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638 以毒攻毒

方應物見郭不怒頑固異常,雖沒再說些什么,只在心里諷刺了一句“執迷不悟”。然后還真就站在了郭不怒身后盯著,擺出了“你郭御史有種就不要縮”的陣仗。
  方應物還暗中瞧了劉棉花一眼,發現劉棉花不復剛才焦急模樣,于是就知道劉棉花也懂了。如果以劉棉花的水準連這都不懂,那就沒必要繼續了。
  而正沉迷于戰而勝之的郭不怒看到方應物舉動,只覺得莫名其妙,不知道方應物究竟意欲何為,想來想去也只當是倒驢不倒架、輸陣不輸人。
  左順門里人影閃動,只見得有一名華服太監在左右簇擁下匆匆行出。眾人大都認得,此人乃是司禮監秉筆太監、天子近侍太監覃昌。
  覃昌太監在朝堂中扮演十分重要的角色,天子圣旨常常由他頒布傳達。眼下出現在此,肯定是代表天子來發話的,眾人心知肚明,連忙收聲凝氣,等待覃昌開口。
  而覃昌先下意識向下面掃了幾眼,便微微皺眉,只感到大臣的站位十分詭異。臺階中站著一個面生的科道官,臺階下還緊緊站著一個很面熟的方應物,再后面又是一個更面熟的劉次輔,然后才是其他人。
  不過對于覃太監而言,這些詭異本就是無所謂的事情,無論這幫人怎站位,在他眼里都是一個群體,故而只看著最前方的郭不怒問道:“爾等是為梁芳而來?”
  郭不怒生怕別人搶了風頭,連忙又邁上一步臺階,對覃昌答道:“正是!”
  覃太監便繼續問道:“圣上有言。梁芳任內監何職,本為宮中之事。與外朝何干?莫非爾等還想插手禁中?又是何居心?”
  這句詢問,應該就是天子的玉音原話了!
  郭不怒自從做官以來。從未有今天這般意氣風發的高光時刻。此時他矗立在這里,上接圣言,下領群臣,仿佛就是文武百官的代表、天理正義的化身。可笑劉吉、方應物之流費盡心機,全為自己做了嫁衣裳!
  郭御史清了清嗓子,開口就要答復時,忽然背后有人說:“這些話......劉叔溫可教你怎么答過嗎?”
  聲音并不陌生,一聽就是方應物的,聲音也并不大。差不多只有周圍幾個人聽得清楚。
  郭不怒下意識的想要置之不理,但卻強烈的感覺到其中隱藏著令人不安的元素。
  就在他愣了一下的空當里,卻聽到方應物抬高了聲調:“吾嘗聞內閣劉叔溫乃是正直之人,天子也要尊稱一聲東劉先生!而郭御史是他青眼有加的門生,向來師生一體的,今天要聆聽郭御史的高見了!”
  本來聚集在左順門外的朝臣里,很多人并不清楚郭不怒的背景源源。畢竟誰也不可能將所有大臣都了如指掌,郭不怒先前又并非是方應物這般名聲響亮。
  但是聽到方應物當眾議論,便都心知肚明了。原來這郭不怒乃是劉珝的人馬。而劉珝與劉棉花、方應物的嫌隙滿朝皆知,難怪郭不怒要跳出來擋劉棉花的路。
  仿佛有一桶雪水傾倒了下來,將郭不怒從頭澆到尾!他突然明白了,方應物絕對故意在這時候說話。將他與老師劉珝綁定!
  是的!今天一二百人聚集在這里,是為了國本叩闕聲討梁芳、扶持東宮,但這是自己老師劉珝的政治立場么?
  作為心腹。郭不怒知道老師劉珝最近與萬安首輔的關系很**,大有化敵為友的趨勢。而萬安的立場不言而喻。作為倚靠宮中萬貴妃的死黨,萬首輔還能有什么選擇?
  所以郭不怒能夠判斷。與萬首輔關系**的老師劉珝,也非常有可能傾向于萬首輔這邊!那么他在這里沖在最前方,大肆批判梁芳并力挺東宮,豈不有可能與老師劉珝的立場沖突了?
