  擺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條路走到黑,幫著萬貴妃插手東宮廢立之事了。若能扶持邵宸妃皇子登堊基,那就能立下擁立之功,其后自然可以蔭及子孫。
  設身置地的想去,若關系到自家兒子的前途命運,自己又能怎么做?方應物不由得嘆口氣,忽然有點同情起這位老首輔了。
  自從當初為了靠上萬貴妃,他出堊賣了節操,得到了首輔位置,卻也失去了很多,從此便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再無回頭的可能。堪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年過七十了還要擔憂兒孫輩的命運。
  方應物突然又想起了兩位大舅哥,當初自己還暗暗譏笑劉棉花想不開,任由兩位大舅哥在科舉里撲騰,也不利用權勢拉一把。最后兩位大舅哥三十多了也一事無成,還得去國子監讀書混功名。
  現在看來,老泰山的選擇未必就是錯了.…¨很多道理可能人人都知道,但有幾個人可以真正做到?
  說起來簡單,做起來難,就連方應物自己也不敢保證,將來如果自家兒子不成器時,他會忍住親情不出手提挈。可是一旦提挈,那就是把柄….
  一個連親兒子破綻都不會留給別人的純政客,真是理智到可怕的地步。方應物只能慶幸,自己當初抱上大腿倒是其次了,關鍵是不會成為這樣可怕人物的對手。
  正當方應物感慨萬般神游天外之際,忽然又聽到老泰山開口道:“如果劉叔溫真的恬不知恥投靠了萬眉州,未見得就是壞事,老夫有什么可擔憂?
  如果真到了那時候,內閣四人中,三個成了逆黨,只有老夫一力支撐大局!看似是被孤立了,但是別忘了,內閣之外還有千千萬萬的官宦,大勢何去何從?
  必然是萬眾歸心、人心所向,都要力挺老夫,一干正道清流也要捏著鼻子奉老夫為首。想起這個,老夫心里竟然有點期待啊,就算失敗也沒什么遺憾了。”
  方應物愕然,自己覺得很嚴峻的形勢,在劉棉花眼里居然是這么個模樣。這哪是嚴峻?而是很好,不是小好,是大好。
  最后方應物捏著鼻子道:“正所謂禍兮福之所依,老泰山高瞻遠矚,運用之妙-在于一心,拯救大明社稷的重任便托付給老泰山了!”
  劉棉花笑而不語:“還須你來佐助,不可懈怠了。關于你的前程問題,我會替你留意的。”
  方應物便覺一陣輕松,讓別人出頭的感覺也不錯!若劉棉花不成,自己再想想法子也不遲。(未完待續。『本文字由破曉更新組提供』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