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657 功高不賞


  方應物的直覺自然有其道理,直覺也不是平白無故出現的。我會告訴你,小說更新最快的是眼.快么?()他知道,自家這里是未來國子監祭酒的門庭,而國子監祭酒具有主官和師長雙重身份,對監生的權力極大,說是前途命運都攥著也不為過。
  所以前來拜訪的監生即便心有怨言,大概也是不敢聲的,更遑論叫喊非議,不然純粹就是和自家前程過不去。
  可是偏偏還就生了意料之外的負面現象,門外還真就有人膽敢非議方家,這難道不異常?方應物向來相信,事有反常即為妖,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異常。
  當然,也有能背景強到不用看國子監祭酒臉色的監生,但這樣的監生也不會眼巴巴的出現在此地并被擋在門外。
  方應物便讓門子打開角門,出去立在階上,對著門外人群道:“方才是誰高聲非議我方家?本官有所請教,不妨出來一見。”
  片刻之后,果然有位圓臉書生從人群里擠到前方,年歲大概不到三十,對方應物道:“晚生謝明弦,只是有感而生了幾句議論而已,談何非議?”
  晚生兩個字一出口,門外諸生頓生自卑之心。看著方應物才二十出頭,便是朝廷名臣了,而自家見了方應物卻只能以“晚生”自稱......人比人不能比。
  還真有人敢站出來?方應物面上看不出什么,再次沉聲質問道:“剛才就是你肆意妄言?”
  謝明弦并未顯得畏懼,侃侃而談道:“方大人此言差矣,吾輩皆為太學生。至此拜訪師長,若要一概不見尚可理解。又緣何因權勢富貴而有門墻之別?
  圣人尚且一視同仁,方家卻非有教無類乎?晚生未免有所不解。故而與同行者質疑,方大人若欲因言罪人,實在承受不起。”
  方應物冷笑幾聲:“好個伶牙俐齒的刁鉆學生,以你的意思,你們如此多人簇擁而來,我方家要么全見,要么全不見,不然就是不厚道了?”
  謝明弦很誠懇勸道:“晚生斗膽逆耳勸一句,若方家憑借名帖而厚此薄彼。非為師長之道,方家久有盛名,不可其實難副也。傳了出去,只怕與尊名有損,或被指摘嫌貧愛富。”
  至此方應物可以確定,這姓謝的學生肯定有備而來的,三言兩語幾句話下來,就要把方家聲譽貶損下去,又能引起門外諸生的不滿。若就此延伸出去。還不定有什么后招。
  “哈哈哈哈!”方應物大笑了幾聲,然后再開口道:“你口口聲聲拜訪師長,敢問師長在哪里?誰是師長?”
  謝明弦答道:“方學士要做國子監祭酒,自然為吾輩師長。”
  方應物貌似很疑惑的問道:“咦?本官怎么沒有聽說過?難道朝廷有了旨意。還是官府出了公示?你若是有,拿來與我看看。”
  謝明弦哪里拿得出這種東西,只能道:“傳聞如此。十之**而已,不然何至于有如此多太學生登門拜見。”
  就等得這句!方應物登時疾言厲色。開口斥責道:“你也知道是流言!吾輩官員尚不敢說知道,你區區一個監生。也敢在此對朝廷銓選言之鑿鑿!
  想你受國恩得以坐監,不去研讀圣賢書,專心修習圣人學問,卻窺測宮廷機密,妄自揣摩朝廷天機,意圖跳梁幸進,究竟是何道理?讀書修身,就是這樣做的么?”
  謝明弦卻是事先打了很多草稿,故而先前說的流利通暢頭頭是道,卻不料方應物并不正面辯駁,卻迂回從這個角度來質疑。一時間卡了殼,不該如何回答。
  方應物見謝明弦不答話,便繼續說:“見到朝廷旨意之前,我方家不敢以師長自居,無論諸君為何而來,但我方家只接待親友之禮行事!
  本官覺得今日人數太多,方家容納不下,而人總有親疏之別,關系近親的邀請登堂入室,生疏遠客無要事便暫時避而不見,有何不妥?莫非你們謝家門庭,是不分遠近親疏,一概開門相迎?”
  是的,不是師生見面,是親友拜會,不是公事是私事,難道誰還能管得了方家的私人親疏遠近?
  謝明弦本來抱了不少小心思,今天受人指使站出來指責方家,在他想來又得名又有利。卻沒想到被方應物三下五除二駁斥的啞口無聲,眼看著說不下去,一時間顏面無光,羞憤的轉身就要走。
  其他監生默默地看著謝明弦被方應物輕而易舉的駁倒,只能感慨一句果真名不虛傳......幸虧剛才沒有跟著出頭。
  方應物喝住謝明弦道:“慢著!本官再問你一句,你從誰那里得到消息?你又為何如此肯定家父將要銓選為國子監祭酒?”
  從誰那里聽到?這種事兒當然不能透露了,無緣無故牽扯出別人做甚?謝明弦含含糊糊的答道:“偶然聽到別人議論。”
  方應物咄咄逼人的質問道:“如此說來,你也只是聽到幾句傳言而已?按照太祖的規矩,國子監監生是不許干涉議論政事。
  而你卻只憑風言風語,便要上躥下跳意圖興風作浪,煽動同窗非議朝廷官員,說是品性敗壞也不為過,簡直其心可誅......”
  說到這里,方應物扭頭對家人道:“你們將這姓謝的監生拿下,扭送到國子監繩愆廳,請依律懲戒!”
  “是!”有方家下人應聲道。
  今天過來幫忙的婁天化在方應物身后看了會兒熱鬧,此時突然出聲道:“這謝監生的行徑,是傳謠惑眾,煽動變亂!正是錦衣衛鎮撫司負責管事!”
  謝明弦當時就面如土色,這劇本已經遠遠出掌控了,若自己被送到錦衣衛鎮撫司,那實在兇險莫測。
  方應物猶豫片刻,送到錦衣衛的好處當然很多。自己在鎮撫司里有同黨,只要這監生不是鐵打的骨頭,輕易便能追查出背后勢力。但作為一個文臣,把讀書人丟到錦衣衛去,有礙聲名......
  最后方應物擺擺手,正氣凜然、仁義無雙的說:“皆是讀書人一脈,存幾分體面,還是不要如此苛責了,由本監稍加懲戒即可。”
  本來還想反抗的謝監生突然安靜了下來,乖乖跟著方家下人回了國子監。若再鬧著,真把自己送鎮撫司就不好了。
  門外諸生看了這出戲,心里百味雜陳,漸漸各自散去。方家已經仁盡義至,再繼續在門外圍著也沒什么意思了。
  不過今日也算不虛此行,見識了名人方應物的風采,確實當得起“名不虛傳”四個字。尤其最后放了謝同學一條生路,也是夠寬仁了。
  寬仁大度的方應物目送眾人離開后,招招手把婁天化叫過來:“你暗中去錦衣衛鎮撫司,找那千戶吳授......去國子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