  自己沒有自成一派的能力,今后還指望老師提挈,若是今天自己成了逆徒,被認定了背叛,那今后自己還有什么依靠?
  可是現在自己還能退下么?后面一群人虎視眈眈,自己如果不肯批判梁芳,態度稍有軟化,只怕立刻就要千夫所指、身敗名裂!
  政治立場不同,那么可以不出頭,大家也可以理解;但上躥下跳的強自出頭,最后卻又出爾反爾,這種政治品格簡直令人不齒,甚至還是人品卑劣的問題。一個人品卑劣的御史,還能有何前途可言?
  在覃昌的審視下,郭不怒忽然大汗淋漓、啞口無聲,渾然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他不說話,但有人繼續說話。方應物冷笑道:“我說過,你那個位置不好站,而我就在這里看你勇往直前,但愿你不要退縮!”
  不知怎的,郭不怒突然想起剛才方應物罵他“坐井觀天”,現在終于明白其中意思了。
  老師劉珝就是自己的天空,而自己逞一時之快,只看到了眼前的風光,但卻沒有看到整個天空的格局。
  自己現在根本沒有正確的選擇,兩條道路只有死得快慢差別!如果時光能夠倒流......
  方應物不會再給機會了,便開口嘲諷道:“原本還以為你是個高明的人,我不愿爭風便有心相讓,但不料你卻是妄圖投機取巧、欺世盜名之輩!
  你明知道自己沒有駕馭形勢能力,還敢出來攪亂視聽、亂搶風頭,真不知你意欲何為?難道你的本意,是為了協助梁芳擾亂我等舉事嗎!”
  有心相讓......郭不怒茫然的轉過身,不再有方才那種精明機敏的模樣。
  難道從一開始,方應物就是故意的?先是一步一步引誘自己激情爆發,把自己架到火上烤,然后又一步一步把自己逼到絕境?可笑一開始自己忍受不住香甜誘餌的勾引,最終做了場美妙的黃粱一夢。
  這個人實在太可怕了,外人只看到狂刷聲望的好處,也覺得效仿起來很容易,但又有幾個深思過其中的門道,拿捏得住其中分寸?
  可此刻想明白了又能怎樣......站在高高的臺階上,郭不怒不知該何去何從。他是奉了老師命令來潛藏搗亂的,但自己沒有控制住趁機上位的野心,眼下失控了又能怎么辦?
  今天敢來冒險叩闕進諫的都是性格比較剛烈敢說的人,登時人群中喧嘩起來,有人破口大罵道:“好個混入吾輩之列的亂臣賊子,也敢竊據其上擾亂視聽,還不滾下來!”
  項成賢一馬當先,沖上臺階劈手揪住了郭不怒的衣領,就這么硬生生的將宛如行尸走肉的郭不怒拖了下來。在下了臺階后,沒人多看郭不怒一眼,這個人已經死了。
  方應物淡定的對劉棉花點點頭:“次輔老大人請繼續。”
  劉棉花感到深深的蛋疼,怎么自己堂堂一個次輔仿佛成了提線木偶,刷聲望果然是只獨屬于方應物的領域么?
  先前劉棉花也覺得刷聲望是個很簡單的活計,并不覺得有多么難,看方應物屢屢突破天際難免眼紅一番。但從今天自身遭遇和郭不怒這個例子中,劉棉花深深的體會到,這不像看起來那么簡單的。
  此時劉棉花只能徹底心服口服了,作為縱橫一個官場三四十年而始終不倒的老臣,可謂是時代變遷的見證者,自然認識遠比一般人深刻。
  先前本朝出過翰林四諫、王恕、以及二弘,都是憑借正直敢言有名望的人,但零零散散不成體系。一直到了方應物身上才算臻于大成,真正開創了新的流派并重新定義了做官方式。
  郭不怒可能不是第一個想要效仿的,但也肯定不是最后一個,大明朝從此只怕要多出一種“聲望流”的官場路線了。
  劉棉花敢于斷言,如果千百年后還有人研究史書,只怕要奉方應物為大明朝“刷聲望”的開山鼻祖。
  自己這女婿真是一個天才,他怎么就能發現了其中機竅?若自己早得到了這種理論指導,何至于成為“棉花”?(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