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5)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5)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5)     

大明官620 我知道你行

如果在勾心斗角的場合中輕易退讓認輸,那方應物就不是方應物了。他心念一轉,便又對梁芳問道:
  “在下知道,宛平縣縣衙總班頭張貴被捉拿進了鎮撫司,關于在下的一些不實消息大概就是這樣傳到梁公公耳朵里。那么張貴被捉拿想來也與梁公公有關了?”
  梁芳否認不了,便點頭道:“是又如何?一個小小捕快班頭而已,拿就拿了,難道方大人想要降尊紆貴,替一名賤役向我討公道?”
  方應物卻不再理睬梁芳了,立即轉身向天子奏道:“陛下!梁芳勾結錦衣衛堂官,捉拿宛平縣差役張貴下獄,臣在此彈劾梁芳居心叵測!”
  聽到方應物彈劾,梁芳只管冷笑不已,連辯解都不屑于,他有這個自信不需要辯解。果然天子也搖搖手道:“此言過矣!”
  方應物便再次奏道:“張貴乃是臣做宛平縣正堂時,所著重使用過的人選,這點人人皆知。
  而梁芳明知陛下召見微臣,然后便指使錦衣衛堂官捉拿張貴嚴刑拷打,意圖羅織罪名構陷微臣,此舉足可視為居心叵測!”
  梁芳忍不住哈哈一笑,反問道:“這又哪里居心叵測了?正因為你要面圣,我才用心查你,免得出了什么事故,這也錯了不成?”
  方應物心頭大喜,就等梁芳說這種話!便立即駁斥道:“那在下倒要問上一句,是不是圣上意欲召見誰,你梁芳便可以擅自動手審查誰?是誰給你梁芳這個資格?
  圣上召見他人,自有雷霆雨露,臣僚命途皆由圣心獨斷!難道反而要靠你梁芳來左右?
  故而你梁芳所做之事,簡直就是擅代圣上行威福之事。不知你將置圣上于何地?此等狀況,自古以來唯有漢唐權閹有之!”
  方應物說的激動,又對天子叩首道:“陛下飽覽史書,可曾知道前朝李唐甘露之變否?又豈不聞見微而知著乎!”
  成化天子朱見深皺起了眉頭。不得不說。方應物的話仿佛捅破了一層窗戶紙,也算是說到了心坎上。這么一想。梁芳的行徑確實很令自己不爽。
  如果自己隨便召見別人,都要先由梁芳來審查并臧否人物,那自己這個天子的皇權威嚴何在?到底是自己說了算,還是由梁芳決定?此例一開。長此以往自家這個天子豈不成了被梁芳蒙蔽的應聲蟲?
  在大明朝,被皇帝所縱容的權閹,看似可以為所欲為、無法無天,但仍然有一些界限不可逾越。有時候天子漫不經心的沒有覺察到這條界限被逾越,但并不意味著權閹確實能這樣做。
  梁芳也想到了其中利害關系,登時面如土色,意識到自己在此時此刻。可能遇到了人生最大的危機之一!
  也是梁公公持寵而驕橫的慣了,說話難免隨意不謹慎,偏生又遇到了最善于抓漏洞的方應物。剛才方應物那幾句話簡直字字誅心,把他梁芳推出去斬首都夠了!
  還有比較要命的是。本來梁公公捉拿張貴企圖構陷方應物在先,天子下旨召見方應物在后。所以并非是梁公公得知天子召見方應物后,才故意動手構陷方應物的,只是這兩件事巧合的湊在了一起。
  而梁公公當局者迷,一直沒有想到其中敏感之處,結果又被方應物敏銳的覺察出問題所在,并借此公然大作文章。
  即便天子想裝糊涂,那也裝不下去了。眾目睽睽如此多人在場看著,難道天子想當眾表示自己真是一個糊涂蛋,鼓勵大家今后都有樣學樣?
  梁芳今天第一次慌了神,瞬間汗流滿面,當機立斷的跪在天子腳邊,抱著龍靴嚎啕大哭:“皇爺!此言嚇殺奴婢也!”
