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659 什么是正確

方應物回到庭院中,對局勢略有擔憂之際,又有人傳話進來,說那東邊的汪公子找他,請他務必到場。我會告訴你,小說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
  方應物暗暗思忖,汪芷前日才見過,今天又急急忙忙的來找,大概是她公開亮相后生了什么事情。
  如此方應物只得穿上文士衫袍,非常堅決的喊了方應石和王英以及婁天化隨從,囑咐他們自己跟好自己,然后才出門乘轎前往城東而去。
  進了何娘子酒家后院,便見孫小娘子站在廊下侍立,方應物上前挑逗了幾句,然后才掀開門簾進屋。
  汪芷不知已經等了多久,見到方應物便迫不及待道:“皇爺說,如今御馬監太監出缺,欲重新任用我為御馬監太監。”
  這是好事情啊!方應物連忙道:“恭喜廠督,賀喜廠督!從今以后名正言順了,你要重重的謝我才是!”
  話說汪芷這個東廠提督,其實不是什么正經職務,嚴格來說只能被稱為提督東廠,這一聽就是一項差遣而不是官名。好比是欽差大臣一般,不可能說這個官名叫欽差,必然還有本官的。
  提督東廠這個位置實際上也確是如此,前綴應該有本官。按照慣例一般都是由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提督東廠,但由于汪太監的特殊性暫時沒法躋身司禮監,而天子又想讓她執掌東廠,所以一直不倫不類的只有提督東廠四個字。
  按說太監二十四衙門,給汪芷隨便找個本官還能找不到?只是東廠提督地位極其重要,向來都是由司禮監秉筆太監來領差的。想要找與這種地位相稱的本官卻沒那容易。
  如今梁芳因為在方應物面圣時,幾句話沒說對付。被陛下免去了御馬監掌印太監的職務,于是御馬監這個在內監二十四衙門里能排前三的重量級太監空了出來。
  御馬監太監的地位足以和東廠提督相稱。更何況汪芷當年就是以御馬監太監提督西廠,如今再當御馬監太監,只不過是往事重現而已。而且世間事物,失而復得的最為珍貴,汪芷當然有理由激動。
  所以方應物才會恭喜汪芷,并大言不慚的討功勞。若沒有他方應物,梁芳哪有這么容易就就丟掉御馬監?
  “好什么好!”汪芷耷拉著臉,無精打采的說。這個情緒終于讓方應物感到不對頭,追問道:“到底怎么回事?”
  汪芷郁悶的說:“今日皇爺召見我。問了問官職之事,然后說讓我遞補為御馬監太監......”
  “陛下是讓你遞補御馬監,而不是兼領御馬監?”方應物也現了其中不妥當地方。
  汪芷答道:“是的,還聽說皇爺打了覃昌去司禮監詢問,宮中太監誰能補為東廠提督。”
  方應物凝眉沉思半晌,都知道東廠是天子的耳目爪牙,東廠提督是非常要害的職務,只有天子信任的太監才能得以任用。
  如果天子打算讓汪芷卸任東廠提督,哪怕另外給的官職再高。也只能說明一件事,天子已經不那么信汪芷了。
  方應物忍不住問道對汪芷問道:“事情如此,先前沒有一些兒風聲么?”汪芷搖搖頭,“我也很訝異。完全沒有料到。”
  奇怪了,事起突然必定有因,那問題出在哪里?方應物忽然想起什么。“莫非,天子懷疑你我之間有勾結?”
  汪芷連忙問道:“你為何會如此想?生過什么事情?”
  方應物答道:“上次我進宮面圣的時候。梁芳這個賊子在一邊進獻讒言,說你我互相勾結。
  只是我辯解幾句。將梁芳的指責避開了,陛下當時也沒有什么表示。難道陛下那時候其實心里有所懷疑,只是引而不?”
  汪芷臉色微微一變,“竟然有這樣的事情,怎的前日見面時沒聽你說起?”
  汪芷從成化十三年至今,大部分時間的主要業務都是廠衛工作,豈能不明白其中關竅?
  對于東廠提督這份職業而言,貪污橫暴、殺人放火都不是問題,但天子最忌諱的就是內外勾結、蒙蔽宮中了,特別是在當下這個東宮之爭的敏感時期。
  方應物苦笑幾聲,“當日進宮面圣,生了太多事情,我腦子被壓榨的精疲力盡。又哪里刻意記得住看似未生效的無用讒言?
  如此看來,陛下當時未作,但肯定暗中起疑并留了心,這兩日不知為何有了決斷。”
  汪芷沉吟片刻,“你說,宮里采買太監來遼東雜鋪勒索敲詐,是否與此事有關?我自從回京聽說此事后,一直覺得此事奇怪。
  因為據我所熟知,宮里太監在外面跋扈囂張也是要看場合的,梁芳毫無道理如此行事。明擺著就是故意肇事,為了些銀子要與我過不去,這對他有什么好處?”
  方應物若有所思:“正所謂項莊舞劍意在沛公,那么他們只是打著敲詐銀子的名頭,其實卻另有圖謀?既然不是為了錢,那就是為了人...為了人...”
  說到此處,方應物忽然大叫一聲“壞了”!然后急急的分析道:“那兩個作死太監到遼東雜鋪飛揚跋扈,一開口就要接著采買名頭勒索一兩萬銀子,姚員外是絕對承受不起的。而你這個靠山又不在京中,那么姚員外只能來找我。
  于是問題就出來了,那些明白遼東雜鋪有你為靠山的人,再看到前日我也為遼東雜鋪撐腰,豈不就等于間接證明了我和你確實有勾結關系?如果陛下也接受了這個猜測,還能對你這東廠提督放心么?”
  汪芷當即醍醐灌頂般的明白了,捶案道:“對極!這就是不對勁的地方!他們以無心算與有心,你竟然一不小心就中招了。”
  能言善辯的方應物竟無言以對......沒想到在這里吃了個啞巴虧。當時自己也太大意了,為什么就沒有想到這點去?
  自己這個大臣為汪芷扶持的店鋪出頭,在有心人眼里很明顯不對頭啊,自己為什么就沒有意識到?這真是無心被有心算計了!
  如果汪芷真的丟掉了東廠提督差事,那自己所面臨的形勢可就加倍嚴峻了,這是今天在劉珝萬安可能合流之后,第二個不確定性但非常有可能的噩耗。
  御馬監太監號稱內監里的兵部尚書,地位很高不假,但哪有東廠提督實惠好用?(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