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13)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13)      第三章寄人籬下(11-13)     

大明官614 失敗的陰謀論

關于這次進宮面圣,之前方應物最擔心的情況有兩點。第一是擔心對答不當,傳出去影響了自己的聲譽。
  畢竟這次面圣關注者很多,天子又不是秘密召見,大庭廣眾之下有這么多太監圍觀。所以固然宮墻巍巍,估計也攔不住傳言,自己言行稍有不慎,便要引起內外非議。
  更可怕的是,有可能引起種種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歪曲,比如自己在天子面前稍微恭敬點,便可能被扣一個諂媚事上的帽子。
  第二就是擔心面圣時候,天子左右有不對付的人作梗,那將導致自己的處境更加艱難。到目前為止,這個擔憂已經成了現實,大太監梁芳明顯對自己敵意十足。
  難不成梁芳今天就是故意出現在這里的?方應物忍不住想道,按說梁芳這種承接很多差事的當紅大太監,不一定必須要天天陪伴在天子身邊,今天出現也許不是巧合。
  天子不善于與陌生人寒暄并打交道,說話又有點結巴,方應物禮拜完畢,梁芳先在旁邊插了幾句嘴,有了這個中斷之后,天子便一時間不知如何張口了。更何況天子有心問方應物幾個問題,但還沒想好怎么問。
  天子不發話,方應物也只能干站著,還得雙眼低垂不能隨便亂看,以免犯了大不敬。
  梁太監深知天子秉性,這時候說話看似多嘴,但并不會招惹天子反感,相反還會被視為解圍。
  于是梁芳又再次開口了,好像是說家常話一般。對天子笑道:“皇爺!奴婢偶然聽到些外面的熱鬧事情。說是這幾日他們方家門庭若市,門檻都被踏破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內閣搬到他們家里去了。”
  對熟人說話就利索多了。朱見深轉向梁芳問道:“這是為何?”
  梁芳瞥了方應物一眼,便答道:“外朝那些大臣,聽說皇爺要召見方大人,一窩蜂的到了方家扎堆。
  大概是諸公許久不見皇爺,都存了一肚子話,要委托方大人轉給皇爺罷。許是叫方大人直言進諫,許是叫方大人痛陳國事,還有可能許是叫方大人當面彈劾吾輩。”
  朱見深聞言輕輕皺了皺眉頭,心里相當反感這種像是被大臣們起哄架秧子的感覺。不就是把方應物叫過來見見。至于大呼小叫的好像發生不得了的事情么?而且私下議論肯定又少不了自己,想消除都沒法消除。
  不得不說,梁芳久在天子身邊,對天子心理狀況的把握堪稱是細致入微、妙到毫巔。宮中人人都知道要討好天子,但為什么梁芳能出頭?他能最受寵也不是沒有原因的,這種既要利用天子心理狀態,又不能表現出刻意為之的分寸拿捏最難。
  梁公公知道,與其說天子不愛與陌生人打交道,還不如說他是發自內心的厭煩與外朝大臣會見。
  理由也很簡單。總結起來大概有兩條,一是天子討厭那種談話方式,不想一本正經動輒一兩個時辰那么累,不想什么雞毛蒜皮的事情都要和大臣會商;
  二是天子討厭那些談話內容。不想聽無休無止的說教。他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好皇帝,但凡接見大臣,有很大概率要被灌一耳朵圣人學術。
  列祖列宗再上。歷代先帝沒有一個如此行事的,所以天子內心其實知道自己這樣做不對。不過多年來的惰性積累下來。習慣了舒適安逸的活法,也就懶得費精神去糾正了。
  更何況他發現即便君臣如此疏遠。朝政也能運轉,無非就是全靠公文溝通后效率低一點,但換得自己耳根清凈了。所幸如今四海承平,除了每年總有地方發生些災荒之外沒有大事。
  總而言之,成化天子就是知道自己做錯了事,但又不愿意被別人議論的心理,方應物把這叫鴕鳥心態。所以天子下旨召見方應物后,很反感大臣大驚小怪的扎堆議論,似乎顯得他以前多么不盡責似的。
  天子是個頗為情緒化的人,方應物眼瞅著天子被梁芳稍加撥弄,便生了厭煩心,便覺得自己不能再啞口無言了,于是上前對天子奏道:“情況并非如同梁芳所言.......”
  梁芳笑嘻嘻的打斷了方應物,“莫非我所言都是假的?你想彈劾我欺君?”
  方應物沒有被梁芳所干擾,他知道現在的重點在哪里,所以并不搭理梁芳,仍然對天子說:“陛下有所不知,當時諸公紛至沓來,臣家中高朋滿座熙熙攘攘,確實也是為了臣被陛下召見而來。”
  隨后方應物又停頓半晌,最后仿佛很糾結的說:“若要臣如實說,就是諸公想念陛下天顏,朝會之上亦是咫尺天涯,很多大臣連陛下樣貌都不清楚。
  聽說宮中畫像甚多,有忠君之人托臣斗膽向陛下討要一二,索回家中觀摩供奉,沒想到倒是讓梁公公有所誤會了!”
  成化天子很喜歡藝術,本人也非常精通書畫,宮中也養了一批書畫手,時常做人物畫像。
  聽到方應物主動提起繪畫的話題,天子心情不知不覺愉快了不少,他喜歡這個話題,別人想索畫也是一種認可。終于開金口道:“準了,朕要賜你兩幅,且拿回去賞看。如若有好題詩,可呈進宮來。”
  方應物連忙跪拜:“謝陛下恩典,臣無以為報,唯有肝腦涂地。”
  這樣都行?梁芳心中頗為不爽,本來已經挑起了天子的厭惡情緒,結果被方應物又輕描淡寫的化解掉了。
  今天他本該去外面督工,但為了方應物便特意留在天子身邊。到目前為止兩次出手,一次是拿方應物來得遲來說事,企圖借此惹出不滿;又一次是用“私下議論”來挑起天子的反感,只要讓天子對方應物生出厭煩,那就達到目的了。
  但卻沒料到方應物應對嫻熟,完全不像是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講了一個笑話,要了一次畫,就全部解決掉。
  不過梁公公不爽歸不爽,但并不氣餒。前面都是開胃菜,試探一下初次見面的方應物而已,殺手锏還在后面沒有用出來。(未完待續。。)
  ps:大卡文,這段戲煞費思量,明天補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