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636 你不懂

閑扯幾句后,方應物微微錯開身子,將劉棉花讓到了前面去,而他自己則擺出跟班架勢亦步亦趨的跟在劉棉花后面。
  這樣一是照顧到老泰山的心情,免得他老人家惱羞成怒或者破罐子碎摔;二是照顧到老泰山的需求,畢竟眼下劉棉花比自己更需要聲望。
  翁婿二人一前一后的沒走幾步,忽然聽到從后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方應物見劉棉花仿佛要停止腳步并轉身往后看,連忙輕聲道:“休要停住瞻前顧后,緊著向前走!”
  劉棉花頓了頓,便聽從了方應物的意見,繼續朝左順門而去。
  但后面的腳步聲沒有停住,很快就追上了翁婿兩人,方應物瞥了一眼,忍不住大吃一驚。追上來的這個人,竟然是年過古稀的首輔萬安!
  對此方應物愕然的想道,這老人家身體還挺硬朗,居然一路小跑的過來了
  萬安沒有理睬方應物這個小字輩,指著劉棉花喝道:“劉祐之!你身為輔臣,如此胡鬧成何體統!”
  聽見萬安對劉棉花的責問,方應物忽的恍然大悟,難怪他總覺得今天的事情很不協調,原來緣故在這里!
  回想起來,大明朝很少有閣老帶頭死諫的例子,多是由中下層朝臣特別是科道言官發動抗爭,然后閣臣在天子與朝臣之間和稀泥。
  究其原因,一般官員的官位都是經由銓選流程得到,美化的說法就是士林推選,情分上對天子顧及不多;
  而閣老不同。往往是由天子直接指定,法定身份其實也就是天子秘書。自然吃人嘴短。受“知遇之恩”后,就不便抹下臉皮和天子死磕了。只能在中間當和事老。
  所以今天次輔大學士劉棉花聲嘶力竭的要帶頭伏闕進諫,未免顯得很古怪了,看起來不協調也正常。堂堂一個閣老,突然異常高調的做起御史或者給事中的事兒,怎能不令人訝異。
  別人一開始逡巡不前未必沒有這方面原因,或許是對奇怪事情的下意識抗拒;也可能是突然見到次輔大學士不務正業,驚訝之下便遲鈍了幾分,導致了冷場。而后來方應物這樣的給事中出面喊口號,才讓眾人的思維轉回正常的軌道。
  不過劉棉花今日為了刷出名望。鐵了心不要大學士的尊榮體面,口氣淡淡的對萬安答道:“此乃為臣之本分爾!萬相公若不愿同道,亦不強求。”
  萬安額頭顯出兩根青筋,咬牙道:“我生平沒見過如你這般厚顏之人!你也真好意思如此!你難道不明白么,別人心里誰肯真正理你?別自欺欺人了!”
  萬安寥寥幾句,直接戳中了劉棉花的痛點。在別人面前,劉棉花可以擺出“為尊者諱”的架子自我安慰,但在比自己還“尊”的萬首輔面前卻沒得狡辯。
  故而劉棉花不禁恍惚了一下,剛才那一幕確實有點傷自尊了。若非有女婿出來救場
  方應物皺了皺眉頭,萬首輔真不是省油的燈,老泰山這心態又不對今天真是邪門了,向來靠譜的老泰山為何總是出狀況?
  趁著劉棉花恍惚的時候。方應物迅速插話道:“首輔老大人說得輕巧,如果說劉閣老最多也只是沒人理,那么換成首輔老大人你上去又如何?
  下官敢肯定。只怕全都是對著首輔老大人叫罵并喝倒彩的,而且還不知道有多難聽。莫非你這一百步還真敢來笑話五十步?究竟是誰厚顏?”
