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官》 最新章節: 第一章我不是來種地的(11-20)      第二章坑兒子的爹(11-20)      第三章寄人籬下(11-20)     

大明官611 趁早覺悟罷

從錦衣衛鎮撫司出來,方應物吩咐了婁天化和方應石,叫他們護送張貴回去養傷,而自己則結束了環繞皇城一圈的本日行程,萬分疲倦的趁著月色回到家中。
  由于太累,明天還有入宮覲見這種重量級任務,故而方應物不打算去晨昏定省了,正要偷個懶從中庭穿回西院。
  卻見有仆役招呼道:“小老爺!大老爺在堂上候著你!”父親有召喚,兒子無法抗拒,方應物莫可奈何,只得上了堂去拜見。”小說“小說章節更新最快
  方清之看到自家兒子進來,臉色頓時一黑,訓斥道:“你明日進宮面圣,這是何等天恩浩蕩!今日本該沐浴修身、靜默自省,但你卻整日在外嬉游,這是何道理?
  為父還聽到傳言,道是你去了宛平縣衙,當眾毆打胥吏頂撞縣尊,囂張跋扈無以復加,簡直丟盡了我方家的臉面!是誰教你如此浪蕩無行、敗壞門風的?”
  方應物微微訝異,反問道:“今日午前才發生的事情,今日就傳到了父親耳朵里?這傳言也忒快了。”
  方清之按住怒氣,淡淡的說:“你可是大名鼎鼎的方神仙方青天,所到之處萬眾矚目,誰人不知誰人不曉?風吹草動之下,消息自然傳得快。”
  “父親大人!你這話尖酸刻薄,不合你老人家日常君子之道,墮落至斯,兒子我深感痛心!勿以惡小而為之,父親大人你要三思!”方應物反將一軍的叫道。
  方清之直直的盯著方應物,口中蹦出三個字:“請家法!”
  方應物聽到“家法”,便負手而立不動如山。又仿佛淵渟岳峙,沉穩莊重。
  這倒讓方清之疑惑萬分:“你為何不奪門而逃?這不是你的拿手本事么?”
  方應物道:“有何懼哉?正好兒子我明日要面圣去。就請陛下看看我方家的父嚴子孝,讓我方家的美名傳到大內深宮!”
  “滾下去!”方清之忍不住怒斥道。
  方應物便移步向外走去。走了兩步,覺得不對,這樣未免太不給父親大人面子。于是方應物舉起雙手抱頭,作出狼奔豸突的受驚嚇模樣,迅速竄出堂中。
  卻說回到了西院去,在小妾的服侍下沐浴洗漱,然后單獨上床和衣而臥。今天雖然發生的事情很多,讓他疲于奔命,但他敢說。明天肯定會更加費勁。
  畢竟那可是外臣絕跡的深宮大內,陰謀詭計最為密集的地方。而自己孤身入宮,誰zhidao會有什么遭遇?
  方應物并非杞人憂天,這是有一個先例在前的。要說起大臣進內宮面圣,上一次大概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那時候,成化天子還是內向的小年輕,首輔是彭時(當今內閣末位彭華的族兄),次輔是商輅商老師,第三位就是現今的首輔萬安。
  這個內閣班子還是比較正經的。彭時為人bucuo,商輅也是士林表率,而無恥奸邪萬安當時只是內閣老三,掀不起風浪來。
  不過此時成化天子不喜歡召見大臣的毛病。卻已經形成了。自從超強勢的前首輔李賢去世后,成化天子就漸漸疏遠了大臣,所有國事都只通過公文運行。
  朝廷群臣對這一新生現象還很不習慣(大明臣子以后會越來越習慣的)。紛紛上疏要天子親近賢臣,要多多召見大臣共商國是。
  而成化天子被成批成批的奏疏煩夠了。為了堵住群臣的嘴巴,便下旨召閣臣面圣。于是乎群臣歡呼雀躍。以為成功引導了陛下學好。
  但這次閣臣集體面圣,從史書記載來看,是非常失敗的
  據說當時有好心提醒閣老說:“爾等與陛下之間十分陌生,為避免言多必失這次不要說太多話,先混個臉熟,以后機會就多了。”
  到了見面時,君臣之間先說了幾件不痛不癢的小事,然后互相不熟悉的君臣便有點無話可說了。
  正在這時候,萬安突然跪地山呼萬歲要辭別走人,彭時和商輅不得已,只好跟著萬安一起離開。
  事后宮里太監嘲笑大臣說:“彼輩時常抱怨天子不召見大臣,但召見了卻無話可說,只zhidao喊萬歲。”
  從此之后,天子除了禮儀性質的朝會外,再也不在私下場合召見大臣了,只將自己隔絕在高高的宮墻之內,只通過公文與外朝保持溝通。
  與此同時,“萬歲閣老”這個外號不脛而走,雖然主要戴在了萬安頭上,但彭時和商輅因為一同覲見,不免也被連累到。在商老師近乎完美的人生履歷中,這也算是污點之一。
  前車之覆后車之鑒,方應物自己遇到面圣的機會時,很自然而然的就想起了十多年前的故事。
  經方應物仔細琢磨,總覺得當年那場召見充滿了陰謀的味道。彭時商輅等人都是博學,滔滔不絕講大道理都是手拿把攢的,怎會見了天子無話可說?
