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2)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2)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2)     

大明官633 騎虎難下

張永將方應物送到左順門,本該告辭離去,但他心中還存有許多擔憂。雖然方應物給出了介紹汪直罩他的承諾,但汪公公不知什么時候才回來,在此之前如何自保?
  苗鈺背后的人勢力強大,完全有能力在短短幾天內碾碎自己的!那樣就算汪公公回朝,也來不及了。
  故而張永又忍不住問道:“不知該問不該問,關于目前自保之策,方大人可有何教導?宮中局面詭異莫測,非我所能把握也!”
  方應物很詫異道:“如此簡單的事情,不是顯而易見么?你也要問本官?”
  張永被方應物那驚奇的目光看得不好意思,仿佛顯得自己很蠢笨似的,連這么簡單的辦法都想不出來。不過這點不好意思與保命比起來不算什么了:“還望方大人指點一條明路。”
  方應物嘆道:“太子眼下居住在哪里?”張永答道:“眾所周知,是在仁壽宮。”
  方應物反問道:“那你還有什么可憂郁的?現在還不速速去仁壽宮報信去?”
  張永突然有所明悟,恍然道:“多謝方大人指點!”
  也是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張永始終憂心忡忡于自己得罪了苗鈺背后的人,可能還讓天子感到不爽了,同時大概也要與其他東宮太監交惡,故而為自己的小命擔憂。
  但他卻忘了,自己的行為雖然客觀上是幫助了方應物,但也等于是幫助了太子。相當于將所有責任都推給了苗鈺,大大減輕了太子的過錯。
  仁壽宮里周太后是太子的庇護者。肯定希望太子本身安然無恙,自己的所作所為必定會得到周太后的欣賞!只要周太后肯出面管事。那暫時就沒什么好擔心的了。
  不過張永又想起新的問題來:“周太后不喜歡萬貴妃,而汪公公是萬貴妃宮里出來的......”
  方應物恨鐵不成鋼的訓斥道:“你想得太多了!我叫你如此。自然有我的道理,現在你還有別的選擇么?”
  張永得了主意,便匆匆忙忙的與方應物分手,前往仁壽宮報信去了。在眼下似乎沒有更好的辦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方應物走到左順門里,朝著門房里望了一眼,發現眾講官還都在,大概是按照慣例等著太子那邊的召喚。不過看今天這樣子,下午太子八成不會再繼續上課了。
  方應物停住腳步。考慮是否把情況說明一下時,卻見門房里有人主動向自己招手。
  方應物凝目仔細看去,此人依稀很面熟。又想了想,方應物便記起來了,這人就是充當天子工作秘書角色的司禮監秉筆太監覃昌。以前只見過一兩次,故而印象不深。
  覃昌的身份可是不簡單,是天子與司禮監、內閣部院之間聯系的直接執行人,重要的旨意都是由覃昌傳達給相關人員的。看到覃昌等著自己,方應物送走張永之后放松下來的心情。又重新提了起來。
  覃昌站了起來,對方應物道:“皇爺命我前來在此等候,并要向你問話。”
  方應物聞言頗有感慨,一是感慨天子太他娘的死腦筋了。一定要從他嘴里摳出點話么?
  二是感慨天子還不算徹底老糊涂,知道派覃昌來問話,而不是派梁芳這種人。由此可見天子有點明白事的。他知道若想聽到原汁原味、不偏不倚的轉述。就得派中立性強的覃昌出來,否則傳到自己耳朵里的話必然都是經過扭曲加工的。
  所以成化天子這性格.....屬于我明白該怎么做。但我就是不想那樣做的執拗。
  三是感慨覃昌在這個地方問話,到底是故意還是失誤?沒看見周圍其他人臉色都產生了變化么?
  確實。此刻門房里其他講官聽到覃昌的話,未免都生了幾分異樣的情緒。天子先派方應物拜見太子,后派覃昌在這里等著問話,還能問什么?
  毋庸置疑,肯定是問太子之事!在此敏感時期,被垂詢國本之事,這方應物的待遇實在是令人情何以堪,至今連內閣里的宰輔也沒聽說過被天子垂詢此事的,更別說一群只能算候補內閣的講官。
  如果諸位東宮講官知道,迷信神佛的天子是因為方應物有點星君下凡的意思,所以才好奇的召見垂詢,估計會吐幾口血,然后疾聲大呼“不問蒼生問鬼神!”
  方應物知道自己現在有點醒目,忍不住道:“小子何德何能,焉敢承蒙陛下以國事垂詢?朝臣眾多,還望陛下另擇賢良。”
  覃昌卻不管方應物什么心情,直接問道:“太子如何?”
  果然是這個問題......方應物公事公辦的答道:“有明君之相也。”
  覃昌掃了方應物一眼,又問道:“常聽人說太子有明君之相,究竟何為明君之相?”
  方應物繼續很麻利的回答:“秉性謙和,胸懷若谷,禮賢下士,善于納諫,聞過即改。”不過他還是在心里吐槽著補充了一句:其實就是耳根子軟的面瓜。
  覃昌點點頭,正要說什么時,突然有小內監飛奔而來,跑進了房中,對著眾人道:“仁壽宮有旨!召司禮監太監、內閣大學士、東宮講官、方應物等人至文華殿!”
  眾講官包括覃昌在內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聽到這道旨意面面相覷。
  只有方應物心知肚明,感嘆一聲消息傳得好快!大概周太后已經知道消息了,要正大光明的處置此事。
  說起這周太后,出身京郊農戶,不讀書沒文化,鬧過不少說出去簡直貽笑大方的事情,在朝臣眼中是個很粗俗無禮、又愛斤斤計較的老太婆。再加上周家的張揚跋扈,朝臣們心中對周太后大都不太瞧得起。
  但周太后的地位始終無可動搖,從英宗朝一直持續到未來的弘治朝。全因為她做了兩件事情,第一件就是生下了成化天子,第二件就是保護了當今太子朱祐樘。
  如果不是周太后真心實意的疼愛孫子朱祐樘,處處嚴加保護庇佑,只怕朱祐樘早被一手遮天的萬貴妃暗害掉了。至今太子仍然住在周太后所居的仁壽宮,而不是正式獨立居住在東宮,非不為也,實不敢也。
  所以說,周太后雖然干了很多糟爛事情,甚至引發過大明朝第一次群臣集體叩闕事件,但她所做的唯二兩件正確事情卻都是無以倫比的大功德。
  盡管這個老太婆是如此的招人厭煩,可是也風光三朝最后大富大貴的善終了,政治大抵就是這樣。(未完待續。。)
  ps:求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