  劉棉花忍不住“哈哈”一笑。方應物說的還真有可能,果然是只有比較才會有幸福。心里真是舒服多了。
  自己的名聲固然比方家父子差得遠,但秒殺首輔萬安還是沒問題的,至少自己沒有像萬安這般腆著臉去巴結貴妃并結親、沒有向天子獻春宮
  萬安臉色變了又變,但很理智的認識到自己與方應物吵架純屬自討其辱,就是吵得上火了動手也更不是對手,故而他冷哼一聲拂袖而去。
  方應物與劉棉花繼續向前,一直走到左順門才立定住,過了左順門就是文華殿,難得天子正在此處。
  方應物正想交待幾句時,突然聽到劉棉花幽幽嘆道:“今天算是與萬眉州撕破臉了,以后的日子可難過嘍。”
  方應物開解道:“老泰山怎的沒了信心志氣?不與這樣的小人撕破臉,不與他徹底劃清界限,將來怎么當首輔?何況長痛不如短痛,難過這一兩年,總比難過一二十年要好!”
  劉棉花詫異道:“你怎的一些害怕都沒有?”方應物不屑道:“冢中枯骨,有何懼哉?”
  劉棉花總覺得方應物此話意味深長、含義豐富,不過沒時間細想了。
  卻說今日天子難得去了次文華殿,所以左順門這里已經被外圍警戒的侍衛官軍占據住了,中間夾雜著若干當值的內監。
  站在左順門外,劉棉花終于還是回頭看了幾眼。視野里出現了零零散散的一二百人,如此他才微微放了心,有這些人數撐場面,至少今天不會成笑話了。
  左順門里當值太監看到如此多大臣蜂擁至門前,;連忙站在階上喝道:“停住!爾等聚眾在此,意欲何為?”
  劉棉花重重咳嗽一聲,端正衣冠,排眾而出,要代表朝臣這邊答話。此時此刻,舍他其誰,只要方應物不來搶風頭,高光榮耀都是他的。
  劉棉花緩緩的抬起頭,向來略顯渾濁的眼神漸漸變得銳利起來,松弛的臉皮繃得緊緊,身板挺得筆直,里里外外透著堅毅的氣息。
  眾人將目光都聚焦在劉棉花身上,只要次輔大人一張口,年度大戲就要開鑼了。
  眾人屏氣凝聲,卻見次輔大人醞釀完氣勢,雙眉一動,就要冷不丁又見有道影子飛快的從次輔大人身邊竄了出去,直接沖到了劉次輔與當值太監的中間。
  尚未看清楚此人是誰,然后便聽到他對著太監高聲道:“在下湖廣道御史郭不怒!我等今日聚集到此,特為叩請圣上親賢臣、遠小人、正國本、振朝綱!”
  這時候別人才看清楚了,只見這郭不怒御史圓頭大耳、眼眸不定,奸猾之相溢于言表。真不知道他憑借這樣尊容是怎么進的都察院,要知道御史官職是很講究外在風儀的。
  劉棉花瞠目結舌,方應物瞠目結舌,眾人瞠目結舌,這是從哪冒出來的貨色?
  隨后劉棉花出離憤怒了,方應物也出離憤怒了,此人膽敢強行出來搶戲,簡直是嫌命長了么?
  在左順門當值的太監只能是個傳話工具,什么也決定不了,只要大概明白怎么回事即可。他不管誰是主誰是副,聽到這郭不怒幾句話,便慌慌張張的拔腿向里面跑,大概是要稟報去。
  眾人齊齊無語,原本該慷慨激昂的氣氛沒有出現,反而詭異的鴉雀無聲。劉棉花盯著這位自稱郭不怒的御史,目光兇狠的仿佛要擇人而噬。
  夾在人群里的項成賢會意的走到方應物身邊,對方應物耳語道:“我在都察院里聽說,郭不怒乃是劉珝的門生。”
  方應物仰天長嘆,方才是萬安,現在是劉珝,閣老們都不是省油的燈!
  ps:昨晚為了閨女玩具衣服,血拼雙11殺得興起,凌晨拼完了才接著碼字,只好再送大家400字當做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