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640 活到老學到老

天子一言既出,太監們還好,卻讓在殿內侍立的東宮眾屬官感到非常驚愕,感到圣上這表現實在是太不負責任了。
  被朝臣伏闕進諫時,不敢親自面對卻帶著小心思讓其他大臣去勸諭,哪有人君風度?
  不過雖在意料之外,又細想倒也在情理之中,這么多年來的事跡一再表明,今上就是這樣沒責任心的人,還能如何?
  被落實到具體人頭上的方清之暗暗苦笑,君上這道圣旨算是抓住了自己弱點么?
  其實殿中明白人都聽得出來,梁芳剛才說“有人挑動教唆”,所暗指的就是方家父子,更詳細的說是方應物。出去探問情況的太監也稟報了,方應物就夾雜在人群里。
  方應物是方清之的兒子,劉吉是方清之的親家,那么讓方清之出面后,為難的就是方應物和劉吉那邊了。
  君命難違,方清之無可奈何,領了命前往左順門。說實話,他根本沒有去勸說的動力,更沒什么心思來想主意,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卻說在左順門外,劉棉花心里也頗為七上八下,因為集體伏闕這種事情的后果是非常不可控的,君王一念之間就天上地下,人臣很難精確掌控,劉棉花本人向來不大習慣這樣冒險。
  還有就是不怕天子降下九天雷霆,就怕天子不理不睬,不知未來的干耗著時間更加難以令人忍受,無論心理還是生理上。
  但這種狀況貌似并沒有出現,沒等多久。忽見左順門里又是人影晃動,然后閃出人來。
  劉棉花抬頭定睛一看。原來是親家方清之。他心里略一思忖,便恍然了。立刻猜出了天子的小心思。
  不只劉棉花,群臣大都望見方清之并認了出來。畢竟方學士在朝堂上,無論是從熱門儲相還是方應物他爹的角度來看,均是知名度很高的人物。
  但方學士此時此刻出現在這里,卻成了一個死結,進則有損自身清名,退則成了抗旨不遵,天子以此為借口輕易就可收拾他。
  頭腦簡單的人或許覺得此事很好辦,方清之既然來到左順門。直接掉頭加入己方不就得了?
  但事情沒那么簡單,以方清之的秉性,若是可以的話,早就加入伏闕群體了,這種事情怎能少的了方學士?只是他身為東宮官員,不能這樣做。
  外朝朝臣可以為了爭國本公開斗爭乃至于叩闕逼宮,但東宮官員卻不便如此,因為屁股底下的位置不同。
  說是為了避嫌也好、示范無私也罷,別人熱衷于保太子爭國本是提升逼格的。但東宮官員若對此過于積極反而是降逼格的名利場上很多事情就是如此微妙,不細想就要犯錯。
  對此群臣紛紛感慨,果然是伴君如伴虎,方清之只不過距離陛下近了些。就被抓差做這種難以兩全的為難事情,換成是誰也沒辦法。
  而伏闕領袖劉棉花雙眉緊鎖,又一次犯起了愁。如果是別人。劉棉花完全不會有任何顧慮,該怎么辦還是怎么辦。但方清之就不一樣了。怎么也要看方應物的面子。
  如果自己不給方清之面子,那方清之就沒法向天子交待。而后只怕天子會遷怒方清之,那誰又知道方應物是否對自己產生不滿?
  想到這里,劉棉花朝后面看了看,找到方應物并使了個眼色。對此方應物暗嘆口氣,開始質疑自己存在的價值了,難道自己今天的價值就是不停的替劉棉花掃清各種層出不窮的障礙么?
