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649 浮沉百態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就是我和你只隔著一條街,我知道你在那里,但你卻不知道我在這里......方應物郁悶的蜷縮在馬車車廂里,手腕緊緊捆著牛皮繩,背后則頂著一把尖刀。
  確實如同方應物所猜測的,汪芷此刻就在何娘酒家里面。她悄悄回京倒不是特意有什么目的,只是特務頭的一種習慣而已。先隱身暗將近來情勢探問明白了,然后再心有數的公開現身亮相,這才是職業范兒。
  后院密室里,汪芷坐在榻上喝著茶水,瞥了瞥侍立在旁邊的何娘,問道:“近來京有什么新動向?”
  何娘知道,很多大體上的事情汪芷其實都已經有所知曉,她雖然去了薊鎮,但并不意味著徹底斷了聯系。之所以還來問自己,無非是想多了解一些不便專門書信傳遞或者細節方面的消息,比如關于方應物的舉動。
  想了想,何娘決定還是按著時間從頭說起,“東廠這邊沒什么可說的,倒是錦衣衛那邊出了點事情。
  有個效命于梁芳的指揮同知施春尋摸方老爺痛腳的時候,不知怎的,反被方老爺將計就計的倒打一耙。還有吳千戶在旁邊添油加醋,眼看著此人手拿把攢的可以收用了。”
  “這可是好事情,鎮撫司那邊更可以掌控了!”汪芷一直在加強對錦衣衛的控制,力圖打造“廠衛一體”的體系,聽到這個重要角色變化,自然十分欣喜。
  不禁感慨方應物真是自己的福星。他所到之處就算倒個霉,卻還能順勢幫到自己。這不知道是幾輩修來的緣分啊。
  何娘很懂事的不予評論,繼續陳述道:“此外就是宮的事情了。方老爺面圣之后,不經意間拿了太身邊太監的短處,惹得太后發作下來。
  后來內外諸公集議,聽說是要讓方老爺入東宮了,而老方學士則遷為國監祭酒。不過至今天為止,詔旨尚未下發出來。”
  汪芷嘆口氣道:“宮廷之事,最為陰詭莫測,連我都不想蹚渾水,寧愿在宮外東廠逍遙自在。方應物怎的還想插手進去?”
  “方老爺說。他是無辜的......只是木秀于林被卷了進去。”何娘小小的為方應物解釋了一下。
  對這個解釋,汪芷嗤之以鼻,“信他就見鬼了,他什么時候不無辜?惡人都是別人當了,壞事都是別人做了,只有他從頭到腳都是清白的。”
  何娘抿著嘴笑了笑,“還是汪公看方老爺看的透徹,”
  汪芷斥責道:“誰說我躲著姓方的?我怕他作甚?我自然有我的考慮!先前方應物說過,當今太乃是天命所歸。不可能被廢掉,我雖不明白也只能信他。
  可近來宮風聲太緊,陛下動了另立東宮的心思,萬娘娘更要推波助瀾。我在間難辦,所以干脆暫時躲出京。”
  何娘自然不會與汪芷爭辯,低眉順眼的說:“是。奴家知道汪公是胸有錦繡,并非是躲著方老爺。只是方老爺屢屢發牢騷。也是惦念汪公呢。
  說起來方老爺今天還有起事情,打發了長隨領著遼東雜鋪的姚員外。扭送了兩個太監過來,聲稱是要到東廠狀告這兩個太監招搖撞騙。”
  噗!汪芷險些將茶噴出來,“到東廠來告狀?虧他想得出來!真是善于仗勢欺人,明擺著就是想借我的名頭來欺負人么,我又不欠他的!”
  何娘問道:“那不管這事了?要不要奴家去傳話?”汪芷揮了揮手道:“罷了罷了,該怎樣審就怎樣審罷!”
  最后,何娘很不確定的說:“還有一件事,是方老爺的私事,聽說他確定要在半年后秋高氣爽時候成親了。”
  汪芷放下茶盅,略一失神,幽幽道:“那么,我也該換地方住了。”
  這年頭大太監都在宮外置有外宅,沒有的才叫奇怪。汪芷說該換地方住,當然說的是要將外宅搬個地方。
  何娘知道汪芷的心思,當初汪芷可是將方家西邊相鄰的宅院買了下來,不過一直租給別人,沒有自己去住。今天聽汪芷的意思,難道要搬過去住?
  她便試探著問道:“汪公你真要搬到那里?”
  汪芷撇撇嘴道:“有何不可?不然我買了那處宅所為何來?你當我是說笑么?方家從今起想必要開始整治宅院屋舍,那我也開始收拾。
  什么時候方應物成親,我就什么時候搬過去住!不只是我,你還有孫大姐兒都過去住,緊緊地挨著他家里,不能叫姓方的得了便宜還安生。”
  何娘惴惴不安的說:“若這樣做了,一個不好只怕方老爺會惱火。”
  汪芷便憤憤道:“我還更惱火了,尤為可氣的是不知道該向誰惱火!”
  這個問題無解,何娘知趣的避而不談,望了望天色已是黃昏,便問道:“汪公今夜如何安排?”
  汪芷吩咐道:“我要先暗觀察幾日,不便讓別人知道行跡,今晚就暫住于此處了,你布置一下。另外用不到許多人,你再傳話出去,店外那幾個望風的都散了吧,只留在后院把守的幾人即可。”
  何娘得了吩咐,一面安頓汪芷和幾個護衛,另一面傳話讓把守在酒家門口的外圍護衛先散了去。
  卻說在街頭另一邊,綁了方應物的賊已經等到有點不耐煩,矮墩漢對虬髯頭目道:“夜長夢多,還是不要費心思了,直接賣給張老三利落穩妥,少賺些銀也認了。”
  虬髯頭目回頭道:“再等等,若一刻鐘后還沒有動靜,我們就此走人。”
  不料再等他轉過身,沒精打采的向那酒家看去時,卻見酒家門外那些護衛模樣的人都離開了。
  虬髯頭目立刻打起精神,對其余二人道:“我觀望半晌,沒見有什么人進店,此時大概客人無幾,正好去與當家人交涉。”
  隨后又吩咐說:“我去去便來,你們看好了這個書生,不要叫他走脫了!等要到了銀錢,我們扔了他再走也來得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