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4)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4)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4)     

大明官623 名不虛傳

方應物回頭望了幾眼左順門,又向父親問道:“不就是陪伴東宮用膳么?為何諸位前輩的神色如此奇怪?”
  方清之對自家兒子自然沒什么忌諱,將方才的議論照實說了。方應物輕笑幾聲道:“難怪,難怪。”
  “難怪什么?”方清之一時沒明白,但方應物卻不再回答了。
  太子殿下不過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人,上課時候被一群講官圍著盯著,稍有失禮不當(比如坐的累了后左腿搭上右腿),就要被絮絮叨叨的進諫糾正,但別無他法也只能忍著了。
  但下了課后,誰還想再找這個罪受?太子殿下再把講官招來一起用膳,看似是賜給老師們恩典了,但受罪的還是他自己。即便換一個人,肯定也不愿和講官們一天到晚面對面。
  再往深里想,太子眼下還住在周太后所居的仁壽宮,由周太后親自撫養。所以太子殿下在白天被講官看著,到了晚上被太后看著,也就午間休憩這點自由時間了,還能不想自主一點?
  閑話不提,卻說方應物和父親一邊閑談,一邊跟隨在引路太監后面,向著距離左順門不遠的文華殿行去。
  在文華殿外面,有當值的侍衛把守,閑雜人等是不會放進去的。引路的太監上前交涉幾句,侍衛便放行了。
  然而方應物卻停住腳步,對引路太監道:“勞煩兩位公公領路到此,如今有家父同行,下面便由家父將在下引入即可。兩位公公還是趁早用膳去,在下這里不須兩位公公辛苦了。”
  兩位引路太監對視一眼,答道:“既然方大人體貼我等,那就領受了。”
  他們帶著方應物進去見太子,少不得繁文縟節,能省事當然最好。何況有東宮講官方清之引見,確實也不用他們費力氣了。
  當然,如果他們領的是天子手詔,那自然不能輕率,肯定要親自送到太子手里。可這回是天子口諭方應物,他們兩個太監只是帶路的,用不著那么嚴格,將方應物送到這里也說得過去。
  目送兩位太監離去,方清之奇怪的對兒子問道:“你又有什么怪心思?無緣無故的為何讓他們走?”
  方應物搖搖頭沒有回答,只道:“請父親大人引路罷!”
  方應物當然不是無的放矢,讓這兩個引路太監走人,也是一種對天子心意的試探。如果天子有什么特殊心思,肯定對這兩個太監有交待,那么他們斷然不會走人的。
  既然他們能毫無芥蒂干脆利落的走掉,說明沒有從天子那里領受到密旨,更可以表示天子沒有其他特別安排,方應物便可以稍稍放松一些。不是方應物想得多,在宮里頭每時每刻都要存著心眼。
  休憩時間,太子朱佑樘自然不會在前面正殿,方清之便帶著方應物向后殿而去。
  方應物邊走邊犯了嘀咕,外面一圈有侍衛還好,這里面怎么連個守路的內監都沒有?防范如此松懈,難怪一百多年后的大明宮廷會鬧出梃擊案這種匪夷所思的事件......
  方應物正胡思亂想,耳邊忽然傳來喧嘩聲音,然后看到前面父親突然停了下來。方應物莫名其妙,好奇的繞過父親,向前方看去。
  這一看,方應物也傻了眼。卻見后殿飛檐下面圍聚著十來個人,大都是內監服色,唯有當中一位十五六歲少年穿著龍紋便服,想來就是東宮太子殿下朱佑樘了。
  失了上下尊卑倒還沒什么,君上和近侍稍稍逾禮親近一些實屬常見,沒法計較那么多。但關鍵是太子和這伙內監中間擺著小小的案幾,案幾上則倒扣著一具骰盅!
  有個與天子歲數差不多的小內監熟練的搖晃著骰盅,然后霎時停住了手。再打開后,周圍又是一片嘩然聲音,連帶太子殿下也拍掌大笑,很不體面的前仰后合。大概是玩的太興起,他們居然沒注意到方家父子的到來。
  一時間,方應物恍惚間還以為來到街巷深處,偶然看到游手好閑之人聚眾賭博......
  醒過神來,方應物忍不住吐槽幾句,這位未來天子朱佑樘在史書上據說是有數的明君,沒想到少年時候還有這種場面......果然是朱見深親生的。
  而且方應物也總算明白了,難怪守路的內監不見蹤影,估計也是忍不住跑到里面來陪著太子殿下取樂了。反正在外圈還有侍衛把守,有什么情況應該都會通報的。
  方應物更明白了,難怪太子午間從不留下講官陪同用膳......這殿下天天中午在后殿和身邊近侍們耍寶賭博,腦子進水了才會把講官留下來!
