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8)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8)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8)     

大明官618 不講理

雖說方應物此刻臉色很苦逼,但若換成熟悉的人來看,就會發現方應物的神態有種刻意為之的演戲味道。事實上,方應物的心里頭卻是長長松了一口氣。
  他娘的,梁芳總算把這些糟爛事情拋出來了方應物心里默默的想道。不怕梁芳說這些,只怕梁芳不說!
  梁芳忍不住又看了幾眼方應物,就好像獵人喜歡打量自己的獵物一般。但他卻發現,方應物的臉色漸漸的有所變化,說不出來的詭異。”小說“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沒等梁公公琢磨出什么門道,便又聽到方應物對天子奏道:“陛下!臣在私下里,確實議論過陛下玉音之事,但絕無不敬之意!自忖實在是情有可原!”
  梁芳對方應物的說辭嗤之以鼻。狡辯,接著狡辯,辯解的越厲害,皇爺的反感程度也就越高,誰愿意拿著自己的毛病反復糾纏?
  方應物繼續解釋道:“而臣的本意,是眼見早朝陛下答奏吃力,便想要尋找治愈的法子,以使得龍體舒康。”
  周圍響起了輕輕的笑聲,但顯然只當方應物是說笑話了。宮城有如此多太醫,個個醫術堪稱是國手,這么些年了也沒見將天子的口舌毛病治好,方應物又何德何能?
  等其他人笑完,方應物才道:“經過臣的研究,還真找出一個消解法子,今日正要奏與陛下知曉。”
  方應物不是開玩笑,他是說真的?眾人微微一愣,可是這樣做的風險很大。萬一稍有差錯,欺君之罪的名頭誰也擔不起。
  方應物全然沒有任何擔憂。把握十足地說:“經過臣反復實踐,發現以人之口舌。‘是’和‘zhidao了’兩種發聲都較為費力。但若發聲改為‘照例’,則聲氣通暢許多,流利上口。
  所以臣斗膽諫言,今后陛下回答臣僚進奏時,大可用‘照例’來答復,如此或可消解陛下答話的困擾。”
  照例?朱見深聞言大感興趣,當場試驗了幾次,口中反復吟哦“照例”兩字,果然比“是”和“zhidao了”通順上口、好說好講。發起聲來輕松許多。邊上其他人也都忍不住試驗,結果發現確實如此。
  如此成化天子忽的喜笑顏開、龍顏大悅。在早朝上,當著所有文武百官的面前答復進奏,對有口吃毛病的他而言是一件非常痛苦和尷尬難堪的事情,沒有人想在大庭廣眾之下自曝其短。
  卻不料如此輕輕松松的便能解決掉天子指著方應物道:“你用心了!”
  此言一出,梁芳臉色立刻黑了下來。“照例”這兩個字獻上去后,解了天子一個心結,再追究方應物究竟有沒有私下里議論宣揚天子口吃,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此刻梁公公產生了深刻的懷疑。難道方應物連這都是有備而來的?若真如此,只怕另一件“勾結商家侵吞內帑中飽私囊”的指控也不構成任何殺傷力了。
  這已經是他今日最后的殺招了,如果連這都難不住方應物,眼下可是再無后手。更要命的是。從人性角度來說,方才先讓方應物背了片刻黑鍋,然后再反轉。一波一折只會讓天子更興奮。
  想至此處,梁公公不敢再賭最后了。今天他可是勢在必得。一定要放翻方應物,除掉這個實際上的最大阻礙!如果連最后一件讒言都不能生效。那么豈不是只能眼睜睜看著方應物得意?
  情急之下,梁公公也小有急智,連忙隨機應變的對天子奏道:“方大人有功于陛下,何不升賞?”
  “咦?”很多人還正在感嘆方應物的好命和機緣,隨隨便便兩個字就討得天子的歡心,實在是超高的性價比。忽然聽到梁公公建議升賞方應物,頓時沒回過味來。
  方才梁公公還對方應物喊打喊殺的,怎的轉眼之間便又替方應物請賞?眾人又看向方應物,卻見方大人面無喜色,反而慌慌張張
  天子朱見深深以為然,對方應物問道:“你現居何職?給事中?不知各部郎中有缺么?”
  剎那間方應物感到背后冷汗刷刷直流,臉上再次現出驚惶之色。這次可不是假的了,是真的驚恐,宮中的事情,果然波詭云譎,充滿詐術和陷阱
  “照例”這個典故,也是上輩子從素材中看到的,據說成化年間有個大臣向天子建議改“是”為“照例”,讓天子很高興。到目前為止,穿越到成化朝的方應物尚還沒有聽說這種事情,于是便搶了這個專利。
  可是他方應物堂堂一個清流,絕對不想憑借這件事情升官!這事說白了還有點逢迎拍馬的嫌疑,如果沒有其他后果,最多也就是一件名人的逸聞趣事。
  但若靠這事得到了實際好處,比如說升為郎中,那豈不成了靠著逢迎拍馬升官?和萬安之流有什么區別?
  此后他方應物只怕要多一個“照例郎中”的外號,就類似于紙糊閣老一樣,這年頭士林起外號還是相當兇殘的。再經過梁芳之流的大肆宣揚,這清名的損失是沒法計算。
  所以梁芳故意進言升賞,肯定是不懷好意的,方應物絕對不想吃下這個好處。
  不過天子的好意也不能過于生硬的拒絕,那就等于是掃了天子的臉面倉促之間方應物只得竭力岔開話題,再次向天子奏道:“陛下!方才梁芳有兩件讒言,還有一件尚未解釋明白,否則以不清不白之身焉敢受賞!”
  天子毫不在意的笑道:“什么清白不清白的,不就幾萬兩銀子么,就當賞了你罷!”
  周圍太監感慨萬分,今上真乃仁厚之君也!
  方才梁芳指控方應物當知縣時花樣百出貪占了幾萬兩內帑,還等于是變相拿著皇家的銀子為自己邀買民心,這個罪名在天子心中應當是很嚴重的。
  結果方應物兩個字討得皇爺他老人家高興了,連幾萬兩銀子的黑賬都懶得計較了。
  但方應物為這個“恩典”簡直要吐血,對當今天子的性格又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天恩浩蕩,實在吃不消啊這位皇帝還真能“難得糊涂”,他知不zhidao,對一個清流而言清白比銀子更重要?簡直就是好心辦壞事的豬隊友juese啊!
  梁芳趁機輕聲喝道:“方大人,還不上前謝恩!”
  ps:發現一個規律,寫到燒腦細胞的地方,就容易睡著。這個副本算是寫砸了,希望盡快翻過去啦,一看日歷又到月底搏命時間了,嗚呼哀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