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3)     

大明官617 獲救

此時氣氛隱隱然有些詭異起來——天子仍舊不說話仿佛有點神游天外的意思,在場人中也只有他敢隨便走神了;
  梁芳則是胸有成竹的連連冷笑,好像完全不在意方才連連進獻讒言失敗;而方應物毫無反擊,只望著梁芳若有所思,似乎期待著什么。
  不知道這算是沉默的詭異,還是詭異的沉默,反正其他人皆不敢隨意插嘴了。在宮里混的若連這點眼色都沒有,早被吃的渣都不剩了。
  只是有人作為旁觀者,隱隱覺得方應物今天表現有點不正常的軟弱。這方應物到目前為止只是被動抵擋,完全沒有任何反擊,這不太像是方應物的脾氣。
  如果換做往常時候,方應物早就毫不客氣的反戈一擊了。按說方應物根本沒有必要過于害怕梁芳,梁芳雖然是權閹,但也不是一手遮天的存在,方應物不至于畏之如虎。
  其實靜默時間只有短短的片刻,可是大部分人卻感到很漫長,最終又是梁芳再次開口打破。他面朝天子,叩首拜道:“陛下!”
  敏感的人立即收起遐思,聚精會神的關注梁公公,他們知道關鍵時候來了!宮中太監一般都稱呼天子為皇爺,親熱程度有別于外朝大臣,而梁芳此刻卻鄭重其事的以“陛下”相稱,顯得格外不同尋常。
  “嗯?”朱見深也覺察到異常,不免回過神來,好奇的盯著梁芳。
  “奴婢不知陛下召見方應物所為何事,但奴婢只知方應物此人乃秉性陰險、居心叵測、內懷詭詐、無君無父,萬萬不可輕信也!”
  朱見深又問道:“你因何出此言?”
  “因為奴婢近來聽說了幾件事情!”梁芳繼續奏道:“其一,方應物當初在宛平縣時,曾經公然議論陛下玉音口吃。多有譏諷之意!”
  朱見深臉色陡然漲紅,“可,可有此事?”
  梁芳斬釘截鐵的答道:“連縣中一個叫張貴的衙役都知道,陛下在早朝回答群臣進奏。開口說‘是’這個字時吃力非常!
  如果不是方應物宣揚議論。小小的衙役怎會知道玉音如何?他本人也承認是從方應物口中得知的!”
  天子在早朝時,大臣進奏完畢后按照慣例一般都要答“是”或者“知道了”。但就是這兩種答話,對口吃的今上而言不啻為苦差事,尤其是在千百人面前結巴一下的時候。
  周圍太監們聽到這里,便覺方應物若被咬死。這關就不好過了!在外面隨便議論天子的生理毛病,天子不發火才怪!
  梁芳準備及其充足,不等方應物有所辯解,仍然在滔滔不絕的進奏:“其二,方應物在宛平縣時,宮里在縣里商家召買所用什物,有方應物一力作梗。所花費比往常要多一半。原先十萬兩能辦下的事情,現在則要花費十五萬兩。
  然后縣里商家將多賺到的銀子又分出來獻給方應物,三年積累下來大概有數萬兩之多,與此同時他還賺到了青天名聲!”
  周圍太監又忍不住吐槽幾句。如果梁公公所言屬實,那這方大人真是生財有道。靠著剛正的名望幫著商戶從宮里多要銀子,然后又從商戶這里收錢,這就等于是間接黑了宮里的銀子。
  梁芳說完之后,得意的掃了方應物一眼。他當然知道方應物不好對付,如果三言兩語就能將方應物擊倒,那方應物根本熬不到今天。
  前面的三板斧與其說是出手攻擊,不如說是誘敵深入,消磨方應物的力氣,讓方應物想盡辦法疲于應付并等著方應物黔驢技窮。
  當然梁公公不知道,方應物與汪直互相勾結才是方應物真正的死穴,但卻只被他當成了擾亂方應物的手段。
  大概是因為他并沒有實證,自己也不大能確定,只是有些捕風捉影的猜想。不然的話,抓住這一點死死咬住不放,方應物說不定真會露出馬腳。可惜梁公公大題小做,錯過了最佳的題材。
  閑話不提,而梁公公自覺現在時機已到,就該拋出最有分量的指控了,力求將方應物一舉擊倒。只要真正挑起了天子發送自內心的憤怒,貌似強橫的方應物不過就是土雞瓦犬而已!
  而周圍其他太監都是能隨駕的,自然很清楚天子的秉性。天子此人內方外圓不喜言語,只要不觸怒他,一般情況下都是很親和的。但要觸怒天子也不大容易,宮里太監一般沒人干這種事。
  倒是像文官那樣喋喋不休的連續揭短犯顏進諫,這才能導致天子執拗起來后龍顏大怒。
  所以通過十幾年來文官的實驗樣本來分析,可以得知天子的痛點大約有三個方面:一是討厭被揭短,二是反感外朝對宮中事指手畫腳,三是厭煩文官踩著自己刷聲望。
  除此之外,哪怕是別人貪污受賄斂財無度,亦或殘忍暴虐人神共憤,亦或道德敗壞丑行無狀,就算是君前失儀不夠恭敬,也未見得能引起天子的憤怒——只要別干擾到他的日常生活。
  梁公公方才說的兩件事情,顯然都已經碰到了天子的痛點了。第一件,直接拿著生理毛病大肆議論,誰能忍得了?第二件,方應物賺錢不要緊,但是卻一邊刷聲望一邊間接黑掉宮里的銀子,是可忍孰不可忍,佛也有火遑論天子。
  大家無人敢直面天子,生怕被遷怒到,但垂下頭時卻齊齊用眼角偷偷瞥著天子的神態。
  只見得此時天子臉色如同火燒,啪的一聲狠狠拍著寶座扶手。而方應物極為震驚,幾乎稱得上面如土色。
  梁公公將一切看在眼里,被方應物堵心多日的悶氣一掃而空,如果不是在天子面前侍立,肯定要仰天大笑幾聲。
  這些事都是錦衣衛指揮同知施春連夜寫呈文稟報給他的,剛好在方應物面圣之前幾個時辰搜集到了這樣的黑材料,梁公公只覺自己終于開始走運了。
  梁公公身在內宮,宮禁森嚴的狀況下對宮外的消息多多少少有點凝滯,便對施春的稟報深信不疑了。何況梁公公對施春比較信任,內心并無防備。
  再說馬上方應物就要進宮面圣,當時拿到黑材料的梁公公也沒有時間去仔細核實辨別了,便抱著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的心思先用上了。
  ps:
  為了構思梁公公怎么上當,整整卡了我兩天。。。我日啊!!!!還是不滿意,這個副本要寫砸了!!!!以后再遇到卡文我就繞著走換副本,不傻乎乎的死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