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644 坑爹啊


  如此方應物便應了姚謙的吃請,離開家門來到棋盤街一處酒樓,這里距離姚謙那鋪子比較近,吃完去店里也方便。
  席間方應物又仔細問了問情況,姚謙便道:“那兩個太監前番到來算是告知采買消息,今日下午就要再來驗貨。我只怕應付不住,只能請賢弟來助拳了。”
  方應物吩咐道:“他們若來了,你先去應對,如無必要,我暫且不露面,只在旁邊聽著。若到了非出面不可的地步,我再幫你出頭。”
  此后兩人離開酒樓,走了幾步路,便見前方十字街頭處有一家五開間門面的大鋪子,門面上掛著匾額,上書“遼東雜鋪”四個大字,一看這就是賣遼東特產的地方。
  方應物輕輕喝彩,對姚謙笑道:“由此可見了,姚兄的買賣當真是興隆,不然也張不起如此大的門臉。”
  但是進去后,卻見里面不像是其他賣貨店鋪一般,既沒見到高高的柜臺,也沒看到堆著琳瑯滿目的貨物。
  方應物環顧四望微微驚奇,發現這里面明窗凈幾,掛著幾幅字畫擺著幾件古董,與其說是店鋪,不如說是會客廳堂一般。只是在兩側沿墻根底下,各支著一排案子,整整齊齊擺放著人參皮毛之類,更像是裝飾性樣品而不是貨物。
  方應物驚奇過后,恍然有所悟,這雖然還叫店鋪,但明顯不是小打小鬧的地方了,那些想買零散貨物的人只怕連門也不用進。他便又對姚謙笑道:“姚兄的買賣,比我想的還要大。”
  姚謙哪敢托大,連忙謙遜道:“還要謝過賢弟介紹的門路,故而這幾年才能無往不利,不然我哪有這個本事。”
  方應物指揮道:“你搬臺屏風過來。擱在上首那座椅后面,回頭等采買太監來了,我就在屏風后面坐著聽。”
  姚謙便按照方應物的要求去辦。又不知等了多久,外面的伙計進來叫道:“前番那兩個公公到了。”
  姚謙出去迎接。方應物便避到了屏風后面。不多時。方應物便聽到外間腳步以及落座的響動,然后是上茶聲音。又寒暄幾句后便開始交談。
  一個略尖利的聲音道:“姚員外!前日我們給你羅列出了單子,叫你照著單子籌備人參藥材皮毛等各色物品,這也是皇家給你的恩典。今日我們再來,便是要驗看的。不知可曾齊備了?”
  又聽到姚謙答道:“眼下各色貨物都是齊備的,隨要隨有,不過須得先將價錢談攏了才好驗看。”
  另一個聲音響起:“前日說過是定額五千兩,姚員外你嫌少么?”
  姚謙不卑不亢的答道:“若還是這個價錢,敝店委實不能接,還望兩位公公諒解。”
  先前的尖利聲音卻就此叱道:“你這商家好不曉事!人參皮毛這些都是價高利大的物事,實際上你在關外搜羅的本錢才有幾個?五千兩還夠不回你的本錢?你想賺取暴利。可不要打到皇家頭上來!”
  姚謙仍然拒絕道:“照先前的單子,兩位公公若是能拿出兩萬銀子來,敝店小有虧空也就認了,算作是孝敬皇家。但是五千兩未免過少。敝店當不起這個虧空。”
  頓時兩個太監開始罵罵咧咧,也少不了大肆威脅,而姚謙咬著牙不肯應承,雙方便僵持住了。
  但兩個太監不肯就此善罷甘休的走人,依舊坐在鋪子里糾纏,口氣也越來越嚴厲,威脅也越來越放肆,姚謙眼看著要頂不住。
  但他請來的助拳方應物仍然在屏風后面按兵不動,這叫姚員外有種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感覺,簡直懷疑方應物是不是在屏風后面睡著了。
  正當姚謙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時,兩個太監忽然站了起來,“真真是冥頑不化!今日我們告辭了,讓姚員外你再仔細思量兩天,后日我們還要來談這筆買賣!”
  姚謙聞言松了口氣,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且先把眼前這關過了,故而像是送瘟神一般送走了兩個太監。
  等姚員外送完客人回轉,卻冷不丁的看到方應物已然站在自己身后,不知什么時候悄無聲息的從屏風后面出來了。
  “莫非你在里面......睡著了?”姚謙問道,七八年來首次對方應物的職業素養產生了懷疑。
  方應物卻望著兩位太監消失的街口若有所思,半晌才道:“我看這兩個公公有古怪。”
  姚謙贊同的點點頭,“有古怪。”
  方應物皺眉道:“究竟古怪在哪里?”
  姚謙贊同的點點頭:“古怪在哪里呢?”
  方應物恍然有所悟,以手加額道:“原來如此!不過這個古怪能說明什么?”
  姚謙贊同的點點頭,“這個古怪能說明什么?”
  方應物收回目光,瞥著姚謙道:“我要問你!”
  姚謙嘿嘿笑道:“方賢弟有話但講,我洗耳恭聽。”
  方應物便反問一句道:“你說這兩個公公是不是貪財之人?”姚謙把握十足的答道:“必然是!”
  方應物便道:“兩個為錢而來的貪財之人,到了你這兒,對你威逼呼喝一下午,然后分文不取的離開,你不覺得古怪么?
  就算談不成買賣,但他們完全可以順手從你這里敲詐幾兩跑腿銀子,不然豈不白白出宮一趟?可是他們為何又不做?”
  姚謙猜測道:“也許他們看不上這幾兩罷。”
  方應物嗤之以鼻的說:“采買大事,自有宮里的大人物把持,油水也都是大人物們的。他們兩個只是跑腿小角色而已,能落下幾分?怎么會看不上跑腿的銀子?”
  最后方應物總結道:“所以,他們必定有別的意圖,是銀子之外的意圖!我猜測,八成與汪直有關。”
  姚謙大驚道:“不會罷?我只是做買賣的商人而已。”
  方應物解釋道:“你是打著汪直旗號通行關內外,如今生意做得如此大發,有心人很容易便能注意到你。而宮里來人如此古怪,除了意在汪直,還能有什么理由?”
  姚謙喃喃自語道:“我只是做買賣的商家而已,哪能想參與宮里宮外的角力?”
  方應物不客氣的說:“趁早覺悟罷,世上沒有如此單純的買賣!自從你借了汪直旗號那一天起,你就該有這個心理準備!”
  ps:
  煩煩煩!出門煩,家里事情也煩!實在沒心思寫了,明早起來再繼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