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646 一點誤會

方應物又找個機會,悄悄吩咐長隨王英,叫王英先行一步,去何娘子酒家那里告知消息,先讓何娘子與東廠那邊打好招呼。等這兩個太監送到了東廠,任他們心里有什么鬼,只怕也扛不住東廠的手段。
  此后方應物拍了拍土,就要抬腿走人,對姚員外道:“既然沒甚大事,姚兄可自行扭送此二人去東廠,我先告辭了。”
  但姚謙依舊七上八下憂心忡忡的,扯住方應物道:“方賢弟留步,煩請同我一起前往東廠罷!”
  為了避嫌,方應物當然堅決不肯去,他去東廠算是怎么一回事?故而推辭道:“我只是個外人,去了能作甚?事實俱在,姚兄大可放心!”
  方應物叫姚謙放心,但姚謙如何真能放心?誰要去東廠也不能放得下心。最終方應物無可奈何,便對方應石吩咐道:“你陪同姚員外前往東廠,務必要護得姚員外周全!”
  方應石自然不會害怕,笑嘻嘻的答應了下來。他跟隨著姚謙去東廠,主要任務當然就是給姚謙壯膽。
  方應物又想起什么,又吩咐道:“把這兩人的嘴巴堵住!免得在街上大喊大叫驚世駭俗。”
  如此將事情安排妥當,方應物離開遼東雜鋪,徑自回家去了,遼東雜鋪被勒索這樁事兒也暫時扔到了腦后——下面該著東廠和即將歸來的汪芷操心,有什么內情也是該叫汪芷自行掂量,他方應物犯不上摻乎。
  平常方應物身邊有王英與方應石兩個親信隨從,今天難得兩人全都打發出去。只剩了他自己獨行。
  此時方應物很悠然自得的行走在京師街面上,隨著他對政治和官場介入越來越深。大量的時間被占用,每日里不是在做著什么就是在想著什么。真正的閑暇越來越少。因而他對每一刻悠閑時光都會很珍惜。
  剛走過西江米巷的時候,方應物忽然感到小腹有些漲滿的感覺,人有三急,說來就來,毫無道理可言。不過這年頭可沒有公廁,只能想法子自行解決了。
  方應物便東張西望,尋摸著鉆進了一個不起眼的小胡同口,然后又走了兩段,終于尋到一處僻靜的墻根后面。再看左右確實無人。便急急忙忙的解了褲帶,爽快的開閘放水。
  清空完畢,方大公子心滿意足的重新系上褲帶。剛要轉身,忽然眼前一黑,不知被什么東西蒙住了頭。
  方應物尚未反應過來怎么回事,忽然雙手又被人反剪到背后并死死地按住,然后便有人拿繩索緊緊地捆住了自己的手臂。這時候方應物才意識到,自己的腦袋是被布套子牢牢的蒙住了。
  其后方應物待要喊叫時,卻又閉住了嘴。一是敵情不明。不清楚是什么狀況,亂喊亂叫容易招來不測危險,萬一狗急跳墻了,倒霉的還是自己;
  二是喊叫能有什么效果很難說。套住自己腦袋的布套相當厚實,大喊大叫的聲音想要傳出去也費勁。
  其后又感到他整個身體被人抬了起來,并向著模模糊糊的方向移動。不知走了幾步路。他便重重的栽倒在木板上,發出了“咚”的一聲。
  隨著咯吱咯吱的聲音響起。另外還有駕車人的輕聲吆喝,方應物判斷出自己必定被扔到了一輛馬車上。
  混了這些年。方應物也算是見過風浪的人,乍逢劇變還是穩住了心神。雖然因為被綁架而有些慌張,但他強迫自己鎮靜下來,仔細梳理此事。
  首先,自己暫時沒有生命危險,眼下不至于丟掉小命。如果對方的目的是暗殺自己,那么剛才在僻靜處時,對方幾人完全可以白刀子進紅刀子出,何必費勁冒著風險把自己綁走?
  再說縱覽大明朝歷史,有名的大臣里面幾乎沒有被宵小綁架或者暗殺掉的,這也是方應物自我安慰的底氣。他方應物如今也算是個不大不小的名人,哪能如此倒霉?
  想必自己早被盯梢上了,恰好方才自己落了單,然后便被綁架。念至此處,方應物極其憤怒,這確確實實是下三濫的行為!
  大明廟堂雖然經常有很激烈的斗爭,但還是遵守某些底線的,也算是一種讀書人習氣。綁架這種事聞所未聞,卻偏偏被自己遇上了!
  這件事肯定有人在幕后指使!方應物敢于斷言,自己被綁架不是刑名案件,是一起政治案件!壞了規矩的政治案件。
  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誰布置的,這很難猜測,大致范圍也無法圈定。回想起來,他這些年得罪的小人不少,仔細想來誰都有豁出去臉皮的可能。而且如今他又莫名其妙的卷進了太子之爭里,說不定還真有小人敢于鋌而走險,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來對付他。
  大概想明白后,方應物強行把火氣壓了下去,這種時候憤怒是沒有用的,想法子脫身才是正經。
  不知多久后,馬車停住了,方應物又感到被人抬了起來,然后直接將自己丟到了地上。同時還有說話聲音響起:“若敢喊叫,仔細結果了你!”
  伴隨著這句威脅,頭套也被拿下來了。方應物瞬間被日光刺得睜不開眼,但慢慢適應之后便環顧四周。
  卻見身處地方是一處不大的院落,身旁不遠處立著三個壯漢,其中一個生有虬須的人站在中間,應當是為首之人。
  他們三人本來彼此之間竊竊私語,方應物等了等不見對方來找自己說話,便主動問道:“爾等何故綁架在下?”
  虬髯大漢瞥了一眼方應物,隱隱然嘀咕了幾句:“讀書讀傻的書呆子么?”然后繼續與另外兩人低聲交談,并沒有搭理方應物的意思。
  人在屋檐下,虎落平陽里,方應物忍氣吞聲,再次問道:“在下被綁到此地,是誰指使爾等?”
  方應物知道肯定問不出答案來,但他只想通過對話來尋找一些蛛絲馬跡,不然坐在地上干瞪眼,能有什么收獲?
  虬髯大漢不耐煩的呵斥道:“你這書呆子話忒多,老實坐著!不然叫你吃一刀!”(未完待續。。)
  ps:明天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