  這看得方應物搖頭無語,不禁想起了抱大腿磕頭求饒的錦衣衛指揮同知施春。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梁公公與施春能勾結起來,還真是有共性。
  不過不說,梁芳這樣做還是有效果的。天子神色稍稍軟了幾分,念及梁芳的好處,便輕輕嘆口氣道:“朕知爾無心之失,罪不及此。”
  梁公公哽咽著答話道:“奴婢謝過皇爺寬宏!”
  方應物冷哼一聲,迅速又從看戲模式切換到參演模式,上前對著天子聲色俱厲道:“梁芳這等奸邪竊據君側,乃社稷之患也!臣請誅殺梁芳,以謝天下!”
  方應物的話狠辣無比,再配合他那扭曲的表情,仿佛整個人都殺氣騰騰。這叫在場的其他太監悚然一驚,暗暗想道,方應物竟然想把梁芳往死里逼,但這明顯不可能。再怎么樣天子也不可能殺掉梁芳,甚至重責都不大可能。
  說完狠話,方應物就偃旗息鼓,靜待結果了。他當然知道肯定殺不了梁芳,所以只是借著機會說幾句狠話,顯出自己的范兒,替自己揚名罷了。
  他們當清流的,話說的越狠,越容易流傳開,比如“仗節死義正在今日”之類的。
  另外,今天面圣到目前為止,方應物自我感覺表現的有些軟,與自己平常塑造的形象不大符合,有可能會生出一些不太好的傳言。故而要拿著梁芳使一使狠,證明自己不負眾望與奸邪拼命做斗爭了。
  朱見深拍了拍梁芳,“你起身來!”他又環視了四周,便覺不給梁芳一些處分又說不過去,總得殺雞給猴看。
  如此天子便對梁芳道:“朕不是信不過你,只是你身上差事太多,暫且將御馬監差事交付別人罷,其余不變。”
  其他太監聞言各有所思,天子這個處置可以說明兩點,第一是梁公公并沒有失寵,大部分差事還保留著;第二是從小因為特殊經歷,十分缺乏安全感的天子真被方應物那句“甘露之變”刺激到了。
  御馬監雖然不如司禮監、東廠,但依然是太監衙門里能排到前三名的地方,號稱是太監衙門里的兵部,地位十分重要。當初梁公公為了從汪直手里搶到御馬監,很是費了一番功夫。
  大概是天子聽到方應物一句“甘露之變”,便對梁公公在內宮的權勢有些不安心了。這樣的狀況下,天子必須要做點什么才能令自己心里安穩下來,結果就是免掉了梁公公的御馬監太監職務。
  雖然梁公公平常主要工作就是協助天子吃喝玩樂享受人生,御馬監太監的差事更多像是掛名,但他畢竟是正正經經的御馬監掌印太監。如今這項職務被天子剝奪掉,梁公公也算得上是損失慘重。
  想到這里,在場的太監們忍不住連連感慨,梁公公今天實在是丟人了。這丟人并不是說梁公公丟官棄職,而是說梁公公敗給方應物。
  在本朝斗爭中,文官與太監各有所長。文官善于憑借經典講道理,太監善于傍依天子進讒言。
  不要以為進讒言很沒有技術含量,這同樣是需要豐富的技巧和素養。在這方面,梁芳梁公公堪稱是個中好手,皇宮大內數一數二的強者。
  但今天,梁公公與方應物互相斗了幾個回合,最終因為方應物幾句話便丟官棄職,這實在是情何以堪!
  在“進讒言”這項屬于太監特長的專業技能上面,梁公公敗給了文官代表方應物,怎能不算丟人現眼?
  細細想來,梁公公敗的也不冤,方應物對天子心態的把握確實更棋高一著、妙到毫巔。這年頭如果連進讒言都比不過文官,還要太監怎么活?
  天子不等眾人回味完畢,便吩咐道:“爾等退出十丈外,只留方應物說話!”
  天子竟然要與方應物單獨秘密談話!眾太監簡直驚詫莫名,但圣意難違,只能按下雜亂的心思,退到了遠處。
  方應物立刻將梁芳拋至腦后,重新集中精神,今天最大的謎底要揭曉了么?到目前為止,天子仍然沒有表露出召見自己的緣故。
  ps:
  我還有存稿!不過要悠著點。。。等雙倍月票時間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