  于是方應物從人群里閃了出來,與自家父親面對面站著,一個在臺階上,一個在臺階下。暮春暖風習習拂過左順門,父子兩人下意識對視一眼。
  說實話,天底下能與方應物快速形成無言默契的人很少很少,而方清之并不包括在內
  不過方清之的心情卻莫名其妙的平穩了下來,仿佛得到了什么保證似的,感到兒子一定能擺平自己的難題。
  而且此時方清之突然想笑,忽然覺得有這樣一個兒子也挺不錯,固然有些時候讓自己七竅生煙,但眼下這種時候也能替自己分憂。
  于是方清之拋開了沒必要的雜念,淡定的站在月臺上,等待著兒子出手。
  方應物緩緩地推金山倒玉柱,在臺階下對方清之叩拜三次,然后仰頭道:“有些話要說在前面,今日為江山社稷事,只有同殿之臣,沒有父子天倫。兒子我若有觸犯忤逆之處,還望父親大人恕罪,待到回家再領家法。”
  “唔”方清之只微微頜首,現在不需要他說什么。
  方應物站了起來,“敢問父親大人,你突然現身左順門,莫非是前來勸告吾輩散去的?”
  “唔”這話不好回答,方清之不想承認,但也不能否認,正在琢磨措詞時,又聽到方應物搶先發話了。
  方應物的口氣非常嚴厲,“若是如此,兒子深為父親所不取也!如今宮中妖風陣陣、邪氣遍布,朝堂諸公有目共睹,難道父親你看不到?
  正當吾輩奮力之時,百余正人聚集在此,欲以忠肝義膽,凡是來勸阻者,何異于助紂助虎為患!”
  “唔?”方清之瞪大了眼睛,兒子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當眾噴他!反了,簡直反了!
  方應物并不給方清之任何說話機會,高聲叫道:“若父親真是奉召來勸阻我等,還請免開尊口,以免臟了兒子我的耳朵嗎,更不要叫兒子我瞧不起!若父親大人沒有勸阻的意思,還請父親大人回轉進諫天子,為天理正氣盡到一分心力!”
  被兒子騎到頭上接連訓斥,哪個父親能忍受得了?方清之氣的手指哆嗦、臉色發白,最后冷哼一聲,拂袖而去,毫不猶豫的離開了左順門這個是非之地。若不是不想太過于家丑外揚,非要家法侍候不可!
  劉棉花忍不住偷偷對方應物豎了豎拇指,算是點贊了。其余眾人目瞪口呆,沒想到事情竟然可以如此解決,方應物上去噴幾句就把方清之噴走了?
  不得不說,這事也只有方應物能去做,其他人想做也做不了。道理很簡單,別人家的孩子別人能打,外人卻不能打;不,是別人家的爹別人能訓,外人卻不便訓責,不然要遭父子兩人份的記恨。
  卻說怒氣沖沖的方清之剛走下臺階,便忽然有所醒悟拍了拍額頭叫一聲“為時不晚”。
  再回到文華殿,方清之奏道:“臣奉旨出左順門,話尚未說得幾句,卻橫遭小兒輩叱罵,實在不堪其辱而回。故而不能完旨,特向陛下請罪!”
  梁芳冷笑道:“對面叫罵幾聲,就把方學士你堵回來了?分明是辦事不用心。”
  方清之毫不客氣的反駁道:“你行你上啊?”
  梁芳頓時語塞,一想到外面有方應物,梁太監就感到頭皮發麻,他怎么可能噴得過方應物?大概換成誰去也是自討其辱。
  方清之又對天子奏道:“事情因梁芳而起,不如遣梁芳出左順門安撫人心,也算是解鈴還須系鈴人。”
  梁芳絕對不敢去左順門那里,因為誰也不敢保證自恃天理正義的大臣發起瘋來會做出什么事。
  當年有個錦衣衛指揮使馬順就是被發瘋的文官們群毆致死的,他梁芳此時正在風暴眼上,不能不吸取教訓加倍小心。
  ps:這兩日家里有個大事情,已經忙完了,開始補更新。這章送400字,下一更盡量早發,大約明天中午之前。
  看大明官最新章節到長風文學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