  宮中內監事前不懷好意的勸誘,事中有萬安恰到好處的配合,事后太監們又大肆宣揚的造輿論,這在方應物眼里,怎么看怎么是陰謀。
  但愿自己明天不會出現那種情況!畢竟當年陛下召見內閣全體,其中政治意味十足,很容易被牽扯進宮里宮外的權力斗爭里。已經壟斷了天子身邊視聽的大太監們自然不愿看到天子與大臣親近。
  而自己分量比閣老差得遠了,天子召見自己多半是出于好奇,沒有那么濃重的政治涵義,也許別人也犯不上過于較真罷?當然如果碰上有私仇的,那就沒有辦法了。
  想至此處,方應物忍不住又埋怨起汪芷,若有汪芷在宮里照應,自己何至于像是關公單刀赴會似的。
  等她回來,一定要好好凌虐她一番!在這個幻想中,方應物漸漸地睡著了。
  次日清晨,方應物起身之后,稍稍吃了幾口早膳,便辭別家人。經過中庭時候,卻見父親方清之站在甬道上,似是等候著自己。
  “你這一去,乃十幾年來未有之盛事。須得言行仔細,不可辜負諸君所望。”方清之叮囑道。
  方應物略頭疼,他最怕的就是這種論調了。面圣這種事越政治化,自己越不會輕松,而他根本不想在這上面卷進漩渦。
  隨便支吾了幾句,方應物就出家門。如果從道路來看,方應物從西安門、西華門入宮最近,有特權的內閣大學士每日入閣辦事時,都是走的這條路線。
  但方應物面圣顯然不能那么走,必須要走正規路線入宮。也就是上朝所走的**、端門、午門這條路線,只是今天他會走的更遠。
  從長安右門入了皇城,然后一路前行過了端門,如果是上朝就該到此止步,但方應物一直被帶到了奉天門東角門處。
  奉天門之后是三大殿,如果不是重大儀式,普通大臣也就止步于奉天門外了。而陛下詔旨一般都是從奉天門東西角門傳出來,而大臣接旨也都要到奉天門東西角門外。
  方應物在東角門略一等待,又被帶著進去,此時雄闊壯觀的奉天殿呈現在方應物的眼前。這可不是燒毀后重建的小皇極殿(太和殿),而是規模更宏大的真正的三大殿之首。
  從三大殿邊上一路前行,連續穿過中左門、后左門,方應物被引著來到乾清門一線。
  這里就是內宮與外宮的分界線了,而且是最嚴格的一條分界線,外臣如果擅入就是大逆不道!只有乾清門里才能算是真正的皇宮大內,是天子的起居生活之所。
  當然方應物是不keneng從乾清門入宮的,乾清門兩邊有內左門和內右門,方應物只能從這里走。
  不過就算方應物先前得到旨意入宮面圣,但到了乾清門外,也必須要停住腳步。等待著守門內監重新去奏報天子,再次得到確定性的詔許之后,才能放方應物進去。
  等待的時間有點久,方應物礙于禮儀,只能全副冠帶的站在宮墻外靜靜肅立,不敢有半分逾越失禮之處。
  但這不妨礙他腦子里思緒飄飛,如果一個人百般無聊之際,連腦子都不能浮想聯翩,那將是多么可怕!
  進去之后的時間段里,自己是不是要成為除天子之外,皇宮里第二個帶把的男人?方應物亂七八糟的不知怎的想到了這個wenti。
  不zhidao等了多久,方應物感到雙腿有些發麻,靠著肥大的官炮護,暗中跺了跺腳,活動了一下雙腿。
  這時候有個小太監從大內飛奔出來,朝著方應物叫道:“皇爺移駕西苑去了,召方應物赴西苑覲見!”
  西西苑?方應物頭一暈,心里忍不住吐槽,自己可是從西邊辛辛苦苦的繞了一大圈遠路,才趕到了乾清門外,結果天子又跑到西苑玩樂去了!
  難道現在又要辛辛苦苦的繞回去?他方應物在宮里可沒有乘轎騎馬的特權,全靠自己一雙腿挪動。
  正當方應物產生了若干抗旨不尊、回家睡覺的沖動時,那引路的太監歪歪頭道:“走,從西華門穿出去。”
  方應物松口氣,這樣還好,不用再次繞遠路了,能輕省不少。
  (