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637 新流派

司禮監掌印太監懷恩和首輔萬安各執一詞,連續爭論了幾個來回。但殿中不只是方應物,其他人仿佛也是事不關己的樣子,沒有一個出面表態。司禮監眾位公公如此,內閣和東宮大臣也是如此,想想也是很好理解的。
  太監這邊,懷恩想要追查到底,說不定要觸及萬貴妃和梁芳,這肯定會讓天子不快。
  其他太監當然沒有懷恩這種本錢和風骨,沒膽量公然支持懷恩,但同時也不敢與懷恩對著干,只能一言不發了。
  而大臣這邊,萬首輔是徹底倒向萬貴妃的,但又有誰和萬安是齊心的?在這件事上積極幫著萬首輔,就可能會被士林認為是討好萬貴妃。
  所以大臣不會發言表態支持萬安,同時因為陣營問題也不便于力挺太監,最終干脆也徐庶進曹營了。
  一場許多人認為的群戰大戲,結果變成了懷恩和萬安的單挑,未免就顯得有點乏味了。
  旁觀者方應物暗暗感嘆,成化朝果然是一個不正常的時代。應該說懷恩公公的立場偏向于士大夫傳統立場,而首輔萬安卻走的是佞幸路線。
  與他們的身份相比,所作所為恰恰反了過來。太監比大臣還要忠直,真是諷刺。
  懷恩見與萬安僵持不下,便暫時擱置,開口談起另外一個問題,對萬安問道:“太后有問話,東宮眾講官疏于職守,該當如何處分?”
  卻說萬首輔各種品行令人不齒,很多年前就被清流所鄙視,然后彼此關系一直很齟齬。所以萬首輔與清流詞臣之間毫無情誼可言,在這種時候便也完全沒有回護之心,甚至還生了點報復的快感。
  他聞言便道:“東宮侍班身負教導重任。但卻輕忽失察,致使太子失德。其過不可恕,可罰為貶官一級!”
  此言一出,立在殿里的東宮眾講官無不對萬首輔怒目相向。詞臣的品級本來就不高。一般最多也就五品。要是再降一級那真是不能忍。
  不過在太子沉迷博戲這件事上,東宮講官確實也該負責。雖然明知萬安是故意整人,但不好自己出面自辯。
  除此之外,方應物同樣非常不滿,因為他父親方清之也是東宮侍班!從成化十四年起。他就抓住一切機會為父親方清之造勢,至今已經辛辛苦苦七年了。
  眼瞅著父親已經走上了快車道,隱隱然成為這一輩的領軍人物,甚至有超越謝遷的跡象。這時候要是遭到降級,那簡直就是像是被當頭打了一棍子,不是前功盡棄也是浪費幾年時間。
  別人不好說話,方應物則沒有顧忌。在今天他是功臣,不是罪人,不存在心虛的情況。便站出來對萬安道:“首輔老大人所言,下官有所不敢茍同。”
  萬安瞥著方應物。淡淡的譏諷道:“方拾遺你當然不會同意,誰讓令尊也位列東宮侍班?老夫覺得你還是避嫌為好,廟堂之上就不要講究父子私情了!”
  方應物啞然失笑,“老首輔先入為主了,下官出來可不是為了家父開解!身為東宮侍班,對太子教導有過失,如何處分自有朝廷裁斷,下官絕無二話,這點道理下官還是明白的!不過下官卻有一事要提醒老首輔。”
  方應物停了停,而后才加重了語氣道:“雖然朝廷擇詞臣中賢良者侍班東宮,負責日常講習,但名義上還有內閣大學士總領其事。何況閣臣詞林本為內外一體,很多時候不分彼此。”
  萬首輔突然感到不妙,可能要引火燒身了,連忙呵斥道:“此言過于牽強!”
  方應物則反問道:“萬老大人官職是少傅、太子太師、華蓋殿大學士罷?劉博野老大人的官職是太子太保、謹身殿大學士罷?不知太子太師、太子太保這樣的官銜,作何解釋?”
  萬安瞪著方應物,沒有接話,這話也沒法接口。縱然萬安不缺小聰明急智,這時候也全然派不上用場。
  方應物便高聲道:“下官以為,盡然要處分侍班講官,那么也請對內閣大學士一視同仁,請老首輔及劉博野公同受處分!如此才稱得上公正,叫中外心服口服、無話可說!”
  眾講官聞言只想給方應物喝彩,但估計到內閣眾大佬臉面,才硬生生的遏制住了這股激情。
  不過瞪方應物的人,除了方清之、萬安之外,又多了兩個,那就是次輔劉棉花和同為大學士的劉珝。
  劉棉花瞪方應物是因為,這女婿大義滅親起來簡直不手軟。他劉吉安安靜靜的站在這里打醬油,沒有招誰惹誰,卻被自家女婿推了出來陪綁!
  若是最后真的連大學士和東宮講官一起受處分降級,那他劉吉簡直就是無故遭災、飛來橫禍。對此劉吉只能說一句,算你狠!
  劉珝瞪方應物是因為,方應物口口聲聲說萬安和劉吉也要一起擔責,點名也只點了這兩人,仿佛此二人就能代表內閣全體,而他劉珝不屑一提似的!
  要是這樣傳了出去,被有心人一琢磨,那么他劉珝豈不將被視為內閣里的邊緣人物?但劉珝又不能這時候站出去故自攬責任,對此劉珝只能悶在心里罵道,方應物算你狠!
  方應物轉頭對懷恩問道:“下官此言如何?”
  懷恩太監對著方應物若有所思,片刻后才開口:“降級太重!講官便如常人家老師,哪有如此重罰老師的道理?依我看來,每人罰俸一年足矣。”
  所有人再無意見,這樣處理皆大歡喜,能出一個章程將天子糊弄過去就行。
  方應物其實就是想圍魏救趙,讓父親免于受到實質性處罰。罰俸一年這樣的處分,認就認了,沒必要再繼續糾纏不休,他又不是真的為了讓內閣大學士遭到處罰而鬧騰騰。
  所以方應物心滿意足了,慢吞吞的退回自己的班位,立足未翁的時候,突然聽到懷恩太監道:“此外,東宮還要補人手,我看小方大人就可以。”
  大方是方清之,小方自然就是指方應物了。
  “什么?”方應物目瞪口呆,沒想到懷恩突然冒出這么一句話,于情于理這怎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