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642 天外有天


  方應物與劉棉花在書房談著變幻莫測的朝廷形勢,堪稱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談的興起,連晚飯都顧不得去廳堂里吃了,都叫仆役們送進書房來。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趁這功夫,方應物又故意發牢騷道:“本來依照小婿設想,家父已經做了這一代東宮侍班,小婿完全沒有必要再去東宮湊熱鬧!我方家兩代人全都用在這一代東宮實在太浪費了,一代接替一代才是正理。
  何況小婿年紀尚輕,今年不過二十出頭,足可慢慢熬著等待下一代東宮機會。左右也不過十年左右,小婿完全等得起,這才是著眼于長久之計。
  可老泰山你在文華殿中,卻出面極力支持懷恩太監的提議,想讓家父去國子監當祭酒,同時叫小婿補東宮侍班。如此卻亂了小婿當初的盤算,這真令人造難!”
  劉棉花聞言瞪著方應物:“你滿口抱怨是何意?你以為老夫是為了一己之私,才不顧你們父子的長遠打算?”
  方應物避而不答,又嘆口氣道:“老泰山不必多說什么,老泰山的心思小婿也非常理解。所以小婿最終答應了就是,以后肯定助老泰山一臂之力!”
  方應物已經想明白了,父親方清之或許還有二十年政治生命,而他方應物或許還有四十年政治生命,而年近六旬的劉棉花還能有幾年?自己的長久之計,其實在劉棉花眼里一文不值,也許劉棉花根本沒有十年了。
  抓住眼前機會,盡力攀升為首輔。踏上人生巔峰,作為一個讀書人此生無憾。這才是劉棉花的現實心理。想賭十年后的事情,誰知道能怎樣?
  當然理解歸理解。但該發的牢騷還得發。方應物如果不發牢騷,怎么讓劉棉花覺得虧欠了他?
  只聽得劉棉花駁斥道:“你理解什么?誰說老夫就是為了當首輔?你也太小看老夫的心胸了!”
  方應物搖搖頭苦笑道:“老泰山!這里沒有外人,你我翁婿之間大可敞亮些!小婿想什么,你都清楚,你想的什么,小婿也都明白。
  其實力求上進乃人之常情,老泰山想做首輔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何苦遮遮掩掩不敢承認?小婿肯定幫你就是!”
  劉棉花緊皺雙眉,臉上仿佛痛徹心扉。“你那兩個劉家哥哥不成器。如今都要靠著坐監熬功名。老夫也沒法子,只能如此辦了,不然等老夫致仕,他們只能更倒霉。
  而令尊若能執掌國子監,你那兩個哥哥這幾年也就有人照料了!三年后他們若能考核為優異,從國子監肄業也好選官。
  須知一個好漢三個幫,你那兩個哥哥官場走得好,也是你將來的莫大助力。他們將來肯定以你為主,而師生鄉黨能比得上親人兄弟?除此之外。你又沒有指望得上的近親。
  所以你不能詆毀老夫是為了一己之私!老夫這番苦心究竟是為了誰?你這年輕人又能理解多少?”
  “”方應物無語,不能再說了!再這樣說下去,不但討不回人情,反而要倒欠老泰山人情了。只能說。想讓老泰山欠點人情可真難!
  正當這時,仆役們提著食盒將晚飯送了進來,翁婿兩人邊吃邊繼續談。朝廷大事當前,君子食不言也顧不得了。吃完了后。兩人談的也就差不多了。
  天色已晚,疲憊不堪的方應物便主動告辭。劉棉花點點頭。放了方應物走人。不過方應物走到書房門口,便見有團黑影在外面堵住了書房門口。
  誰如此大膽?方應物想道,再定睛看去,原來是一名老婦人,不是劉老夫人又是誰?
  只見得老夫人面無表情,一言不發,只冷冷注視著劉棉花。尚在屋內的翁婿兩人彼此對視一眼,突然覺得好像又忘了談什么事情。
  在老夫人的逼視下,翁婿兩人齊齊恍然大悟他們又忘了商量婚事,雖然方應物一口一個老泰山和小婿,但他們兩人還真沒想起來婚事問題。
  老夫人冷笑幾聲,“想起來了?什么時候、如何辦才好?”
  對此,劉棉花很冷靜的分析道:“近期不是恰當時候,方應物要為東宮臣屬,之后肯定不大穩定。故而還得等到東宮之事徹底塵埃落定之后,鳳平浪盡諸事順心,再行大喜事較好。”
  其實劉棉花的潛臺詞是,接下來方應物站在了風口浪尖上,不是沒徹底撲街的可能。出于穩妥角度,還是等大局已定的時候嫁女政治風險最低。
  但老夫人卻生氣了,指著丈夫道:“女兒已經要成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了,你又想等到什么時候?女婿也在這里,今天若不定出個章程,都不許離開!”
  方應物連忙表決心道:“全聽老泰山的,小婿無不可!”
  追求完美無風險的劉棉花下了好大決心,這才萬分糾結的說:“這幾個月,我劉家籌備嫁妝禮器,方家那邊則要修葺屋舍庭院。然后等到盛夏過后,**月秋高氣爽時節,擇一黃道吉日成親即可。”
  方應物抱拳道:“小婿知道了,回家后便告知家父,定然誤不了婚事。”
  老夫人還有些猶豫,如果還要幾個月,那時間也不算短了,她有點等不及,擔心又夜長夢多。不過見方應物也同意了,便只能點頭道:“如此甚好!”
  方應物心里確實還是想延后到幾個月的,畢竟他剛從蘇州府差遣回來,家里兩房小妾還沒安撫完畢。何況他兩個兒子都要滿地跑了,突然再來一個正房,對家庭生活的沖擊肯定不小,能給妾室幾個月緩沖期當然最好。
  從劉府告辭出來,在陽春晚風里,方應物昏昏沉沉宛如行尸走肉,僅憑著慣性找到了家門。
  卻有門子迎上來道:“大老爺留了話,問你還去不去見他?”方應物有氣無力的擺了擺手:“不見了,現在就是神仙也不見!”
  隨后方應物回到自家西院,隨便摸了一處臥房進去,也不知道是王蘭王瑜哪個小妾的房間。連衣服也沒脫,只蹬掉鞋子,一頭栽進了床上,二話不說便睡死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