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626 讓你失望了

現太子、未來的弘治天子朱佑樘雖然不是絕頂聰明的人物,論智商大概比不上弟弟朱佑杬和侄子嘉靖天子朱厚熜,但起碼也是個中人之資。
  他知道這時候自己應該拿出什么態度,無非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能與方先生硬頂。故而他沒有像左右內監那般張揚跋扈,反而很謙退的低頭認錯。
  那先前氣勢洶洶的中年太監還想說什么時,又被太子所阻止了:“苗大伴,暫且聽聽方先生怎么說。”
  有了這個臺階,抓住太子過錯的講官方清之也陷入了深深思量中,事情究竟應該如何解決,這十分考驗政治智慧。
  方才在怒氣填膺的狀態下,種種義正詞嚴的場面話脫口而出,但狠話終究只是狠話,只能用來表明立場,卻不能解決問題——做了將七年詞林官,方清之已經明白了這個道理。
  對方清之這個講官先生而言,初步選擇無非是兩種:要么是對太子失德視而不見,將今日之事輕輕忘掉,掩蓋太子的過失,但這樣做違背本性,不是君子和良師所為也。
  要么就是按規矩辦事,正正經經的訓誡太子,那就肯定免不了要讓別人知道了——正常情況下自然應該如此做,但是當前局勢敏感,天子已經起了廢立之心,太子一旦出現問題,那將陷入極其不利的處境。
  而方清之作為正統王道的清流大臣,從有嫡立嫡、無嫡立長的禮法出發,肯定要力挺太子朱佑樘,反對因為天子個人好惡另立皇子的,更不想眼睜睜看著太子有過錯被天子捉住。
  這就是理想和現實的沖突,每個人在人生當中都會遇到,而且不止遇到一次。選擇理想是賭博,選擇現實是庸俗,這是個問題。
  大多數人遇到這種境地,最終的選擇大都是折衷。方清之嘆息道:“既然東宮有悔過之心,臣覺得今日之事不必奏報天子了,也不必轉告內閣,只需依照規矩轉告另幾位講官知曉即可,想來不會外傳。”
  方清之這樣做,既避免自己私相授受、包庇太子的嫌疑,也不至于擴散的太厲害。東宮講官天然與太子是休戚與共的同一陣營,自然不會與太子過于較勁。
  以方清之的為人,這已經是他能做到的極限了。方應物忍不住嘀咕幾聲,父親大人的頭腦還是有點死板,能不能不要總是盯著太子本身?
  父親大人和太子之間本是同陣營的,遇到內部矛盾暫時無法解決時候,要果斷將矛盾轉移才是!
  故而方應物又一次從父親背后站了出來,別有用心的指著太子側后方的中年太監罵道:“東宮向來以純良著稱,中外有口皆碑!今日卻起居無狀,大失德行,想必是因為受你們這些身邊奸賊所引誘!”
  那中年太監姓苗,是太子身邊的近侍之一,太子也要稱一聲苗大伴的。方才他被太子喝止了,其實心里并不服氣,仍然別有心思。看到太子與方清之仿佛要妥協,正琢磨著怎么去壞事,但又缺乏足夠的借口。
  最一開始的出口大罵,還可以視為乍然遭遇后的**反應,與對面方清之義正詞嚴講大道理一個性質。現在眼瞅著事態朝著息事寧人方向發展,若還要去故意攪鬧,那就顯得有點不合時宜了。
  此刻聽到方應物再次出陣叫罵,苗公公的心情別提多么興奮了,簡直就是剛打瞌睡便有人送上了枕頭。他可不怕對罵,更不怕事情鬧大。
  蠢貨,真以為有理就敢聲高么,叫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苗大伴先在心里罵了一句,立刻又趁機跳出來,對朱佑樘道:“太子何必委屈自己!君臣有上下之分,方學士攜帶他人擅闖太子寢殿,理當先行治罪,然后再論其余!”
  朱佑樘猶疑道:“苗大伴”苗公公很是忠心耿耿的叫道:“明明彼輩有罪在先,卻敢對太子妄加非議,老奴死也不愿見太子委屈自己!”
  方清之回頭望了一眼兒子,到底什么時候亮出來頭,只能讓兒子自己來決定,他是無法插手的。
  蠢貨,以為將事情鬧大后,你就有好果子吃了?方應物心中想道,立刻摩拳擦掌的指著苗公公挑釁道:“你這奸賊,還敢蠱惑太子,欲借此為己脫罪乎?其心可誅!”
  苗公公毫不示弱的反唇相譏:“你也休要顧左右而言他,言語之間躲躲藏藏不敢坦誠己罪,算什么正人君子,笑掉大牙!我倒要再問一句,你們父子擅闖后殿,究竟認不認罪?”
  兩人一來二去,越罵越火,氣氛陡然重新緊張起來。方清之夾在中間,頂著苗公公的口水,心中極度不爽。
  再加上他侍班東宮,經常見到苗公公,但對其多有鄙視,此時按捺不住開口道:“既然你認定我父子有擅闖禁地的罪名,那我便認了又如何?”
  認了?苗公公微微一愣,方應物肯定應該是無理攪三分,怎么他父親突然會認下罪來?
  別說苗公公,連方應物都為父親突然插嘴愣住了,卻又見方清之冷笑道:“本官就算在此認了罪,苗公公又打算如何治罪啊?本官愿聞其詳!”
  這苗公公頓時卡了殼,他們這樣的太監自然沒有捉拿外臣的權力,可就是太子本人也斷然沒有處置大臣的權力。
  苗公公做能做的,好像就只能是仗勢將方家父子扭送“有司衙門”。除非方家父子在闖宮時被侍衛抓了什么現行,或許還能果斷“處置”一下。
  此刻冷了場,作為冷場帝,方清之還微微有些自得,誰讓自己一出馬便將局面重新穩住了。那幾句話也是模仿兒子的一些言談,果然很有效果,噎死人不償命啊!
  當然對太子而言,處置方清之肯定要驚動天子,除非萬分不得已,絕對不能如此。他無可奈何的轉頭對苗公公道:“苗大伴且寬心,此事還是算了。”
  算你個頭!苗公公在心里大罵方清之,好不容易與方應物吵了起來,這方清之插什么嘴!
  至于方應物也很無語,要不是方清之是自家父親,他就忍不住要上去罵了。費心思與對面重新吵了起來,正要大干一場,又被父親給潑下去了RS
  閃文歡迎您!本站域名:"閃文"的完整拼音ShanW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