  看樣子只怕連外面一圈侍衛都不知道后殿里的狀況,他們肯定想不到自家父子這不速之客啊......方應物感到有些拿捏不定。要是不知情還好,可是今天偏偏就撞上了,真不知道應該如何面對這個意外情況!
  想至此處,忍不住偷偷看了幾眼父親,卻見父親大人臉色鐵青,下巴的短須也微微的顫動著,顯然已經是怒不可遏。
  作為有近乎于老師名分的東宮講官,最大的職責就是輔佐太子,看到被天下人寄以厚望的太子如此墮落,方清之怎能不憤怒?
  方應物忽然想起什么,伸手去拉父親,但卻沒有拉住。方清之幾個大步,走到人群前方,步伐之快幾乎讓方應物跟不上。
  這時候,方家父子終于被發現了。看到須發皆張的方清之,內監們登時鴉雀無聲,小太子也愣住了。
  方清之目光灼灼的盯著朱佑樘,高聲責問道:“太子!休憩時間不知自省,卻大失體統與近侍狎溺并耽于博戲,豈是儲君所為?”
  面對突然出現的方家父子,又聽到方清之情急之下的疾言厲色問責,太子朱佑樘忍不住神色慌張,手足失措。
  方應物在父親身后痛苦地捂住了臉,父親大人這是罵錯了人啊!君上怎么會犯錯,都是身邊人的錯啊!
  要罵就應該破口大罵周圍這些內監近侍勾引太子學壞,罵到狗血淋頭都沒關系,可是根本沒必要對著太子去噴啊!
  還好據史書記載,未來天子朱佑樘算是個比較溫和的人,如果換成嘉靖皇帝這種,挨了斥責還不得記仇一輩子?
  另外在方應物眼里,少年人管不住自己很正常,就算有點小過失也沒那么嚴重。這樣劈頭蓋臉的斥責下去,不怕引起青春期少年的逆反心么?
  天子尚未反應過來,但旁邊卻有個年紀稍大的中年內監跳了出來,指著方清之破口大罵:“你個老窮酸放什么狗屁,誰把你放進來的?
  別說你當著講官,眼下正是午間休憩時間,你也能管得到么!難不成晚上太子爺回宮睡覺,你也要看著去?”
  然后又有另一個內監站了出來,大喝道:“這里不是你們該來的地方,滾出去!”
  于是其他內監仿佛得了聲勢,亂紛紛的叫道:“出去!出去!無有太子召喚,哪有你們大臣闖進后殿的道理!”
  方清之是個斯文人,遇到這種撒潑無賴的糾纏,一時間氣得說不出話來。不過他修行有方,胸中自有一股浩然正氣,倒是絲毫不畏懼。
  心里略略措詞之后,方清之正要開口斥責眼前這群小丑,卻見自家兒子方應物沖了出去,站在了自己前方,厲聲對著哄鬧的內監喝道:“爾等這些無父無母的丑類,什么時候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狺狺狂吠了?一群不知羞恥為何物的閹狗,竟然與爾等同立此地,簡直讓我作嘔!”
  方應物罵著對面內監的同時,背在身后的手掌對著父親隨意揮了揮,看這意思是讓父親先靠邊去。
  方清之無語,又讓兒子搶先了,自己頭腦怎么總是比兒子慢一拍?讓別人看去,這是兒子護著老子么?
  那挑起罵戰的中年太監三步并做兩步,走到方應物面前,咬牙切齒道:“你是何人?”
  方應物抬不屑一顧的說:“我等父子要與太子對答,你這閹狗也配在此說話?滾開!別臟了我的口水!”
  那中年內監揪住方應物,就要動手。太子朱佑樘醒過神來,連忙喝道:“退下!”
  中年太監回頭對太子叫道:“小皇爺!此二人端的是無禮之極,難道還怕了不成?且讓奴婢們打將出去!”
  這中年太監看起來有點唯恐天下不亂?難道是有人故意指使?方應物頓時疑竇叢生,腦中忽然冒出一個想法,今天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偶然撞上的?說偶然也像是偶然,一切存在著極大的巧合。
  對宮廷政治稍有了解的人都明白,太子身邊的內監并不是當前最得勢的太監,他們真正發達起來怎么也要等到太子登基之后。
  幾個還沒有得勢的太監,在太子犯錯被講官發現之后,竟敢氣勢洶洶的辱罵講官,并且還敢率先對講官(的兒子)動手動腳?
  他們知道不知道這樣做,看起來是要袒護太子,但其實對太子本人是有百害而無一利的?RS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