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660 此事真沒有完

方應物越想心越沉,若老泰山劉棉花在內閣被首輔萬安和劉珝聯手邊緣化,汪芷又沒了東廠提督職務,那自己豈不像是左膀右臂齊齊斷掉?
  那樣的日子可不好過啊,沒了真正的硬實力支撐,自己這清流名臣豈不真成了徒具嘴炮的人?
  想到有可能面臨的形勢,方應物忍不住煩躁起來,他在屋里不停的來回踱步,頻率之快晃得汪芷有些眼暈,便抱怨道:“你坐下來說話!”
  方應物忍不住發火:“你說你為什么要離京?簡直太不負責任!不然也不會給了別人如此多可趁之機!更是正因為你離京,所以我們才會被鉆了空子!”
  汪芷登時被訓斥的惱羞成怒,漲紅著臉叫道:“我說過,我又不是有意如此!你還想怎樣?”
  何娘子此時從門簾子縫里露出臉來,“哎呀呀,兩位老爺何必臉紅脖子粗的吵鬧,傷了和氣豈不虧了?叫奴家也怕怕的呢,且喝口茶消消氣。”
  汪芷與方應物又面面相覷片刻,最后汪芷幽幽嘆道:“眼下可如何是好?遇到你這個混蛋東西,我是不知道該怎么辦了。
  如果不曾認識你,我一門心思唯萬娘娘馬首是瞻,做一個地地道道的奸邪小人,才不用管你的死活,每日里痛痛快快單憑本性行事,決計不會有如此多煩惱。”
  方應物義正詞嚴的指出:“你這話大錯特錯,若非遇到我,你現在不是去鳳陽倒夜壺就是去孝陵掃地了。說不定連小命都難保,已經沉到了后宮哪口井里。就算現在不是這樣。將來必然也是這樣”
  汪芷嗤笑幾聲,譏諷道:“你還有閑心跟我算計這些沒用的?我去當御馬監太監有什么所謂。又不是被發配充軍。反正發愁的不是我,最后誰坐穩太子寶座跟我有一文錢關系么?無論我將來死了活了亦賴不到你老人家!”
  方應物頓時啞口無言,苦思了一會兒,才斟酌著抬頭道:“我想要先弄清楚,那兩個作死太監到遼東雜鋪來試探,究竟是梁芳的自作主張,還是圣上直接下旨叫他們來試探的?”
  “這有區別?”汪芷疑惑的問道。
  方應物解釋道:“這兩種意味,完全不一樣。若是梁芳自作主張試探,那就等于是奸邪蒙蔽圣明。而圣上只是耳朵軟了一次,我們還有機會糾正,盡力想法子就是;
  但如果是圣上本人產生了疑心,親自派人來試探,那可就棘手了。當今圣上是個外圓內方,心里執拗的人,認準了的事情很難輕易改變,我們想扭轉更是難上加難。”
  汪芷亦想了想,“我覺得。應當是梁芳自行為之。皇爺本性還算厚道,沒你這么陰險,應當不是耍弄那等鬼蜮伎倆的人。”
  “我決定了!”方應物猛然轉身,指著汪太監道:“接下來。我要上奏疏彈劾你!對不住了!”
  汪芷吃驚的睜大了眼睛,愕然道:“你彈劾我作甚?”
  方應物答道:“我要彈劾你依仗東廠權勢,大肆盤剝民財、攬權生事、乒有關職司!”
  汪芷氣急敗壞的反駁道:“你不要血口噴人。哪有這些事?”
  “姚員外經營關外遼東與中原的買賣,你以保護為名。分賬不少罷?你在錦衣衛安插親信、排除異己,不是攬權生事乒有關職司是什么?還有其他一樁樁一件件”
  汪芷感覺自己簡直要抓狂。“我不是問你彈劾我什么,是問你彈劾我有什么用處?你能有什么好處!”
  方應物嘆息道:“這算是面臨可能發生的事故比如你真離開東廠,所實行的預防性舉措罷!解決問題的法子要慢慢想,走一步看一步,但當務之急必須要扎緊籬笆預防事態進一步惡化。”
  汪芷仍然沒有明白,“你的思路到底是什么?能否詳細說明?”
