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654 拖延癥患者

何娘子稟報完事情,很知趣的退出了屋子。然后她繼續守在房門外面,除了端茶倒水的孫小娘子,其他人一概攔駕。
  方應物忽然計上心來,“世間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你別聽到難做就打退堂鼓,總得先想想法子再說罷?
  譬如你雖然實在做不了左右逢源的事情,但反其道而行之,找一條別的路子,最后達到所需求的效果不就成了?”
  “有話明說。”汪芷不耐煩聽方應物賣關子。
  方應物便道:“你看看,梁芳與你不對付,今次又送上門來了,你何不借此做文章?打著與梁芳不和的名頭,大張旗鼓的與梁芳相斗,那就能暫時化解眼前的困境了。”
  汪芷不是笨人,只是經常懶得費心而已。經方應物點撥,忽而恍然大悟,叫了一聲“妙!”
  一個人遇到不想說的話題,可以“王顧左右而言他”的打岔,遇到了不想參與的事情時,同樣可以做點別的事情打岔。
  梁芳是萬娘娘的這邊的人,也是主張另立太子的。如果自己能合情合理的與梁芳矛盾激化,大打出手不可開交,那么萬娘娘想讓自己與梁芳攜手合作、為廢除現太子而奮斗,估計也難了。
  至于周太后和懷恩那邊,自然也樂得看自己和梁芳的“內訌”,不但不阻止自己,甚至還會推波助瀾。對周太后和懷恩而言,自己和梁芳“內訌”就已經是驚喜了,只讓自己能牽制梁芳就很好。
  確實如同方應物所言。無論什么路數,只要達到自己所需求的效果就行了。那就是兩邊都別逼著她汪芷在太子之爭中當一線炮灰。
  最終汪芷嘆道:“我既不想做對不起娘娘的事情,又不想與你對著干。大概也只有如此混事了。也罷,就拿梁芳來當個幌子來鬧。”
  方應物柔聲道:“我很理解你的心思,也不愿見你在其中為難,所以才想方設法的幫著你排憂解難,只要你能開心便好。”
  汪芷感動了幾個呼吸,然后便覺得不對頭,而且是很不對頭她突然想到了什么,滿面疑云道:“你肯定是要維護正道,力挺當今東宮。而你也知道我與萬娘娘的關系。
  以你的脾性。應該是千方百計的將我拉到你這邊為你所利用,要死要活的幫著你沖鋒陷陣。可是你今天怎會如此好心,不但不勸我來助你,反而替我想辦法騎墻?”
  方應物笑了幾聲,“你真是想多了!我這邊不用你助力,有沒有你都一樣,何苦要勞煩你改頭換面?還是讓你順從本心罷!”
  汪芷點了點方應物的頭,“你不坑我,我就謝天謝地了。與梁芳的事情就交給你籌劃了,我懶得費心思!”
  此后算是久別重逢的二人略略溫存一番,方應物便離開何娘子酒家,回家去也。今日實在不周密。外面眼線太多,方應物便不久留了。
  在自家外面的胡同口時,雖然已經天黑了。但仍然見到還有商販駐留不去。方應物苦笑幾聲,沒有在意。再到了家中。卻聽到父親召見,方應物連忙去了書房。
  方清之皺眉對兒子道:“這些時間。家門外面連個清凈都沒有了,簡直成何體統?都是你招惹來的,你想個法子速速打發掉去!”
  原來方清之今日上朝,與同僚閑談,被別人拿此打趣過幾句。方清之是個愛惜羽毛的人,回家后便要兒子去行動。
  方應物忍不住道:“兒子聽說了,外面商販其實都是因為傳言父親大人即將上任國子監祭酒,故而在此守候眾監生買賣的。所以明明是父親大人招惹來的,怎能怪到兒子頭上?”
  方清之喝道:“好一張伶牙利嘴!家門外沒有清凈是從你成了大仙開始的,叫你去做事,你還推三阻四什么?”
  “曉得曉得!兒子我明天就想法子!”方應物舉手投降,放棄了徒勞的責任問題。父為子綱,兒子背黑鍋天經地義,在這上頭怎么也辯不過父親。
  方應物領過父親教訓,回了西院后剛扒拉幾口粥飯,卻見劉府那邊打發了人來傳喚,道是老泰山劉棉花召請。
  雖然不想動,但方應物也無奈,只得打起精神前往劉府,所幸不算太遠,來去便利。
  方應物進了劉府后院書房,見老泰山坐在書架前,雙眉緊皺,仿佛深思什么。
  劉棉花聽到腳步聲便醒過神來,對方應物道:“這兩日,老夫將近來的事情重新清理了一遍,越發的確認,當今已經到了一個關鍵性的節點,一個足以改變未來的節點。
  在這時候,做事情做對了,就是事半功倍的效果。想來想去,老夫必須要做點什么。”
  方應物懶洋洋的喝著茶水,回應道:“老泰山有話還請明示,如此云山霧罩的令小婿猜不透,若有錯解可就不好了。”
  劉棉花卻話頭一轉道:“你可知道,老夫在朝廷中最羨慕誰么?”
  方應物很得心應手的回復道:“你老人家兩人之下萬人之上,已經是堂堂的次輔大學士,還能羨慕誰?只有別人羨慕你老人家的份兒罷?”
  雖然都是廢話,但講廢話才是見真功夫的表現,不過今晚劉棉花可沒想在這上頭兜圈子浪費時間,徑自道:“老夫最羨慕的就是令尊!在這個主上昏昧的世道里,一邊能高風亮節,一邊還能青云直上,豈不令人艷羨?”
  “唔”方應物對此到沒話說,自家父親的際遇確實要令人艷羨,尤其是劉棉花這種為了向上爬卻導致名聲不佳,但仍心有不甘的人。
  劉棉花更直白地說:“老夫更羨慕的是,令尊有你這個兒子!那天在文華殿里,老夫也看得清清楚楚,令尊是如何在你幫襯之下顯聲揚名的!所以你才是功不可沒的人!”
  方應物連忙謙遜道:“老泰山過獎了,小婿哪有如此本事!”
  劉棉花擺擺手,阻止方應物繼續謙遜。“自家人說話,就不要假惺惺了,你幫令尊是人之常情,但老夫如今也是你半個父親,你不可厚此薄彼啊!
  令尊需要名聲,老夫也需要名聲,你也得替老夫籌劃籌劃,如何把這個名望抬起來。若老夫能更進一步,榮登元輔,難道就沒你的好處了?老夫知道你行的!”
  方應物無語,敢情也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自己來做事的?怎的大家都要找他當高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