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1)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1)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1)     

大明官621 劉棉花的執念

區區一個方大人實在不算是什么危險人物,所有太監和護駕侍衛都走開了,只遠遠地圍著方應物和天子,但卻聽不清兩人談話聲音。
  而方應物一反剛才滔滔不絕的樣子,眼觀鼻鼻觀心的侍立在天子下首。此一時彼一時也,這時候當然能不說話就不說話為好。
  天子精力不大充足,先閉目養神片刻,然后才對方應物道:“你以為東宮如何?”
  饒是方應物心理素質足夠過硬,猛然間聽到這句話,也不亞于雷鳴貫耳,一時間竟然在君前發懵。
  東宮太子是國本儲君,天子竟然問他東宮太子怎么樣?這是朝堂政治中最敏感的話題了,特別是在當前特殊背景下。
  據方應物所知,成化最后兩年時,外朝官僚對天子德行已經死了心,很少有拼死進諫的現象了,就只寄希望于有朝一日改天換地而已。但在這期間,廟堂依舊不安定,仍然有激烈的爭斗,那就是太子之爭。
  這時候的東宮皇太子是已薨紀妃所生的朱祐樘,當年天子只有這么一個活下來的兒子,便無可置疑的立為太子。
  而如今天子除去萬貴妃之外,最寵愛的妃嬪便是邵宸妃。而邵宸妃生有皇子朱祐杬,非常聰明伶俐,極其受天子所喜愛。于是天子就起了廢掉朱祐樘,改立朱祐杬的心思。
  從宮里宮外的勢力來看,萬貴妃、梁芳、李孜省等人與東宮不和,是強烈支持廢除現太子、扶持朱祐杬的,素來無節操的首輔萬安態度也傾向于萬貴妃這邊。
  而司禮監掌印太監懷恩、外朝大部分朝臣、周太后則是正統派,堅決支持東宮太子,反對另立儲君。
  這場太子廢立斗爭。方應物本來覺得與自己關系不大。反正有父親大人這個東宮侍班在前面擺姿勢,自己沒必要太過積極,叫別人看去好像是父子雙雙押寶投機似的。
  就是按照歷史結果,太子一方借著成化末年第三次天變獲勝。自己只要坐享其成搭著父親的順風車就行了。
  所以面對天子這個問題。方應物真的是猝不及防。而且更大的疑問是,他方應物何德何能。只是個七品給事中而已,天子為什么要問他方應物這個問題?
  回過神來,方應物小心翼翼的措詞答道:“臣不過是微末小官,生性浮躁、年輕識淺。陛下以國本大事垂詢,臣卻不敢以社稷為輕率。
  朝廷內有司禮監諸公,外有閣臣、部院大臣,此皆國家柱石,陛下可將此事詢問,又何須來召微臣答話?”
  朱見深抬頭不知看著什么,口中漫不經心道:“因為聽說你是星君下凡。”
  方應物聞言很是尷尬。無知愚夫愚婦瞎起哄也就罷了,天子來湊什么熱鬧,難道真老糊涂到這個地步了不成?國家大事怎能如此兒戲啊!
  朱見深收回渙散的目光,瞥了方應物一眼。“你以為朕拿你取樂?你雖然年輕官卑,但卻做出過不少驚天動地的事情,為何今日不敢議論了?坊間傳言你是星君下凡,朕倒是有幾分相信。
  正所謂橫看成嶺側成峰,有些事情別人或許看不清楚,但朕卻能看的清清楚楚。朕看到了什么?你,方應物,在所有事情上做出的決斷,幾乎從來沒有失誤過!”
  方應物擦了擦汗,奏對道:“陛下這話言過其實了,臣當不起。”
  天子突然嘿嘿一笑,“并不是言過其實,情況確實如此。常言道人有失足馬有失蹄,這話在你身上卻完全無用。
  這些年你也遇到不少風云動蕩,面臨過很多抉擇,但你卻好像有一種永遠正確的氣勢,這像是弱冠之齡的年輕人么?
  朕登極二十余年,見慣潮起潮落花開花謝,可是看你做事情,每次都是對你自己最有利的結果,偶有小錯也似乎是有意為之的賣個破綻......
  這樣的人,除了你沒有見過第二個,在碌碌眾生中仿佛萬綠從中一點紅。你若坐在朕這寶座上,睜眼向下面看去,大概也會覺得這一點紅很是醒目。”
  成化天子因為口舌不便利,說話很慢,中間還有結巴反復,不過并沒有因此減少半分威力。
  永遠正確這個詞可不好隨便亂用......方應物有些傻眼,頭一次覺得朱見深有點皇帝的樣子了。
  原先他一直將這位陛下視為昏庸無能、喜歡吃喝玩樂的平常人,只是投胎到帝王家而已。現在才感到,此人確實是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皇帝。
  成化天子對方應物的小心思沒興趣,再次發問道:“想來想去,你這情況也只有星君下凡來解釋了。如今朕有難題,便很想知道,你這個永遠正確的人,這次該會如何抉擇?”
  方應物總算稍稍明白了,在東宮問題上天子八成也是有點造難的,所以才有點病急亂投醫的感覺。或者說,天子心里憋著這個難題,需要找人來發泄,偏偏方大仙最近風生水起的撞上了。
  但為什么要讓他方應物一起造難啊,這個問題他方應物此時此刻此地無法回答!
  如果遵照正統大義,力挺東宮太子朱佑樘,那肯定會當面惹得天子不高興,后果十分莫測,畢竟天子心目中是非常想另立朱祐杬為太子的。
  若在朝堂之上力挺東宮太子,還能刷點聲望,可眼下是兩人單獨談話的私人時刻,起居注都記不上,力挺東宮刷聲望給誰看?除了當面得罪天子,什么利益也得不到,特別是天子現在有點神經質的樣子......
  可是如果反過去支持邵宸妃皇子朱祐杬,那更不可能,明知歷史大勢還要支持挑戰失敗者,那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么。
  除非布局能長遠到三四十年后,指望朱祐杬的兒子嘉靖皇帝入繼大統......但這怎么看怎么不靠譜,能不能活到那時候還不一定。
  拿定主意不發表半句議論,方應物便奏對道:“臣從未接觸過東宮,也從未見過其他皇子,故而無從判斷,故而要讓陛下失望了。”
  天子抬眼看了看日頭,“眼下也正好到午時了......”
  這意思是叫他可以走人了?方應物連忙接話道:“臣今日驚擾了陛下,如今時候不早,乞請告退。”
  天子卻道:“朕并非是要讓你出宮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