  方應物便解釋道:“一是在這種情況發生時,能得到一些補償,總不能白白看著你被迫走人。
  若我抓緊時間搶在前面上疏彈劾你,然后如果你真被調離東廠,那在外人眼里,豈不成了我將你彈掉了,總能收獲幾分名聲,不算徹底吃虧。
  二是梁芳之流肯定不止于此,我們還要防著下一步,務必要預防梁芳之流將你我勾結的消息散布出去。
  這種事發生的可能性不是沒有,甚至會很大,為了打擊你我,梁芳之流繼續擴散消息不奇怪。
  如果我先撕破臉猛烈彈劾你,梁芳之流再散布你我勾結的消息時,別人就不會輕易相信了,那么你我就還能保留一些余地。
  三是做給陛下看的,雖然陛下看到我彈劾你,未必輕易相信你我沒有瓜葛。但能扳回一分印象是一分,就算不能扳回,起碼也可表明我的態度。
  如果陛下自以為拿捏住我的短處了,我還是無動于衷的樣子,肯定要讓陛下不喜。所以要做出點慌慌張張的惶恐舉動,這樣才能讓陛下滿意,這不在于結果,而在于態度。”
  汪芷聽完方應物的條理,連連冷笑,“真真是好算計,一條條一件件的硬是要把你摘得清清白白穩穩妥妥!你拿我當什么了,一個任你拿捏的木偶道具么?”
  方應物苦笑著作揖,低聲下氣道:“好人兒!你我這見不得人的關系”
  “呸!”聽到這句,汪芷臉色突然又紅了紅。
  方應物苦口婆心道:“其實你不怕被曝光,對你沒什么損失,你一個太監能勾結上我這樣的清流名臣,那簡直是榮光萬丈、光宗耀祖。”
  “呸!”汪芷聽到這里,忍不住又輕唾了一口。
  方應物充耳不聞視而不見,繼續說:“而我所處位置則不同,一個大臣與你這樣的太監勾勾搭搭,那就是丑聞。所以當前是我危險而不是你危險,重點肯定是我如何自保,而你就得受受委屈。”
  汪芷氣咻咻的胸口起伏不定,眼珠子轉了又轉,最后咬牙切齒道:“反正我不許你來攻擊我,我心里不痛快!”
  方應物不確定的問道:“你真不許我來彈劾你?”汪芷很肯定的回應道:“不許,我忍受不了你來罵我。”
  方應物仰天而嘆,英俊的面容上充滿了蕭瑟之意,意興闌珊的說:“既然如此”
  汪芷忽然有些心軟了,便是讓他蹂躪一番又何妨?日常攻擊自己的奏疏還少了?也不多他這一次。
  “那就只好讓我那老泰山出面了。”方應物又道。汪芷有點糊涂,怎么事情又扯到次輔劉吉身上了?
  只聽得方應物說:“你可不知道,這老人家認定這兩年是他更上一層樓的機會,而且是這輩子最后的機會。故而為了壓倒別人,想刷名聲快迷瞪了,這次彈劾你的任務就讓給他罷!”
  這也行?汪芷十分無語,說來說去,還是這種令人討厭的感覺。她想要方應物明白,她不是予取予求的人像木偶,更不是有事就用一下的夜壺,而是活生生的人,女人!
  “你剛才說,不許我攻擊你,那就只好換個人了。改成叫老泰山上奏疏彈劾你,以后你真的有了變故,就算我那老泰山白撿回一點聲望。
  將來他若能當上首輔,對內廷的你也沒壞處,畢竟你在內廷有些事情也需要外朝配合。
  從我這邊來說,如果我那老泰山出面了,別人也會聯想到我身上,也勉強相當于我撇清了與你的嫌疑。”
  聽著喋喋不休的各種冷酷無情沒人味的分析解釋,汪芷只覺得身子發寒,空前的孤獨寂寞冷感受縈繞在全身。
  此時一只手扶上了她的肩頭,“對不起,我不會說好聽話哄人,讓你失望了,周遭這環境也不許有太多的花前月下兒女情長感情用事。不然會身敗名裂死無葬身之地,特別是你這樣特殊的身份,我寧愿大家都成功活著,也不想壯烈的失敗。”
  汪芷慢慢抬起頭,狠狠白了方應物一眼道:“誰說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