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639 你行你上啊

各種雞湯文里經常說,做人吶,目光要長遠,不要只顧得眼前利益......這句話奏效的前提只有一個,那就是眼前利益遠不如長遠利益動人。看書神器www.booksrc.net
  但如果眼前利益足以與長遠利益相比較,哪怕眼前利益只稍遜于長遠利益時候,有幾個人還能把持得住原則?誰還有耐心等候將來?
  方應物目前就面臨著這種選擇,他的十年計劃與懷恩太監拋出來的誘惑相比較,方家在哪種情況下受益更大還真不好說。
  或者說,選擇好做,無論怎么選,反正方家都不吃虧。但真正讓方應物所顧忌的是,他一直信奉天上不會掉餡餅,懷恩太監如此建議的動機在哪里?
  看不清這個動機之前,方應物不敢隨便答應什么。其實方應物本性上還是一個謹慎的人,而過往的大膽冒險只是充分把握天時地利人和之后的表象。
  方應物抬頭看了看懷恩,又看了看內閣四巨頭。然后他突然笑了笑,很風輕云淡的對懷恩答道:“朝廷大事,皆有諸公做主,下官盡力顧全大局聽從朝廷安排就是。”
  方應物這算是踢皮球了,一方面他看不出深淺便把主動權拱手相讓,先看看別人的表現,再根據別人的表現進行分析;另一方面,也能顯得自己淡泊名利,避免了產生面對名利急不可待的不良形象。
  懷恩便又對內閣四巨頭問道:“諸位先生以為如何?”
  萬安今天擺明了要與懷恩唱反調,在弄不清懷恩真實意圖之前,凡是懷恩所贊同的。他就要反對,這對他而言應該是最可能正確的反應。
  所以萬輔開口道:“若為今日之事升賞方應物。極為不妥當。太子失德終歸是丑事,難道要告訴天下人。在朝廷里可以靠著太子失德來加官進爵?這與兩國交戰之時,趁機國難財有何區別?”
  一直沒有說話的內閣第四把手彭華也贊同道:“言之有理。”
  他靠著萬輔援引入閣的,今日至此如果還不聲支持,只怕要被萬輔所銜恨了,萬安可不是心胸大度的人。
  次輔劉棉花這時候笑了幾聲,“我倒是有點不敢茍同。方應物勘破東宮奸邪,阻止太子玩物喪志,如果大張旗鼓表彰誠然不妥當。
  但若讓方應物入東宮侍班,豈不顯得恰到好處?既撫慰有功之人。又不至過于張揚,更是人盡其才了。”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更別說是劉棉花這樣對方應物非常熟悉的旁觀者。
  在劉棉花看來,方應物這樣堅決果斷又能言善辯的人,如果心有不甘早就有一萬種說辭扔出來了。可是方應物竟然表現出了猶豫不決,并把主動權拱手相讓,這說明什么?
  這說明方應物真實本心已經動了,已經有意接受懷恩的安排了,只是他之前剛拒絕過懷恩。一時間面子上轉不過來而已。如果此時太痛快的接受了,就好像顯得他貪圖榮華富貴似的。
  看到老泰山堅決明確的表態,方應物微微訝異。劉棉花是方應物的旁觀者,方應物又何嘗不是劉棉花的旁觀者?
  在方應物的認知里。老泰山不會貿然表態才是,然而事實卻是相反,完全支持自己加入東宮班底。方應物想了想。斷定老泰山肯定看出了什么,所以才敢開口。
  雖然不知道老泰山到底看出了什么。但方應物相信老泰山的洞察力和判斷力。
  這時候只剩劉珝沒有就此表態了,如果說萬安今天是遇懷恩必反。那么劉珝就是一貫的逢方應物必反了。他很不出眾人所料的說:“東宮國本事關重大,從未有過父去子繼的成例,怎可如此兒戲?”
  四個閣臣,三個反對,但懷恩太監仿佛并不以為意。來回掃視了幾眼說:“今日之事說明,宮中奸邪層出不窮,幾乎陷太子于險境,諸君以為然否?”
  對這點眾人皆不能否認,只能點頭稱是。今天的事情明擺在眾人面前,還敢說太子在宮中穩如泰山,那就真是睜眼說瞎話了。
  懷恩見沒人否認,繼續道:“故而仁壽宮圣母太后深為憂慮,正所謂國亂思賢臣,東宮國本豈可不穩?須得補充有力大臣侍班,如此方可鞏固國本,太后便屬意方應物!”
  話說到這里,懷恩太監再次停住,給了時間讓眾人去想。而殿里其他人齊齊陷入了深思中,反復咀嚼懷恩太監這幾句話里的意思,一時間鴉雀無聲。
  眾人都知道,關鍵一句話是為了鞏固國本需要有力大臣,然后就非方應物莫屬?這其中的邏輯關系在哪里?
  殿里這批人畢竟是天下最聰明的一批人,短短片刻后,就有人漸漸的猜透了迷霧的一絲真相。
  其中的緣由,其實想明白了就沒什么稀奇的。不過只能是心知肚明,但不得宣之于口。
  宮里形勢極其復雜,太子肯定要面臨各種明槍暗箭,稍有不慎就要中招,今日這樣的情況只怕還會再上演。但太子身邊的這些侍班大臣們方正有余,應變不足,只怕應付不了波詭云譎的形勢。
  所以東宮需要補充一個機敏精明、戰斗力強、善于應付陰謀詭計的人在太子身邊輔佐保護。當然,政治上必須要徹底可靠。
  而方應物,就是這樣一個非常合適的人選。這些道理,是不可能公然說出來的,只能靠大家自行領悟和腦補。
  想至此處,眾人無論敵友皆不得不承認,方應物太合適了。真要拋開一切成見,說是眾望所歸也不為過,這個條件簡直就是為方應物量身定做的!
  方應物本人已經風中凌亂,目瞪口呆的站在班位末尾,他猜了半天原因,也沒猜到是這個緣故!
  敢情強推自己入東宮,不是因為自己功業彪炳,不是因為自己聲望爆表,不是因為自己人品俱佳,不是因為自己學問出色!
  全然只因為自己能戰善斗,所以面臨復雜局勢的東宮需要自己這樣的特殊人才!需要自己為太子當一個擋箭牌、防護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