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656 這不是威脅

在方應物告別汪芷,來回奔波于自家與劉府的同時,約莫是黃昏時間,京城東邊發生了一件萬眾矚目的惡劣事情。
  有一名相貌兇惡的虬髯大漢,當街縱馬駕車狂奔,狼奔豸突奪路而逃,絲毫不顧忌行人攤販,一路上人仰馬翻的也不知撞了多少人。
  后面則有十幾名官軍呼呼喝喝的拼命追趕著虬髯大漢的馬車,仿佛是捉拿人犯的架勢。
  一路喧囂沸騰,虬髯大漢駕車沖到崇文門的時候,終于被準備上夜崗的京營官軍攔截住了,隨后虬髯大漢被一干官軍捉拿歸案。
  驚魂初定的百姓遠遠圍觀,不停竊竊私語,猜測發生了什么事情。有膽大的問了幾句官軍,只聽說是這虬髯漢子綁架他人,但被拿了現行,同犯都已伏法,只有這虬髯漢子身為主犯卻趁亂逃跑,看來要罪加一等了。
  事情已經平息,人群漸漸散去,今夜酒樓飯肆想必會多了不少談資。
  閑話不提,卻說方應物離開劉府,回到家中時候已經是深更半夜。方應物在家門外忍不住唏噓感慨一番,自從蘇州回京以來也沒多少日子,這這已經是第幾次奔波到半夜回家了?
  按說他現在是待察期間,無官無職一身輕的階段,卻比誰都忙碌,還要忍受被綁架這種莫名其妙的驚嚇。
  另外,他的江湖地位還是不夠高端,不然一句話下去便可穩坐家中召見別人,自己哪里還用跑腿?
  剛進了門內,忽然聽到門房里有人呼叫。方應物扭頭看去。卻有個身影緩緩從門房里走了出來。
  借著燈籠瞧了瞧,方應物便感到很意外。眼前此人居然是慈仁寺的性閑和尚,也就是周太后的幼弟。
  方應物當即變了臉色。也顧不得與性閑法師寒暄,對著自家門子厲聲訓斥道:“你們這些混賬東西怎么做事的?既然性閑法師來了,為何不請進去,卻叫法師在門房里等候?等稟報過父親便扒了你們的皮!”
  性閑和尚連忙道:“休要怪他們,是貧僧執意不肯進去,只在這里等候方大人傳幾句話而已。”
  方應物將左右全部斥退,然后作揖道:“不知法師大駕光臨有何貴干?”
  性閑法師也唱了個喏道:“東朝托了貧僧傳話,如今宮中奸邪環側,東宮不穩。此非國家之福也。方大人乃國之棟梁,當秉持正道,做那忠義之人。”
  東朝,代指太后也,蓋因所居仁壽宮位于大內東部。方應物心里暗暗訝異,不過嘴上很利索的表態道:“順天應人此乃朝臣分內之事也,何須圣母為此勞心?”
  性閑法師本性淡泊名利不愛參與政治,這次來傳話也真是迫不得己。
  話說方應物被推舉入東宮侍班,力保東宮的太后很想籠絡這位“狠角色”。雖然太后文化水平不高。但也明白在眼前這個關鍵時刻,方應物這樣的人遠比飽學鴻儒道德君子用處要大。
  但如果太后派宮人來見方應物,未免動靜太大,傳出去容易招惹不測。所以想來想去便把與方應物有交情的幼弟利用起來了。
  性閑法師完成了任務,便揮揮袖子飄然離去。方應物站在門外目送性閑法師遠去,一動不動的反復思量了半晌。
  自己一個小小的六七品官兒進東宮。居然也驚動了太后派人來傳話?又想起劉棉花表現出的孤注一擲狠絕,莫非眼下儲君之爭真的到了刺刀見紅的時刻?
  本來方應物自恃掌握歷史大勢。一直比較放松,但這時候卻感到有點兒被這氣氛帶動的緊張起來了。陛下的垂詢。懷恩的推舉,汪芷的兩難,劉棉花的野心,太后的傳話,父親的糾結千絲萬縷千頭萬緒把自己纏得死死。
  這是一場牽涉到無數人榮辱的戰爭,也是根本輸不起的戰爭。不過讓方應物莫名其妙的是,他明明是打算抱著置身事外的心態看戲,為何不知不覺的走進了風暴眼中?
  按理說,他明明只是個小小的低級官員,應該在太子廢立這種大事件里插不上手,但為何所有人都迷信他一定能有所作為?
  難道這就是威望?只憑一個名字就能震懾人心的威望?聲望只是聲望,但聲望具備了威懾力就是威望了。
  當初看歷史資料的時候,方應物不大理解威望是怎么回事,不理解為何有的人即便什么也不做也會引發周邊連鎖反應,現在總算是切身體會到了。
  方應物甩開胡思亂想,豪情萬丈的伸了幾個懶腰,對自己而言,進宮之時便意味著戰爭的開始!既然身肩朝堂內外重望,無數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那就請不要辜負這個時代!
  及到次日,方應物醒的比較遲,父親大人已經出門上朝去了。但方應物卻沒法出門,一來父有命不敢違,要想法子清理掉門外的閑雜人;二來陸陸續續總有登門拜訪的,大方不在,小方總要當家接待一二。
  訪客大都是國子監監生,優異的,落伍的各種各樣的都有。不過才接待了兩撥,淹沒在世兄長世兄短里的方應物便煩不勝煩了,感覺像是來了一群群的蒼蠅。
  這么多人,當然不可能全都進門。于是持有足夠分量薦舉名帖的,便得以進門,運氣好的還有一杯茶,其他人就只能在門外了。
  京城里人脈關系錯綜復雜,能找來重量級名帖充當方家敲門磚的監生數目也很不少,于是方家大堂里人頭攢動,仿佛變成了說書場似的。
  方家大門外人數更多,進不去的人就只能看著門內眼紅。但也無可奈何,只能自怨自艾自家關系不過硬,連個有臉面的中間人都找不到。
  正當此時,忽然有人高呼道:“同為太學生,不以人才論定,只以權勢定等,方家如此看待尊卑之分乎?吾輩不服!”
  這話很戳中門外人的心窩子,登時沸沸揚揚的議論起來了,性急的人已經開始吵吵鬧鬧。
  方應物剛迎了人進門,對外面的話聽得一清二楚。他愣了愣,這算是有人鬧事?
  忽然他產生了若干直覺,這可能不是偶然突發現象,也許不用等到進宮時,戰爭現在已經開始了!
  ps:下面大體上設計好了,又有妹子爆照,只好加班熬夜碼字了……爭取天亮時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